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妻为上+番外 作者:绿野千鹤(上)

发布时间:2015-04-19 09:41 类别:穿越重生

情有独钟宫廷侯爵重生宅斗
 
 
文案:
 
妻为上,社稷次之,夫为轻。
 
戎马一生,战功赫赫,最终落得鸟尽弓藏;
宠妾灭妻,枉为良人,最后对他不离不弃的,只有这个冷落了十几年的男妻……
重生一次,景韶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不过……
当抱着枕头站在房门外望天的时候,景韶握拳,本王一定要重振夫纲!
于是拍门道:“君清,我知道错了,让我进去吧!”
 
PS:基本上轻松无虐,HE~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重生 宅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韶,慕含章 ┃ 配角:景琛,多福,等等好多 ┃ 其它:1v1,温馨
 
==================
 
编辑评价:
 
 
成王景韶戎马一生,战功赫赫,最终落得鸟尽弓藏,只有被冷落了十几年的男妻慕含章对他至死不弃。
 
所幸时光倒回,成王在新婚当晚重生了。
 
什么功名利禄、江山社稷皆已不再重要,面对上辈子被伤害过的慕含章,
 
满含愧疚与悔恨的景韶尽力弥补前世的过错,宠他爱他粘着他,但求慕含章能对自己敞开心扉,与之相守……
 
妻为上,夫为轻,景韶极力为自己的王妃慕含章缔造一个安逸幸福的生活,
 
过程虽有波折不断,但依然不失轻松温馨的氛围,是一篇甜蜜的宠文。
 
成王景韶对失而复得的王妃可谓是细致入微的爱护着,又小心翼翼地担心梦醒楼空。
 
共享一壶桃花酿,精致舒适的小书房,贴心安排的小厮侍从……
 
两人的感情在日常点滴中慢慢升温。
 
 
 
☆、第一章 绝境与重生
 
  宏正二十四年,冬,似乎比往年要寒冷,已经连下了几场雪,这一日才稍稍停住。
  京外三十里的小道上,一匹黑马驮着两个人飞奔而过,马蹄扬起地面的积雪,待两人走远才缓缓下落。
  “王爷,马驮着两人跑不了多远……放臣下来……”坐在后面的人声音有些微弱,语调却是温润如常。
  “不行,你伤这么重,把你扔雪地里,一时三刻就会死!”景韶抹了一把脸上的冰碴子,夹紧马肚子继续奔驰。刚刚从牢里出来就意识到来放他的这群人不对,若是压他去蜀地,好歹也该给重伤的王妃医治一下,二话不说就赶着他们走。若不是他杀了一名尉官抢了马匹,怕是刚出了京城就身首异处了。
  “我这身体已经不行了,早晚都是死,你快放我下来!”身后的人有些急了,这马匹并不是什么名驹,驮两个人飞奔这么久,已经开始急喘了,再这样下去,恐怕两个人都活不成。
  “不,要死一起死!”景韶迎着寒风大声说道,这人是他明媒正娶的王妃,被他宠妾灭妻冷落了十几年,到头来陪着他坐大牢、替他当刀子的,却只有这个他怨恨了十几年的男妻!
  景韶是元皇后的次子,十四岁就上场杀敌,少年封王,战功赫赫。辰朝可以娶男妻,为了家宅安宁有庶子娶男妻的不成文规定,可他是嫡子,继皇后竟以他上头有同胞兄长而逼他娶了个男子,生生断了他继承大统的资格。所以他怨,他不服,从没给过正妻好脸色,也不肯真心实意帮哥哥挣那个位置……
  “呵呵,我慕含章何德何能,值得王爷与我同死?”身后的人冷笑。
  “是我对不起你,若是这次能活下去,我什么都听你的。”景韶安抚着身后的人,一手握缰,一手将两人之间的绳结又紧了紧。再前行五里就是望月坡,那边有条小路,是他打猎的时候常走的,直通封月山,进了山里就好躲避了。
  “咳咳咳……”慕含章因为刚才迎风说话,灌进了冷风,不由得趴在景韶背上猛地咳嗽起来,一缕鲜血顺着苍白的唇角滑落下来。他在牢里替景韶挡了一刀,伤到了内腑,颠簸一下就疼一下,这会儿因为酷寒,伤口已经没了知觉,只是既然已经吐血……不由得苦笑,索性趴在了景韶的背上。
  这么多年的冷落,妾侍都敢跟他耀武扬威,不怨恨是不可能的,既然他要陪自己死,那就由他去好了,慕含章破罐子破摔的想。
  他一个侯门庶子,寒窗十年,不求父亲把爵位传给他,只求自己考个功名早些脱离那个家,父亲和嫡母却在他会试的前一年要他嫁给成王做男妻!他是个男子,却被生生断了羽翼,囚在内宅的方寸之地,再不能一展宏图。这么多年过去了,他都不知道该怨狠心的嫡母,还是该怨这个不负责任的丈夫。
  “在前面!”后面传来阵阵马蹄声、铁甲和刀剑的碰撞声、以及杂乱的呼喝声,声声都如催命符。
  景韶朝马屁股上狠抽一鞭,不要命地朝望月坡奔去。
  “嗖~”铁箭的破空之声从背后传来,景韶准确地侧身躲过,身后的人也被他带得歪了歪身子。
  “抱紧我!”景韶大声道。
  慕含章双手环住景韶的腰,把身体贴在他背上,配合他的动作。
  过了望月坡就是林间小路,方便躲避箭矢,景韶熟练地驾着马匹在林间穿梭,后面的追兵离得渐渐远了。
  “伤口疼不疼?”景韶猛拉缰绳帮马跳过一块大石头,落地后回头问了一句。
  “不……疼……”回答的话语越来越微弱。
  “含章,别睡!”景韶皱起眉,焦急地唤道,“过了封月山就是闫郡,那里有我的旧部,定能帮咱们避过追杀的!”安慰他的同时也在鼓励自己,坐了这么久的大牢,身上的衣衫又单薄,撑到现在完全是凭着意志在坚持。
  “咴~”身下的马匹突然嘶叫一声,发起狂来。景韶猛踢马肚,拽着慕含章旋身跳开。定睛一看,不知是哪个在这里放了兽夹,竟夹住了马蹄子。
  “你就把我放在这里吧。”慕含章强撑着一缕清明道。
  “已然到了封月山腰了,后面都是下山路,我背你!”景韶看了看左右,一边是峭壁,一面是乱草丛生的陡坡,这山路就这一条,给他们追上就麻烦了。二话不说的背起他就往陡坡的山林里窜去。
  “看到了,抓住他们!”
  “取成王首级者,赏银千两!”
  “嗖~嗖~”乱箭不停地从林间射过来,景韶逃得十分狼狈。
  “唔~”一枝流箭射中了右腿,景韶踉跄了一下,慕含章也从他身上摔了下来。
  “王爷!”挣扎着爬起来,慕含章上前扶住他。
  景韶看了他一眼,发现那张俊秀苍白的脸竟然有了血色,精神也比刚才好了不少,见惯了死亡的他自然知道这是回光返照,不由得心中一痛,猛地拔出箭矢,拉起身边人就跑。
  “哈哈哈,看你们还往哪里逃?”领头的尉官拿着大刀,狞笑着走过来。
  两人慌乱之中跑上了条绝路,前面是悬崖,后面是追兵,真是插翅难逃了。
  景韶把怀中人放在崖边,转身横扫一脚,那尉官不防备,竟被踢翻在地。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一脚踹在心窝处,只把那人打得口吐白沫,夺过他手中的大刀,提刀砍翻了追兵的马匹,横在狭窄的山路上,连连绊倒了两匹马,马上的人也跟着跌落山崖。
  “嗖~”后面的人见路被马尸堵住,成王拿着一把大刀杀红了眼,不敢轻易上前,纷纷拿出弓箭射杀。
  “唔……”拿刀格挡也无济于事,景韶拽出肩上的箭,反手扔了过去,阵阵惨叫声响起,接着跳过马尸一顿砍杀,剩下的这几个放暗箭的也被杀死,只是他自己也已经千疮百孔,站在原地眺望,不远处第二波追兵马上就过来了。看看手中的钢刀,他杀得了十个,杀不了成百上千的追兵。
  提着沾满血迹的大刀回到崖边,刀上的血、景韶的血混在一起,拖出长长的血印。把靠在石头上的人抱进怀里,那人已经气若游丝,俊逸的脸也显出灰白。
  “君清,你可曾怨我?”景韶伸手抹去他嘴角的血迹,平生第一次仔细地看这个人,这个他明媒正娶的妻,才发现,他的美敌得过成王府所有的姬妾,并不是女子那种妖娆妩媚,那是一种清俊中带着文人傲骨的美。如今,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倒映着他满是胡茬的脸,多么讽刺,在狱中无聊的谈天,才发现这人是平生难遇的知己,自己这十几年来,究竟错过了多少美好?
  “怎能不怨呢?若不是你,我早就金榜题名,登上庙堂了,”君清是他的字,这人从来没有这般叫过他,慕含章笑了笑,缓缓地伸手抹去景韶脸上的血污,“但这也不能怪你,你是个有本事的人,是我害你不能继承大统……咳咳……”
  “哈哈哈,有本事?什么有本事?我这一生过得如此糊涂,没有一天舒坦过,如今想来,竟是一直错得离谱……哈哈哈哈……”景韶抱紧怀中人,仰天长笑,想想自己一生为国征战,却落得鸟尽弓藏,宠妾灭妻,最后对他不离不弃的却是这个他忽略了十几年的男妻,嫉妒兄长不肯全心帮他夺位,在他落难后为他四处奔走费尽心血的却只有这个同胞兄长……可叹,可悲,到头来不过是个笑话!
  “我这一生……可不……也是一个笑话……”慕含章轻叹一声,“若有……来世……”一句话没说完,最后的一口气再也提不上来,漂亮的双眼缓缓合上,修长的手也摔在了青黑的石头上,没了生机。天空不知何时又开始飘雪,雪花落到他长长的睫毛上,被景韶呵出来的气融化,变成水珠滚落下来。
  “若有来世,我一定好好待你,用我一生来补偿你……”景韶将怀中人靠在自己胸口,柔声说道,抬头看看远处的万里河山,即将落在继皇后和她那个暴戾的儿子手中了……听到身后阵阵马蹄声,缓缓站起身来。成王一生战无不胜,纵然是死,也绝不死在这些宵小之手。
  纵身跃下山崖,耳边的山风呼啸而过,景韶抱紧怀中没了声息的人,“我不放开你,奈何桥上便能攥住你的衣角……”
  从漆黑中睁开眼,不是烟雾缭绕的灵台仙境,也不是青面獠牙的索命鬼差,满目红罗帐,残烛的微光明灭不定。景韶有些愣怔,只觉得浑身乏力,头痛欲裂。抬手揉了揉胀痛的额角,缓缓坐起身来,当身体的感知恢复之后,才猛然发现身边躺了个人,鲜红的衣袍被扯烂,青丝散乱在露出的胸膛上,莹润如玉的肌肤上满是青紫的伤痕。
  伸手拂开掩在脸上的发丝,露出了一张清俊的脸……君清!
 
 
 
☆、第二章 善后
 
  景韶有些不敢相信的摸了摸慕含章的脸,微凉的触感让他心中一颤,仔细感受,却是带着体温的,活人的体温。借着烛光细细地看去,依然是那张美好的脸,除却下唇被咬出的血痕,这分明是一张未经沧桑的,刚刚弱冠的少年面孔。
  这是怎么回事?愣怔许久,景韶一把扯开自己的内衫查看,宏正十八年,心口处中了一箭险些丧命,如今这里的肌肤完好无损,其他地方的旧伤也不存在了,身上的肌肉线条流畅但比他记忆中的略显单薄。
  翻手在床里的暗格上一摸一按,一个小小的柜门打开,里面躺着一本蓝皮的账本,匆匆打开查看,最后一条的记载是:“收李延庆白银两千两,兑五千两白条换盐引,宏正十三年二月十九……”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