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听风者改 作者:往来皆白丁

发布时间:2018-10-11 10:27 类别:GL百合

阴差阳错虐恋情深乔装改扮民国旧影
 
文案
这也是几年前看完《听风者》后心血来潮写的,当时发在了贴吧里,现一块儿搬到JJ,文笔幼稚,情节粗糙,前半段作者脑洞,后半段围绕电影情节展开。因为作者菌脑细胞不够用,所以挪用了些黎明之前、暗算之类的情节,勿见怪哈~另外文中会有女扮男装的情节,不喜者,直接右上角关闭即可。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乔装改扮 - yin -差阳错 民国旧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学宁,沈静 ┃ 配角:阿兵,孙崛璞 ┃ 其它: 
 
 
  第一章 初遇
 
  1942年2月11日,一架从英国飞来的民航飞机缓缓降落在了上海虹桥机场。
  穿着时髦呢大衣,留着一头及肩齐发的沈静拎着行李箱,走在机场出口处,并四处张望着。
  这时一个背靠着汽车,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在拥挤的人群中看到了沈静,就兴奋地招着手,向她大声喊着:“阿静,在这儿!”
  刚才还微蹙着眉的沈静,看见那男子后,立刻笑着奔过去了。
  两人激动的抱了一会儿后,就进了一辆车内。一扬尘,就驶进了繁华的街道。
  那个穿黑西装的男子叫沈博,是沈静的哥哥。他们的父亲叫沈令璋,是GMDJunQing第八局局长。沈博在第八局担任总务处处长一闲职,而沈静则在3年前留学英国,专攻数学,如今刚学成归来。
  车内,沈博开着车,但时不时瞄几眼坐在副架上的沈静,并笑着说:“阿静,你去英国读了3年书,我都认不出你了。你变漂亮了,也更成熟了。”
  沈静说:“谢谢喽,可这话我已听得太多了,哥,你就不能换个新花样吗?对了,爸爸说好来接我的,这次又有事走不开吗?”说完有些失望地低下了头。
  沈博看了一眼,说:“都大姑娘了,还耍小孩脾气呢!你要理解一下爸嘛,你当这局长这么好当吗?其实爸是很记挂你的,这不,爸今晚还特意为你举办了一场party呢!”
  沈静一听,并没有多少高兴。她不是一个爱热闹,爱出风头的人,她就像她的名字一样,静,喜欢安静。
  在第八局局长办公室内,沈令璋正在听Qingbao处处长孙崛璞的汇报。
  孙崛璞兴冲冲地说:“局长,这是昨天夜里抓获的。这可是一条大鱼啊!有来头,名叫关齐国,是ZG江苏省委的jiaotongyuan,代号C7。”沈令璋听完后,问犯人在哪里。孙崛璞得意地说:“为了不走漏消息,我把他秘密关在新启用的安全房内,保卫措施滴水不漏。”沈令璋貌似对孙崛璞的做法有些满意,点了下头,说了一个“好”字。
  沈静回到家后,弄好了行李,时间还早,而沈博有事出去了,沈令璋也还没回来,便打算一个人出去逛逛。热闹喧哗的南京路两旁到处是百货高楼,洋行商店,还有各种叫卖的小吃摊和报刊亭,街上的黄包车夫不时拉着一些穿着时髦亮丽的阔太太们跑过。沈静插着衣兜,悠闲地漫步在南京路上,看着这三年没见的上海哪些变了哪些没变。
  走着走着,沈静停下了脚步,在喧嚣杂闹的大街上她听到了一阵悠扬的钢琴声,很轻,似有似无,她仔细听了一会儿后,便向四处望了望,希望找到那个声音的来源。她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一家咖啡店,便迈步进了那家名叫马尔斯的咖啡馆。
  咖啡馆生意很不错。沈静进门环顾了一下后,发现都没什么空位了,有些失望,但又实在很想坐下来,点杯咖啡,静静地把那首钢琴曲听完。于是又仔仔细细的扫了一遍咖啡店的角角落落,但还是一个空位也没有。正当她无奈,打算出去时,身后传来了一阵低沉沙哑的声音:“小姐,坐这儿吧,我正好要走了。”
  沈静一转身,看见一个身着米色西装的男子正看着自己。说是男子,长得却是十分清秀白皙,而且身板也很单薄,有些- yin -柔,要说女子也不为过。沈静笑着走了过去,说了声谢谢,便见那男子拎起公文包,冲自己笑着点了下头后,就离开了。
  晚上的party如期举行。沈令璋是只狡猾的老狐狸,请来的宾客都是他仔细挑选过的。被精心打扮一番的沈静,在沈令璋的安排下,向那些来宾一一作了介绍。在party上,沈令璋可是很高兴,自己三年没见的女儿终于回来了,而且又是如此的落落大方、优秀聪明,他恨不得向全天下宣布这个聪明漂亮的女人是他的女儿。其实沈令璋办这个酒会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想向他的朋友,下属宣布沈静是他的女儿,因为他有意让沈静去第八局工作,所以这上下打通好,才能名正,然后言顺,最后事成。这二嘛,是沈令璋希望借这次酒会能让沈静多多接触那些上流社会的先生,公子。毕竟沈静已经23岁了,该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在这一点上,沈令璋还是有些保守封建的。
  沈静自然清楚这些,整场酒会下来,强颜欢笑的脸部都快僵硬了。看着那一张张虚伪和奉承拍马的嘴脸,真是受不了。最后作为主角的她,竟坐在角落的沙发上,一个人静静喝酒了。看着穿梭在人群里,不停碰杯,不时大笑的父亲和哥哥,沈静的内心突然又被寂寞占据了。看到这3年自己心中心心念念的家人,却又突然感觉陌生了。想到这,沈静又仰头灌下了一杯红酒,低头正欲再倒一杯时,发现有一个男人朝自己走来,抬头一看,是孙崛璞,刚才父亲给介绍过的。孙崛璞虽30出头,但从沈令璋刚才介绍的言辞中,不免可以听出他很受自己父亲重用。
  孙崛璞走到沈静面前,举起酒杯,说:“不知小姐可否赏个脸喝一杯啊?”
  沈静抬起头,看了一眼他,略带酒意般的笑了一下,然后随意碰了一下,就管自己先喝了。
  而孙崛璞却被沈静刚才的那妩媚一笑弄得有些呆住了。也许沈静并不知道刚才的自己是有多么诱人,本来白嫩的脸颊因为微醉而显得有些绯红,眼神也有些迷离,随意地靠在沙发上,更显得慵懒媚人,再加上勾人的一笑,早把孙崛璞的十魂勾走了九魂。
 
  第二章 诊所行动
 
  霞飞路上的庆华书店里,有两个男人,各自手里拿着一本书,在聊些什么。一个是书店老板,另一个是昨天在马尔斯咖啡店给沈静让座的男子,其实“他”是女的,是女扮男装的,她叫张学宁,ZGDixiaDangyuan,之所以扮成男装是有原因的。张学宁那天其实是在等那个ZG江苏省委的jiaotongyuan关齐国。但那个关齐国早在昨天就被秘密抓获了,所以张学宁等了很久都没人来接头,打算走了,碰巧看到找位子的沈静,就顺便给她让了座。也许是天意吧,这一让座,便拉开了这俩人断断续续,纠缠不清的序幕。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