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双程番外之贪欢一晌 作者:蓝淋

发布时间:2014-10-15 10:43 类别:现代都市

 
 
      番外之贪欢一晌一  
 
 
 
      寒假弟弟和秦朗来S城,我自然是高高兴兴,而陆风呢,只有五 
 
十多平方的小公寓又挤进两个身形丝毫不矮小的不速之客,而且还是一 
 
直让他耿耿於怀的两个男人,脸色更是阴转多云。  
 
 
 
 
 
 
      第一天晚上安排住房就出了点小问题。亦晨大概是路上和秦朗吵 
 
架了,哼哼唧唧地无论如何要和我一起睡,陆风僵峙了半天才一脸非友 
 
善的表情进了另一间卧室。其实他也没什麽好不甘愿的,反正天天晚上 
 
抱著我睡觉也是顶多吃点小豆腐,满汉全席照样看得到吃不到,还不如 
 
干脆不见心不乱。  
 
 
 
 
 
 
      秦朗就委屈了点,窝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修长的身体缩成一团, 
 
可怜兮兮卷著床被子。真不知道他犯了什麽错,亦晨这麽不留情面,好 
 
歹也是自己BF,换成我,陆风无论做了多过分的事我都没赶过他去睡客 
 
厅。  
 
 
 
 
 
 
      大清早我是被一声惊叫和一声暴喝吵醒的,迷迷糊糊看到陆风站 
 
在床前。这家夥又擅自闯进来了,真该没收他的钥匙…………  
 
 
 
      还没想完就被整个人拖起来,确切说先是亦晨被从我身上扯走, 
 
然後我跟著被一双手拽起来。  
 
 
 
 
 
      不用这样吧,我们兄弟俩冬天睡觉从来都是这样抱在一起的,亦 
 
晨压著我也很正常,因为他睡品一直都不是很好。我们虽然穿得不多又 
 
衣裳不整地搂成一团,一个压在另一个身上,也不代表我们就一定做了 
 
什麽不轨之事啊,  
 
 
 
 
 
 
      偏偏和那个木石脑袋就是说不通。  
 
 
 
 
 
 
 
      为了消除那两个家夥的旅途劳顿,一行人决定去泡温泉。S城的 
 
温泉自然不能和日本相比,但也不是没有好的室内温泉,我们目前泡著 
 
的就是。  
 
 
 
      完全是罗马风格的设计,让人一不留神还真的仿若置身於那个精 
 
致的国度。  
 
      我脱衣服的时候手脚慢了点,他们全进水里了就我还在和裤子奋 
 
斗,结果面红耳赤地在三人的注视下光溜溜跳进池子,尴尬不已。  
 
      陆风包下全场,水里就我们四个关系错综复杂的男人赤条条站著 
 
,气氛暧昧,大家都不吭声地浸在水中,头顶著块毛巾,默默熏著热气 
 
,好象在煮四只汤圆。  
 
      还是亦晨先打破沈默,移到我身边来,我很怀疑是不是站他附近 
 
的秦朗又做出了什麽不轨的行为。  
 
      “老哥你怎麽这麽瘦。”  
 
      不要摸我的腰,好痒。  
 
      我笑著缩了缩,然後捏捏他单薄的肩膀:“还敢说我?你自己也 
 
好不到哪里去。”  
 
      这厢勾肩搭背,四道锐利的光箭立马刷刷刷刷射过来。  
 
      嫉妒我们兄弟爱,你们俩也大可以搂搂抱抱啊。  
 
      “过来。”陆风阴沈沈的一声,虽然没指明主语,大家都心知肚 
 
明。  
 
      我磨磨蹭蹭挪过去。温泉里这麽和平安详的气氛,你干嘛一脸火 
 
药味。  
 
      刚靠在他旁边,他一个转身站到我面前,宽阔的背挡住其他两个 
 
人的视线。  
 
      “喂……”我瞪圆眼睛,全身的毛都警惕地竖起来。  
 
      你,你,你,你想干什麽?  
 
      我们已经靠得很近了,你不要再逼过来……  
 
      虽然跟他裸裎相对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彼此也都非常“深入 
 
”地互相了解过,但这样毫无遮挡地面对面紧贴著站在水里,感觉还是 
 
很不自然,何况现场还有两个观众。  
 
 
      “你不要乱来!”我使劲用眼神警告他。  
 
      其实他乱来了我也不能怎麽样,所以那家夥猛地把腿挤进我两腿 
 
之间,我只能倒吸一口凉气,丝毫不敢声张。  
 
      你,你……虽然水不那麽清澈,水底下做些什麽人家是看不见, 
 
但是只要略有动静水纹就会大幅度扩散开,白痴都看能看得出来,你还 
 
,还……  
 
        那家夥微笑著,嘴角的弧度真邪恶,修长有力的大腿在我腿 
 
间缓慢地摩擦。  
 
      呜…………忍耐,要忍耐,千万不能有反应……  
 
      ……妈的,我一个健康健全的男人,被这麽挑逗怎麽可能没反应 
 
!  
 
      呜…………整个鼻腔充斥的都是他身上夹杂著淡淡汗味和残余香 
 
水味的男性气息,为什麽他连味道都可以这麽SEXY……眼睛看到的是大 
 
理石雕般漂亮凸显的匀称胸肌,听到的是……呜,你没事在我耳边吹什 
 
麽气……  
 
 
      呜…………我,我忍不住了……  
 
      “我泡好了。”我战战兢兢,“我想先上去。”  
 
      陆风嘴角拉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好啊,你如果想这样上去 
 
,没问题。”  
 
      可恶……不知道抽条浴巾遮一遮还能不能看得出来。  
 
      陆风双手一伸,撑在我身後的池沿上,居高临下微笑地看著我。  
 
      呜……被这种眼神一盯就兴奋,我怎麽这麽没节操。  
 
      不行,这是让人泡澡的地方,要是什麽什麽了那就太龌龊了。  
 
      正兀自忍耐著把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耳垂上蓦地一热,温热 
 
的东西含上来,然後用力一咬。  
 
      呜……一泻……千里……  
 
      一想到这水里混合了那种东西,有洁癖如我,顾不得腿脚发软就 
 
挣扎著从池子里爬出来。  
 
      “我……泡好了,先去换衣服……”  
 
      看到同样剑拔弩张的陆风被放了鸽子,留在池子里脸色青一阵白 
 
一阵,心里才觉得解恨了一点。  
 
 
 
      当然我的小小胜利也只到此为止。  
 
      晚上在家,想趁陆风洗澡进他卧室找套没拆过的睡衣给秦朗,不 
 
幸发现那个本来应该在浴室的家夥正靠在门上,笑得像只逮住老鼠的猫 
 
。  
 
 
 
 
 
      双程番外之贪欢一晌(二)  
 
   
 
      way of difference  
 
 
 
      当然我的小小胜利也只到此为止。  
 
      晚上在家,想趁陆风洗澡进他卧室找套没拆过的睡衣给秦朗,不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