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每天都被老攻追杀怎么办[快穿]+番外 作者:云远天长(下)

发布时间:2018-10-11 10:33 类别:穿越重生

甜文情有独钟快穿系统
第112章 前夫是魔君陛下
  舒星弥另一只手覆了上来, 慢慢用他的体温捂热了魔君的手, 先是手指, 而后是手掌、手背、手心。如同清晨微暖的阳光一寸一寸攀上了峭峰, 流淌在山间的小河中。
  此时此刻, 魔君的眼神和埙的眼神倒是有些相似, 好像快要倒戈了, 但又不敢,只把一颗真心悬在那里。
  “你究竟是得了什么造化, 未修成人形就能说话?”昭月抱着那坛小草,兴致勃勃地问。
  “唔……下了一场雨, 很烫,把我体内烫出九个窟窿。”小草奶声奶气地说。
  其实前些年有个仙人一边喝酒一边驾云,饮的是大名鼎鼎的“千日醉”,据说喝一口就醉上一千年, 他酒驾脚下不稳, 一不小心,一滴酒从葫芦里漏了出来, 坠落到魔界, 正好点在这颗小草籽上,这才给小草籽开了九窍, 登时有了神智, 虽没有人形, 却有了人的思想, 它在林子里经常听到说话声, 听得多了便会说了。
  小草受了九日的浇灌,便化为一个小小的婴孩,趴在坛子上。
  少年和昭月起床浇水的时候着实震惊,一般来说植物成精化成人形少说也要几百年,这小草倒是造化极高,可能以后是个不得了的小妖怪。
  “呜呜……”小婴孩眼泪汪汪,对着两人伸出了又短又软的手臂,十根手指肉呼呼的,在空中抓挠。
  少年将婴孩抱在怀中,只觉得怀中一团柔软温热。
  “好粘人。”少年说着,摸了摸婴孩的头,昭月凑在他旁边,伸出食指,婴孩便把他的手指攥在手心,昭月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张开了怀抱:“来,爹爹抱抱。”
  少年托着婴孩,要送去昭月那里,婴孩松开昭月的手指,死死巴住少年的衣襟,摇了摇小脑袋,只往少年怀里扎,嘴里嘟囔着:“我饿,我要吃奶。”
  吃奶。
  少年微微歪头,陷入了思考。
  不得不说,他的生理知识十分薄弱,没有经过系统- xing -的学习,就连观察也没有好好观察过,一千二百年都在闭关修炼,剩下两百年也尽是在军营进行封闭- xing -的训练。
  军营里也有女将,但没有女人在军营里奶孩子。
  好在他之前有幸去过人间,看到过人间的女子是如何喂奶的。
  虽然并不了解那是怎样的过程,但他还是保留着一个模糊的印象……
  敞开衣服,把婴儿按在胸前,持续一段时间,应该是类似那样的行为。
  少年面无表情、毫无羞耻心地解开了自己的衣扣,露出左胸,平坦得可以立上十颗蛋,分明是一滴奶水也没有,婴孩的嘴唇吧唧就凑了上去,含得没轻没重的,少年被咬得有些痛,不禁微微皱眉,但仍在隐忍着。
  昭月眼睛都直了。
  这个小魔头在干什么?奶孩子?用他那平原般的小胸脯奶孩子?怎么可能奶得上?
  舒星弥不禁捂脸,扶墙,自己当年还干过这事儿?
  魔君淡淡望着他,神情仿佛在说:你这种事情我见得多了。
  “这样不行的……”昭月上前把婴孩从少年怀里抱出来,婴孩嘬了半天,一滴也没吃到,顿时委屈得不行,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惊天动地:“呜啊……”
  少年一脸无辜,扣子都忘了系上:“他怎么哭了?”
  难道是自己被孩子嫌弃了?少年不禁有些失落、内疚,怀里空落落的。
  明明是自己种出来的小草,却不喜欢自己。
  “其实,”昭月组织了一下语言,认真地对少年解释道:“你没有奶水,他吃不到奶,所以才会哭的,不是不喜欢你的意思。”
  “怎么办?”少年的目光落在昭月的胸前:“你可以吗?”
  “我恐怕八成大概也许似乎可能也不太行。”
  昭月伸手变出一小碗羊奶,凑到婴孩唇边:“来,先用这个凑合一下吧。”
  婴孩只闻了一下,便扭着头躲开了,一副想要呕吐的样子。
  昭月又变出了牛奶、人奶,婴孩仍然哭嚎着不肯买账。
  “这草的口味真刁。”昭月换了只手抱娃。
  “啊,”少年眼睛一亮:“他是不是要喝无根水?草一般都是被雨水浇灌长大的。”
  “那个苦苦的,不好喝,我要喝露水,要花心里最清甜的那一种…”婴孩抽抽噎噎地开口。
  “……早说啊你。”昭月轻轻捏了捏婴孩温热的小脸蛋子。
  “孩子生下来总是要哭一会然后要奶吃的嘛,路过草丛的女人们是这样说的,所以我就这么做噜。”
  于是,在鸟语花香的清晨,少年和昭月便抱着婴孩去山谷里采集花露,婴孩吃得啧啧作响,可苦了那些开得早的小野花,一个个被吃得耷拉着花瓣。
  “轻一点啊……”少年一边抱着婴孩,一边提醒着,刚才被婴孩吃过的胸口现在还隐隐作痛,可想而知花朵也很痛了。
  婴孩吃饱之后,三人再一起回家。
  少年和昭月给小草取名叫千芊,是个繁盛、充满生机的名字。
  昭月就这样住了下来,他说要帮少年一起照顾千芊,千芊有时会突然哭闹起来,少年一个人忙不过来,有昭月在,还可以帮他一起想想对策。
  少年渐渐明白,这才是真正的“修炼”,每天都会有新的难题,每天都会有新的不知所措,但是,每天都会有快乐的事情。
  他会留千芊和昭月住在自己家里,并不是因为喜欢小孩子,或是将昭月视为好友、爱人,而是他想体验一种新的生活,一种类似“人间夫妻”的生活。
  千芊每天晚上都喜欢躺在院子里的矮榻上,沐浴在月华之中吸取精华,每当这个时候,昭月就会在被窝里等着少年,两个人在被窝里悄悄亲热一会儿。
  说到亲热的事,千芊三岁那年春天,昭月做春梦,不经意压在了少年的身上,他猛然惊醒,吓了一身冷汗,生怕少年会厌恶他,少年却只是静静地望着他,并没有拒绝的意思。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