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天潢贵胄 作者:漫漫何其多(上)

发布时间:2014-11-12 11:27 类别:古代架空

情有独钟宫廷侯爵宫斗报仇雪恨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太子祁骁生而尊贵,奈何皇帝不是生父,处处算计;岭南世子百刃,为了封地子民被迫入京为质。
  有过相似经历的太子一眼看中了故作坚强的质子殿下,用尽手段,逼迫也好,诱哄也罢,从身到心都不放过。而世子就在这一步一步强势又不失温柔的手段中逐渐沦陷。
  这是一个腹黑变态神经病攻步步紧逼终于俘获小受心的养成史,也是个时运不济的太子攻一步步上位终于登上龙椅的复仇路。
  太子攻一步步攻略质子受,养成+宠溺
  【宫斗 强制爱 不虐不纠结,轻松升级向。】【架空朝代经不起考据,博君一笑。有爱的姑娘收藏一下吧^^鞠躬】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宫斗 报仇雪恨搜索关键字:主角:祁骁,东陵百刃 ┃ 配角:敦肃,祁靖 ┃ 其它:甜蜜宠溺,轻松升级
 
    编辑推荐:太子祁骁生而尊贵,奈何皇帝不是生父,处处算计;岭南世子百刃,为了封地子民被迫入京为质。从小缺爱的太子一眼看中了故作坚强的质子殿下,天生掠夺的性格使他果断出手,用尽手段,逼迫也好,诱哄也罢,从身到心都不放过。而小小的世子,就在这一步一步强势又不失温柔的手段中逐渐沦陷。有别于作者以往水到渠成的两情相悦,本文中的太子天生掠夺的性格注定了他对世子的爱是强制的。虽是传统的强取豪夺梗,明明是阴谋诡计的强制爱,但作者行文间的又不失宠溺之情,温馨之处令人动容。腹黑阴狠却内心温柔的太子和外表冷淡疏离内心纯善的世子的互动细节温暖甜蜜,通篇行文流畅,宫斗手段层出不穷,让人目不暇接,酣畅淋漓。
  ==================
  
  ☆、第一章
  
  “太子……太子……”
  祁骁凤眸微睁,见天不过蒙蒙亮又闭上了眼,眉头微蹙:“怎么了?”
  屏风外太子府的总管太监江德清躬身低声道:“殿下,奴才刚得着消息,敦肃长公主昨晚已经到了,今日一早就要进宫。”
  祁骁闻言揉了揉眉心坐了起来,江德清听着动静转过屏风进来了,祁骁起身褪下寝衣,不用江德清伺候,自己拿过床边小几上摆着的中衣慢慢的穿上了。
  江德清走近将床幔拢了起来挂在蟠龙金钩上,转身拿过榻边衣衫来伺候祁骁穿衣,一边小心翼翼的整着朝服一边继续道:“公主今日怕就要跟皇上说殿下的婚事了……公主当真是费心了,皇帝如今多重视岭南呢,殿下若是能同岭南结亲,那等于是得到了东陵一族的助力,百利而无一害啊……”
  敦肃长公主是祁骁的嫡亲姑母,自武帝和孝贤皇后双双升天后,敦肃长公主算是祁骁最亲厚的人了,敦肃长公主的意思,祁骁自是无不从命的,只是婚姻一事上,祁骁向来避讳,江德清在祁骁身边伺候多年,自然明白祁骁的心思,低声劝道:“且如今几位皇子一天大似一天了,殿下心里就不急么……奴才心里同敦肃长公主是一样的,好些事还是早作打算的好,再说……”
  祁骁转身拿过环佩,薄唇微抿,低头慢慢的戴上了,见江德清不说话了笑道:“怎么了?接着说。”
  江德清小心的看着祁骁的脸色,忖度着他的心思一笑道:“再说,不过是个侧妃,殿下要是喜欢呢,那咱们府里就多了个伺候殿下的人,若是不喜欢呢,就当多养了一个闲人罢了,费多大事儿呢。”
  祁骁一笑没说话,转身出了内室,江德清连忙招呼外面的宫人进来侍奉。
  承乾宫中,皇帝看了看敦肃长公主递上来的折子笑了下道:“才几年没见,皇姐跟朕外道了许多,怎么带了这许多东西,姐夫呢?”
  “驸马先去吏部交接文书了。”敦肃长公主眼中含笑,柔声道:“因为这连月的大雨误了皇帝的万寿节,这些算是罚我的罢。”
  敦肃长公主去岁刚过四十,因保养得当,并不显年月,依旧算是个美人,身为中宫嫡女,仪态端庄得体,这样笑吟吟的说起话来让人舒服的很,皇帝不自觉地放缓了语调:“皇姐又说笑了,其实不过就是个寿辰,误了算什么的,之前朕就说了可以不必来,南边瘟疫四起,路上这两月,皇姐和姐夫没染上什么病就是万幸了。”
  敦肃长公主点头叹了口气:“大灾大难之后必有瘟疫,托皇帝洪福,我跟驸马都还好,一开始我还不觉得,出来了才知道果然涝的厉害,今年的赋税……”
  “这个还支持的住。”祁靖自登基以来休养生息,一力弥补武帝连年征战耗的亏空,这几年国库丰盈了许多,皇帝一笑,“万幸只有两个省遭了祸。”
  敦肃长公主点点头,好似不经意道:“我听闻……岭南全都淹了?”
  皇帝笑了:“哪里,不过是茂山以南淹了,没有那么厉害……不过他们先是大旱又是大涝,确实不大好过。”
  “可不是,这都来找你借粮了。”敦肃长公主欣慰一笑,“我这一路都听说了,岭南世子亲自来借粮,那一路热闹的,百姓说的那些都能成书了,我听驸马说岭南世子留下了?”
  皇帝眼中抹过一丝笑意,岭南是异姓王的封地,历代大襄皇帝的心腹大患,如今岭南王头一次跟朝廷低头是在自己在位的时候,皇帝想不自得都难,只是皇帝面上向来谦和,笑道:“东陵百刃本是来替他父王东陵奕来跟朕商议借粮一事的,他不过十五岁,在皇城中住了段日子,仰慕皇城威仪,欲观习教化,就不想走了,我也实在是喜欢他,就将他留下了,那孩子同骅儿一般大,俊秀非常,难得的是聪明的很,极讨人喜欢,皇姐回来多见见肯定也喜欢,对了,这就是他们进贡来的茶叶,皇姐尝尝……”
  骅儿,即祁骅,皇二子。
  敦肃长公主心中轻笑,既是岭南送来的质子,她可不敢“多见见”。
  话题已经转到了敦肃长公主需要的地方,她不再多言百刃,继续闲话家常:“我记得……万寿节后就要到太子的生辰了吧?”
  皇帝一点头:“是,骁儿的生辰是腊月初十。”
  “一转眼,骁儿也十八岁了……”敦肃长公主放下手中描金茶盏,抽出袖间丝帕按了按嘴角,“该给骁儿选太子妃了。”
  皇帝顿了下,淡淡一笑:“还太早了些吧,正是让他学着办事,上进的好时候,娶了正妻,每日卿卿我我,不耽误了正事?”
  敦肃长公主忍不住笑了:“皇帝就是太看重太子了,怎么忘了自己也是不足弱冠就娶妻了呢?说起来你比骁儿还要早呢,才刚满十六,还记得么?大婚前来跑到公主府里来,问我大礼之后还能不能回去跟母后一起住……”
  皇帝因生母早逝,襁褓中就被抱到了凤华宫中由中宫皇后亲自养育,敦肃长公主比皇帝大了快十岁,没出嫁前也一直住在凤华宫中,那会儿她就待皇帝很好,说句长姐如母也不为过,说起前事来皇帝微笑:“皇姐还记得呢?”
  敦肃长公主莞尔一笑:“你和武帝都是我看着长大的,什么记不得?”,因说起武帝来,敦肃长公主眼眶微微红了,复又笑道:“罢了,说这些做什么,还是说骁儿的婚事,你心中有主意没有?”
  皇帝心里自是一百个不愿意提这事,但听了敦肃长公主柔声细语的说了半日闲话,勾起了些幼时的回忆,不好这个关头太败她的兴,苦笑道:“确是想过,只是没有合适的人,太子妃以后是要母仪天下的,半分都错不得,皇姐应该能体谅吧?”
  敦肃长公主点点头:“确实……这也罢了,我也不过是想起来了就跟皇帝提一声,太子妃的人选哪里是我能置喙的,不过是因为太子自幼……唉,你也知道的,我难免多疼他一些,皇帝说的有理,太子妃不好随便定下来……给太子先选两位侧妃,可行?”
  皇帝一笑:“皇姐是看上哪家千金了吗?”
  敦肃长公主膝下三女二子,大姑娘去年已经嫁了,二姑娘今年芳龄十四,也是快要议亲的年纪了,皇帝估摸着敦肃长公主多半是想亲上加亲,他最是忌惮这种事,正要拿话来岔时只见敦肃长公主抿嘴一笑:“我自同驸马去了任上,每日看到的不过是些乡野姑娘罢了,哪里知道什么千金呢?这还是让皇后费心吧。”
  不等皇帝松口气敦肃长公主眼中一亮笑道:“对了!谁说我不知道千金呢,刚说起的那位岭南世子,我听闻……是有两位待字闺中的姐妹的。”
  皇帝的微笑凝在嘴角,正要说什么时外面一宫人躬身进来,低眉敛目道:“皇上,长公主,太子来请安了。”
  皇帝点点头,宫人躬身下去,不多时祁骁走了进来,走近给二人请安,敦肃长公主连声让祁骁走近,拉着祁骁的手上下仔细看了看,皇族相貌大多不错,祁骁更是随已逝的孝仁皇后,俊美非常,只一双凤眸像极了武帝,星眸凌厉,不怒自威,多了几分英气,敦肃长公主见祁骁长的越发像他已逝的父母心头蓦地一酸,笑了下遮掩过去,满意道:“半年没见,骁儿又高了些呢。”
  祁骁一笑:“姑母倒是一点都没变,气色越发好了。”
  敦肃长公主转头跟皇帝一笑:“听听,多会说话……”
  不等皇帝接话敦肃长公主又笑道:“真是个大人了,我刚还跟你父皇说,给你选个侧妃,岭南王的郡主,你喜欢么?”
  皇帝转了转拇指上佩的翡翠扳指,心中不豫,面上却温和的很,微笑道:“皇姐当真是性急……”
  祁骁心中虽有可无不可,但敦肃长公主已为他筹谋多日,临了自己是万万不能拆台的,淡然一笑:“婚姻大事,自是要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侄儿不敢多言。”
  敦肃长公主趁热打铁,侧过身对皇帝笑了笑:“皇上,肯不肯让我做个媒呢?”
  敦肃长公主身份特殊,就是皇帝也要忌惮三分,不敢太下她的面子,且今日之事敦肃必然是有备而来,自己硬要阻拦怕更会横生枝节,皇帝压下心头火,望向祁骁慈爱一笑:“还不谢谢你姑母为你辛苦操持。”
  
  
  ☆、第二章
  
  毓秀殿中,敦肃长公主看着自幼长大的宫阙感叹不已:“多少年了,这里还空着呢。”
  祁骁一笑:“嫡公主的宫殿,哪里容易让人搬进来?”
  敦肃长公主转头看了祁骁一眼,低声笑道:“那就等以后你的公主过来住吧。”
  祁骁转头看了江德清一眼,江德清知意,带着殿中的宫人退了出去。
  祁骁亲自给敦肃长公主倒茶,低声道:“姑母……何必因为这事同皇帝争执。”
  “呵……再不争,还有谁知道你才是太子?”敦肃长公主没了人前的温和,冷笑一声,“南边遭了祸,调度粮草物资,都是你在辛苦,等万事准备好了,皇帝却让祁骅做督军去安抚两省!说的好听,怕灾后有瘟疫,太子身份贵重不可涉险,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抹了你的功劳,好名声全让祁骅赚了!幸好祁骅是个不中用的,去了南边一趟倒是闹了不少笑话,失了人心。”
  祁骁淡淡一笑:“皇帝想拿我当桥板,我自然不能太遂他们的意了。”
  敦肃长公主哑然:“祁骅那边……是你动的手脚?”
  祁骁笑了下没答话,敦肃长公主心中了然,面色好了许多,欣慰道:“驸马常说你心中有丘壑,果然是真的,只是……可做的干净?若是让皇帝知道了……”
  “自始至终我就没想瞒着他。”祁骁轻轻捻弄着腰间玉佩,淡淡道,“一味的藏锋那就是懦弱了,总要让他明白,他现在还动不得我。”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