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云水成安 作者:重赋

发布时间:2018-09-15 09:30 类别:古代架空

情有独钟灵异神怪前世今生
 
文案
 
宛霜城有名的大绣花枕头沈二公子往家里捡了一个从天而降的不明生物。
该不明生物头硬,能打,呼风唤雨,脾气贼臭,众人视其如洪水猛兽,避之不及。
沈二公子:还好吧,除了有点粘人,还挺好养的。
众人:那叫有点粘人?
沈二公子:恩......你们别怕他,把朝云神像塑漂亮些,兴许就好了。
 
阅尽千帆却披着怂包马甲的白月光受VS有权有势能打但是粘人粘成蛇精病的小狼狗攻。
情定三生,两世虐恋换一世白头,攻回回死皮赖脸缠,每一世受都表示我除了宠他还能怎么办?
年下,慢热,架空,HE。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溪,安朝昀,岚沉水 ┃ 配角:荆尧,韶光,梨央,独孤野 ┃ 其它:朝云神君
 
 
 
  ☆、第一章
 
  自一统天下百年的大和朝破灭之后,乱世持续未几,有能者脱颖而出,各自为政,辽国,姜国,陇国,奇迹般的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和平盛世。
  春分时刻。
  酒肆一隅,一根桃枝肆意生长,如美人臂一般贴近了窗棱,枝头的花骨朵憋了许久,终于按捺不住似的,倚在窗边灼灼绽放。
  窗边坐着一十七八岁模样的青衣公子,素襟玉冠,眉目是罕见的端庄疏朗,额际垂下一缕长发平添三分风流仙气,桃花掩映,生生将这小小酒肆的窗户变的如名画中景,人人路过都要多看上两眼。
  沈溪正心无旁骛的发着呆,一壁转着无名指上的一只指环,那是一枚不算昂贵的天河石戒指,青蓝色泽如碧波荡漾,倒是与他衣饰相称。
  突如其来一阵风吹下了蓬勃的花雨,霎时枝叶招摇,连着沈溪肩头长发也扬起,使他不得不腾出手来拂理鬓发。隔着一条街,两个结伴出行的少女用团扇猛地遮住半张脸,眼睛笑成了个月牙,小声道:“你说桃花是不是特意开给他看的呀?”
  所谓乱花渐欲迷人眼,沈溪自然是没收到那隔街而来的秋波,也没听到娇软调戏之语,他好不容把自己从花里风里香气里抽身出来,身边的小厮阿蛮已经支起了上半身,敏锐的推了推他的胳膊肘:“少爷少爷,蔡公来了。”
  蔡公是姜国首屈一指的大皇商,满腹经商才能,其女婿司吏部,强强联合,把控姜国主要的经济命脉。换言之谁得了蔡公的赏识,被一手提拔了做官不说,还相当于得了个聚宝盆,前途无量。
  这也是沈老先生令沈溪备了厚礼在此久侯的原因。
  沈溪仓促的整了整衣襟起身往门边,阿蛮将那实在的大锦盒双手捧了,一前一后,迎来一个大腹便便的老人,那老人两鬓灰白,精神却矍铄,双目炯炯,精明如鹰,身边簇拥着五六个随从。
  阿蛮及时贴上前,沈溪行云流水的笑道:“蔡公相——”
  二人自觉配合的天衣无缝,默契无间,将一对儿热情又殷勤,殷勤而不狗腿的待客主仆演绎的淋漓尽致,毕竟是沈溪事先排演过好几回的。
  谁料那蔡公游鱼似的一侧身错开,其随从一步上前补了空隙,“啪的”用肩臂使劲顶撞了一下,阿蛮险些捧不住礼盒,“哎哟”了一声后退,狼狈不及。沈溪的后半句话尚未出口,那大步流星的蔡公已经走到了楼梯上。
  “少爷他们——”阿蛮急道,沈溪一掩他嘴,二人顺势看去,楼梯上疾步走下来一个华服公子,笑容可掬,一手搀扶住了蔡公,另一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不知是不是感知到了他们的目光,那公子哥也抬眸,丢来一个耀武扬威的眼神。
  沈溪一阵无语,领着阿蛮追上前道:“蔡公相,晚辈是——”
  “沈德楷家的小儿子,我知道你是谁。”蔡公终于停下了脚步,几个随从将沈溪与阿蛮隔开,他们就这样就着梯度居高临下道:“我今日有事在身,你且忙你自己的事去,不用来给我送礼,我也不缺那点东西。”
  这逐客令下的可谓是非常的不委婉了,阿蛮面红耳赤,沈溪却从容道:“也罢,祝蔡公与赵世子吃好喝好。”
  他这态度简直像是松了一口气,赵扬原本笑的得意洋洋,此时却露出了一丝尴尬,但也转瞬即逝,客气道:“蔡公楼上请,小侄备了好酒好菜,就等您来一品,可不要在这里吹风了。”
  蔡公的表情如冰雪消融,呵呵一笑,二人你来我往的客套着,形似亲密无间的进了楼上的包间。
  沈溪转身出门,阿蛮尚且处于尴尬之中,加之楼下原本还三三两两坐了些人,不乏看这场热脸贴冷屁股的戏码而窃窃偷笑者,更是一刻也待不下去,跺了跺脚追出门。
  “少爷!”阿蛮道:“咱们就这么走了吗?”
  “要不然呢?”沈溪道:“蔡公相的态度摆在那儿。”
  “那咱们一句话都没说全呢!礼也没送出去!”阿蛮道:“少爷,咱们好歹应该分辩两句,风头全被那个赵扬抢了!”
  “抢就抢了,又不会少块肉。”沈溪笑道:“还替我爹省了好大一笔钱呢。”他驻足,用手指敲了敲那大锦盒:“这么多雪花银,留着自己花多好,送给那老家伙做什么?他说得对,他又不缺这些。”
  “少爷!”阿蛮快被他绕进去了,居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但打心眼里又憋屈:“你说那蔡公相是不是对你有什么误解啊?说话跟掺了钉子似的,叫人下不来台。”
  “谁知道呢?”沈溪道:“就有人天生看不对眼吧。”
  他一路潇潇洒洒的往回走,偶尔在街边的小摊逗留,浑然没有被奚落的愁容,暖风过面,青袍鼓动,更衬得肤色白皙,矜雅无双。
  这曼妙的氛围被阿蛮一句话打破:“可是少爷,你怎么跟老爷交代啊?”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前咒迷 作者:牧原筑野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