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小辣娇(重生) 作者:说与山鬼听(下)

发布时间:2018-09-13 18:52 类别:穿越重生

甜文重生仙侠修真穿越时空
第67章 
  洗心谷中, 神情凝重的老者御剑停于半空之中, 望着远处缓缓离开的沈思远与莫焦焦二人, 忽然道:“别鹤,我们同崇容师叔,是否真的做错了?焦焦越接触他人,就越会发现世界并非他想象的那般美好。”
  别鹤剑此刻亦凌空停在一边,闻言道:“这不是必然的吗?其实小娃娃不一定就同我们想的那样,在遇到崇容剑尊之前,他遭受的恶意可比如今多得多了,焦焦没那么脆弱。我以为,他会逃课,并非因为被人嘲笑了。”
  “哦?”鸿御老祖转头诧异地笑道:“难得你会认同沈门主的话。”
  别鹤剑闻声转了个方向,剑身铮铮而鸣, 语气不悦道:“宗主,是那乌鸦嘴认同了我,而不是我认同他。这小娃娃根本不会撒谎啊, 他一株樱桃椒、又失去了味觉, 用脚想都知道不是为了吃什么劳什子糖葫芦,也就骗骗他自己,这笨小孩真的是……”
  鸿御老祖见别鹤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不由朗声大笑,“如此说来, 焦焦今日回去定是要被揍了, 怪不得你迟迟不回去, 沈门主这回倒是被你摆了一道。”
  “那是。”别鹤剑得意地转了转圈,“这乌鸦嘴能不能全身而退,就看焦焦小祖宗怎么说话了。”
  鸿御老祖闻言无奈地摇了摇头,也跟着调转方向往洗心谷内飞去。
  ***
  另一边,被别鹤剑认定了要背黑锅的沈思远,正不慌不忙地牵着莫焦焦往天涯海阁峰顶走。
  原本青年意欲用飞行坐骑带着小孩上山,无奈天涯海阁之上禁制遍布,除了天衍剑宗之人,外人皆不得使用飞行代步工具。
  莫焦焦亦步亦趋地迈着步子往前走,红肿的手指塞在兜里,小脸上倒没有多少难受的神情。他仰头看着高瘦异常的青年,小声道:“小羊上次不是长这样。”
  “哦?”沈思远感兴趣地低头看了一眼小孩,问道:“焦焦是说,我上次变成羊的时候?羊和人自然不一样了。”
  “不是。”莫焦焦依旧看着对方削瘦的肩膀,疑惑道:“小羊上次和九九一样壮,现在就没有肉。好奇怪。”
  “那是因为草吃得少了,饿瘦的。”沈思远随口胡诌,骗起孩子来脸不红心不跳的,“焦焦回去可要多浇点水,按时吃饭睡觉,不要像我这样。”
  “那小羊吃什么草?”莫焦焦认真地问:“焦焦会种植物,谷主说焦焦很厉害,你喜欢吃草我可以给你种。”
  “……”沈思远愣了愣,显然没想到小孩会如此好骗,然而话都说了总不能收回去,只好哄道:“碧麟草吧,这个或许有用。为什么焦焦要给我种草呢?”
  “小羊帮焦焦,我就要帮你。”莫焦焦停下脚步,伸手从储物镯子里取了纸笔出来,认认真真地写“比邻草,小羊吃”,随后把纸笔又塞回去,继续跟着青年走,嘴里还极有条理地道:
  “以前狐狸长老喜欢吃小鸡,谷主不让他吃,狐狸长老就变得和落日湖的水草一样,细细长长的,还生病了。”
  “……”沈思远眼尖地瞥见了纸上的错别字,又听到小孩奇特的描述,抽了抽嘴角,明智地选择了沉默,同时努力说服自己:
  童言稚语,当不得真。他依旧风流倜傥英姿飒爽,是绝不可能“细细长长”的!
  莫焦焦对此毫不知情,只闷头往前走,走了一会儿,小孩又仿佛想到了什么,轻轻拉了拉青年的手指。
  沈思远回过神看他,问:“怎么了吗?是不是累了?要不要我抱你?”
  “不是。”莫焦焦摇头,他似乎是有些迟疑,圆眼睛眨巴了一会儿才糯糯道:“小羊可不可以治好我的手?焦焦手都肿了。”
  沈思远忙张开自己的手掌,小心地察看了一下掌心里握着的红通通的手指,他神秘地笑了笑,拒绝道:“不行哦,这手指可不能由我来治。”
  这要是提前治好了,怎么让某人心疼?沈思远坏笑了一下,无视小孩的请求。
  莫焦焦只好抽出塞在兜里的小手,又吹了吹,见还是肿起的样子,不由发愁地把手又藏了回去。
  沈思远见状却是微微叹了口气,心道小孩太过懂事也是麻烦。
  两人一柱香后便到了落日阁门口,纸童认得莫焦焦,很快便开了门。
  莫焦焦探头往屋内看了一圈,又小心翼翼地进了屋子,慢吞吞地往里屋走。
  沈思远见他怯怯的模样,知道他是害怕被崇容责骂,便也抬脚跟在后头。
  没曾想,莫焦焦里里外外逛了一圈,也没找到独孤九。
  沈思远便让小孩坐到他平日里惯坐的高脚椅上,转身正想让纸童去通知崇容,却见孤高清冷的墨色身影已经站在了门口。
  独孤九抬眼将小孩上上下下扫视了两遍,长眉微敛,面容肃穆沉静,看不出一丝情绪。
  他抬脚进门,视线对上沈思远带着笑意的视线,只神色不变地沉声道:“椒椒,回里屋准备沐浴。”
  莫焦焦正软巴巴地瞅着男人漠然的神情,两只手依旧紧紧地塞在兜里。
  他一见到对方便傻乎乎地发愣,直到熟悉低沉的声音传进耳朵里,才慢半拍地反应过来,一时间就着急忙慌地从椅子上蹦了下来,小炮、弹似的几步冲过去扑到男人身上。细软的小胳膊紧紧抱住男人精壮的腰身,却也只是勉强将自己挂在那里,圈都圈不住。
  泛红温热的脸蛋与冰凉丝滑的衣袍紧紧相贴,闻到男人身上熟悉幽冷的香气,小孩委屈地扁了扁嘴巴,眼眶一瞬间红了,扭头将脸埋了起来。
  独孤九微微垂头看了一眼腰间挂着的胖团子,单手扶住了小孩稚嫩的肩膀,沉声重复了一遍:“椒椒,回屋去。”
  莫焦焦缓缓地摇了摇头,带着哭腔的绵软声音响起,却是罕见地任- xing -道:“焦焦不去,要九九抱着。”
  独孤九眉头微皱,抬眼看向不远处的青年。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