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公主在上,驸马在下gl 作者:昔言子(11)

发布时间:2014-09-29 10:41 类别:GL百合

甜文种田文情有独钟婚恋
 “驸马忘了吗?今天是婚后第三天!要回门的!”夏香很惊讶的看着肖东卓,这点常识连夏香都知道,没想到肖东卓竟然不知道。
 “回门?”那是什么东西?好吃吗?
 “驸马果然不知道。难怪春香要我来这里守着。”
 “所以回门是什么?”
 “回门就是要回去公主的家,也就是皇宫。去拜见你的老丈人……额,去拜见皇上。”
 “可是我……”要去跟舅舅做生意啊~
 “即使是再重要的事,也没有去见皇上的事大。”
夏香说得对啊,皇上是这里最大的啊,不去见,这不是明摆着不给他面子吗,但是舅舅那……纠结了一会儿,“那我今天不走便是。”说着,肖东卓傲娇的回去睡回笼觉了。
昔云镜在肖东卓再次回来睡的时候便被惊醒了,睁开眼睛,看到一旁的肖东卓,“驸马?”
 “怎么了?”
 “驸马你这是干什么?衣服都换好了。”
 “哦,这个……”肖东卓想着,“是太兴奋了,这是我第一次回门,便早起了。呵呵……”
 “驸马你是打算去苏家跟你那舅舅学做生意,”
 “额……”
 “可是门口的夏香不让你走,于是你便回来了,是吧?”机智的昔云镜!
 “额……”公主好聪明啊,“公主你太聪敏了,呵呵。”
 “倒是驸马,”昔云镜反问道。“你说第一次回门,是吧?”
 “嗯。”这个第一次怎么了?
 “这么说驸马还想有第二次,第三次咯?”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肖东卓睁大眼睛,看着昔云镜,直摇手。
 “哼,反正这个男尊女卑的社会,驸马三妻四妾也不为过。”昔云镜傲娇道。
 “没有没有!我没打算娶别的……”肖东卓突然意识到什么,便停下来了。
昔云镜看着突然停下来的肖东卓,“驸马你果然想三妻四妾!”说着眼眶便红了,“那就去娶好了!”
肖东卓看着昔云镜,脸严肃了下来,“公主,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昔云镜看着一副认真的肖东卓,也不哭闹了,就看着他。
 “公主,其实我……”
 
 
作者有话要说:
章节名字还真是难想,取得一直不对章节中心。。。。。。
 
 
 
 
 
第15章 回忆
  “公主,其实我……”
当肖东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昔云镜似乎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了。
 “其实我……不举,”肖东卓有些难过的说:“所以……等过些日子,我们就和离吧。”可是,好像有些舍不得。
 “驸马,”昔云镜很高兴他能坦诚说出来,“我不介意。”
 “你说什么?”肖东卓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我不介意你不举,只要你跟我在一起就好,我们也不和离!”
 “可是……”肖东卓虽然有些高兴,但他还是说:“你以后可能就不能当母亲了你不介意吗?”
 “有你在我身边便好。”两人眼眶都红红的。
 “公主你太傻了。”肖东卓有些自卑,“我不配跟你在一起。”
 “配不配都成亲了,还管这些干什么?”
肖东卓感动得泪流满面,这是他第一次有想跟别人在一起一辈子的冲动,但是想到自己……
 “公主睡吧,等会儿还要回门呢,要养足精神才好去见父皇不是吗?”
 “嗯,你也睡吧。”
 “好。”
说着,两人便躺下了。
肖东卓看着昔云镜的侧脸,‘看来我要辜负你的期望了。’
 
过了一会儿,夏香来叫起床了。
 “公主驸马,该醒了。”
 “好知道了。”昔云镜说着,便起身了。招呼夏香进来伺候,肖东卓在天刚亮的时候已经更衣完,就没有再拒绝夏香伺候他洗漱。吃完早餐,两人便骑着马车,向着不远的皇宫前进。
进了皇宫后,两人便在云竹宫打发时间,等待皇帝下早朝。
 “公主,这幅画画的是什么?”肖东卓指着云竹宫的唯一的画,问着昔云镜。
画上画的是四个小孩一起玩耍的情景。
昔云镜看着他指着的画,“这是我年幼时在华山的经历。”
 “经历?”
 “嗯。当我还是孩童的时候,父皇去推翻太原,他为了我们的安全,便把我们安排在华山上避难。在我们去华山的路上,遇到了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
 “嗯,一男一女,一对表兄妹。他们低不下脸皮向我们讨要食物,便一路跟着我们到华山。”
肖东卓听着这个故事,感到有种熟悉感。
昔云镜继续说着:“后来他们被士兵发现,皇兄便把他们一同带去了华山。后来我们便知道了那两个小孩的名字……”
 “肖东卓和苏清婉。”肖东卓回答着。
 “驸马你……想起来了?”昔云镜惊讶的看着肖东卓。
 “想起来?”
 “驸马不是忘记了吗?”
 “我没忘记啊,谁跟你说我忘记的?”
 “言梓……言梓他又耍我!”昔云镜愤恨的想着昔言梓,但想到什么,便问着肖东卓:“驸马既然记得,为何不与我相认?”
相认好像说的有点过了,“我虽然记得,但是忘记你们叫什么了,呵呵~”肖东卓笑着抓抓脸。
 “驸马说的真过分,一声忘记了便什么都不算数了,若是我这一生都没向你提及从前的事,驸马是不是就会忘记以前的我呢?”昔云镜不高兴了。
 “不会不会!你们的救命之恩永生难报啊!若不是你们,我和表妹就要饿死在山郊野外了。”
听到前面的一句,昔云镜心情好多了。但是后面那句,又让昔云镜心情不佳了,“驸马。”昔云镜轻呼着。
 “公主什么事?”
 “若是苏表妹嫁给你了,你该如何?”昔云镜很讨厌肖东卓总是说到苏清婉。
 “额……这不是没嫁成吗!”
 “我是说如果。”
 “额……公主你也知道我身体。。。额。。。所以我是不会浪费表妹的大好时光的,如果嫁了,日后我也会提出和离的。更何况,我跟表妹没有男女之情,只有兄妹之情而已,公主不用想太多的。”
昔云镜也知道他身体的状况,便不再提起伤人心了。但是昔云镜听到这句话,开心了不少。特别是最后一句。
两人并无再言,只是一同看着那副跟房间显得格格不入的画。
 
刚下早朝,昔业就听到昔云镜回来了的消息,昔业等不及等他们到自己的宫殿内,便自己走向云竹宫了。
 “皇上驾到!”李公公尖锐的声音传进了整个云竹宫。所有宫女太监听到后,便停下自己的工作,向门口跪了下来。
昔业没有说什么,只是一直走。直到走到昔云镜和肖东卓面前。
 “参见父皇!”
 “参见父皇!”
两人一同跪下,一同呼喊着。
昔业走到昔云镜面前,把昔云镜扶起来,直说“免礼免礼!”
肖东卓很为难,因为他不知道皇帝有没有叫他起来,好像皇帝只对着昔云镜说……
昔云镜也看出了昔业的态度,‘这是要给个下马威啊!’想着,便拉着肖东卓一同起来,说:“谢父皇!”
肖东卓就算再愣,也能明白昔云镜在给他解围,“谢父皇!”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昔业算是明白了这句话。
 
昔业跟他们聊家常,但是只跟昔云镜说,并未对肖东卓说一句话。
肖东卓也明白昔业不是那么喜欢他,也只是在一边看着他们两个聊家常。
昔云镜很讨厌跟别人说话时,别人总是把肖东卓隔开。于是对自己的父皇有了一些不满,但她身为皇家子女,也不好对自己的父皇说什么,只是有些应付的回答昔业的问题。
在皇宫吃过午饭后,昔云镜和肖东卓便走了。
回到公主府,肖东卓第一次有了一种回到家了的感觉。‘家?我明明是要和离的!和离后这里就没有我了……’这么想着,肖东卓便有些颓废。忽然想起昨天舅舅的话,便对昔云镜说:“公主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就驾着马车,赶到苏府了。
 
苏府外
 “舅舅!”肖东卓一下马车,便呼着喊着。
 “驸马爷请回吧,老爷他出去了,不在家。”门外的小厮对着他说。
 “能不能让我进去,我不找舅舅可以吗?”
 “这个……”小厮为难着。
 “表妹!娘!”肖东卓也没放弃他的呼叫,一直在门口叫着。
 “驸马爷你别这样,你还是请回吧!”
 “让表哥进来吧!”一直在门边等待着的苏清婉听到了肖东卓的呼唤,便走到门口。
 “可是老爷……”这年头小厮不易做啊。
 “没事,有什么事你就说是我做的便好。”
 “是!小姐。”
 
带着肖东卓走进了苏府,“表妹谢谢你啊。”肖东卓看着苏府,希望找到苏父的身影,他不相信小厮,小厮大多都是骗人的,“那个……舅舅在吗?”
 “爹他在大厅。”
 “好,谢谢了!”说着,肖东卓便一个人走向了大厅。果然小厮都是骗人的。
 “舅舅!”看到苏父在大厅,肖东卓便叫了他,希望他不会生自己气。
苏父看到来人,非常不高兴,都快等了一天了!“哟,这不是驸马爷吗?怎么舍得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额,舅舅,今天是成亲的第三天,要回门去见皇上,所以就来晚了。”
肖东卓都拿出皇帝来压他了,苏父也不好说什么,“那驸马现在是来干嘛?”
 “舅舅你知道的……”
 “哼,生意早上便做完了,你明天再来吧。”
 “……”又是这样,这生意跟我有仇是吧!“那我明天再来,那舅舅我就走了,告辞。”
 “不送。”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