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捡到一坛桂花酿 作者:宴惟

发布时间:2018-10-07 09:42 类别:古代架空

种田文美食布衣生活市井生活
 
文案
 
西南小城,青石小街,邻街两酒楼。
 
一唤桂花酒楼,世俗得很,菜肴亦鸡肋,掌柜的是个只会吃不会做菜的一坛成精桂花酿。
 
一唤河海清宴,亦脱不了世俗,掌柜的却是个拥有一身绝好厨艺的药材商人,走南闯北,年近而立未曾娶妻,拿手好菜:八珍鸭。
 
还有一颗成精的五百年老石头,有一位永远奈何不了桂花酿掌柜的小二顺子。
 
大概是走南闯北见识丰富三十岁还不结婚攻&天不怕地不怕的老油条感情迟钝受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种田文 美食 市井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谭栀  祁殊 ┃ 配角:顺子  五百年成精老石头 ┃ 其它:市井生活
 
 
第1章 桂花酒楼
西南边陲小城,天幕稍暗,青石板小街,两道的商斋都挂起火红灯笼,其中又属“河海清宴”,灯笼最为火红,与之相对的桂花酒楼,则相形见绌,较之河海清宴的热闹嘈杂,桂花酒楼冷清许多。
 
桂花酒楼,楼如其名,俗气得很,掌柜不是名叫桂花的姑娘家。
 
酒楼食物味道可算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奈何这小城亦就这一家颇有牌面的酒楼,员外的老来子庆生,周家的公子娶亲,都来这热闹热闹,一来二去,亦算养活了桂花酒楼。
 
二楼,竹帘后,谭栀掀开竹帘一角,面色忿忿地喊:“顺子,顺子!”
 
“哎哎,掌柜唤小的有何事?”,顺子小跑上楼,兴高采烈地应声,不小心瞥到眼掀开的竹帘,顿时丧着一张脸。
 
“给我把膳房的胡瓜条给我拿来,我要拿来打牙祭。”,谭栀瞧了一眼面前的茶水,面色更加忿忿。
 
“食客若要食酸酿胡瓜可如何是好?”,顺子左右为难,龇牙咧嘴说道。
 
“谁欲食?就那几名食客,拿来给我嚼嚼,还怪脆甜怪欢喜。”,谭栀拔高了声调,剑眉顿时挑了起来,眼眸翕张。
 
“这······”,顺子绞着手指,看着谭栀,脚步不挪。
 
谭栀动了气,拍了桌面一声,扭头不看顺子,看着河海清宴络绎不绝的食客,更是憋闷,轻哼了一声,道:“还不快去?我还问你的罪呢?你请的厨子,分明是个不会做菜的草包。”
 
顺子一听竖起了肩膀,挪着步子慢吞吞地下楼,谭栀脸上这才有笑意,扭过头露出白净的犬齿,方才那股愁苦之气顿消,脸上满是少年得到欢喜之物的欣喜,急忙忙吩咐:“还有冬瓜条和梅子干,这茶水太苦了,我还要加些桂花蜜。”
 
“嗯。”,顺子闷闷应声,他就知道掌柜不会只要胡瓜条,要不是他拦着,膳房的吃食还未端上桌,就进了掌柜的肚子。端胡瓜条上楼前,顺子不免被小街对面的声音所引,望着那隽秀的“河海清宴”四个字,再转念到“桂花酒楼”的牌匾,心下也算释然。
 
顺子给他端了一碟冬瓜条,一碟梅子干,还有一小碗黄澄澄甜丝丝的桂花蜜,又给添了一壶新沏茶水,谭栀望着那碗桂花蜜,眼眸都愉悦地眯起,起身端过木盘,嬉笑道了句:“还是顺子你怜我。”
 
顺子恼他这幅没个正形的掌柜模样,“蹬蹬”地下了楼。
 
谭栀仍是一副嬉笑模样,拿起装桂花蜜的白瓷碗时,面色才严正稍许,黄澄透亮的桂花蜜顺着白瓷碗沿,缓缓淌落,恰落入茶口中,在水中化开,谭栀拿银匙搅了搅,急不可耐地倒入白瓷茶杯中,啜饮一口,果然不似方才那般苦涩难入口,眉峰也舒展开来,唇角显现一枚小涡。
 
望着河海清宴的食客,都没方才那般燥烦,他的桂花酒楼不过名字俗气了些,倒也不见得真比河海清宴差,谭栀拿着浅绿的胡瓜条,伸进盛桂花蜜的白瓷碗,沾了些许,正要送入口中,乌黑瞳仁一转,瞥了一眼楼下,又伸进瓷碗里狠狠剜了一道,飞快送进了嘴里,甜滋滋的蜜糖在唇腔化开,谭栀不禁叹慨,桂花蜜是这世间最好吃的东西。
 
天色全黑时,谭栀将桌上所有的吃食都吃了个干净,捧着酸胀的肚子,慢腾腾下楼,来到酒楼后院的挂花树下,为了喜庆,不高的挂花树挂了两盏红灯笼,谭栀眯着眼睛踢了踢树周堆砌的青石砖,揶揄道:“臭石头,你在不在里边?”
 
没反应,谭栀睁开了眼睛,又踢了一脚:“臭石头,你耳朵坏呢?”
 
仍是没反应,谭栀低笑一声,坐在青石砖上,颇有几分得意道:“我今儿个喝了桂花蜜,不跟你置气,我这就去抓你。”
 
裹着酒香的一阵风吹来,桂花树下,没了谭栀,树根的土里,赫然露着一坛桂花酿,大半个坛身埋在土里,只露出封坛的红纸。
 
 
 
 
 
 
第2章 八珍鸭
第二日,桂花酒楼。
 
昨日只有寥寥几位食客的大堂,今日只有一位食客,眼珠子还瞥了对街河海清宴好几回,谭栀亦顺着他的目光,饶有兴味地瞧河海清宴楼前,那两位姑娘家白皙细腻的手腕。
 
谭栀觉着今日酒楼的生意,可用一词形容,那便是“门可罗雀”,他虽不是做官人,可食客少,却是真真切切,河海清宴掌柜的,今日出了一招,那就是请了藏翠阁的两支花,一枝芙蓉,一支牡丹,听人说,藏翠阁的阿嬷要一人一日五十两银子。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