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四君·蛊惑 作者:酿生贫

发布时间:2018-10-08 11:34 类别:古代架空

情有独钟灵异神怪
 
文案
 
黑暗污秽、数百年根深蒂固的丑恶,其实也是可以抗争的。
 
梦阑珊四人组,只有一个玉留声没有写,补上玉留声的部分。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忘笑,玉留声 ┃ 配角:薛无涯,君兰 ┃ 其它:鬼欲章台
 
 
 
第1章 鬼欲章台
    我叫君忘笑,身在鬼欲章台。
 
  “寻了那么久,还不肯罢手?”我单手吊着额角,垂目看着阁楼下满目青翠。
 
  鬼欲章台是一个充斥着黑暗的地方,给人的第一感觉是- yin -森,而后是恐惧,最后,或许会演变成悲悯。不过,悲悯是鬼欲章台最不需要的东西,这里没有可怜人,一切情绪的转变,都只是一个必然的过程。这里虽然存在着精致华丽的建筑,却依旧透着令人发毛的寒气;虽然拥有美丽的花草树木、山川河流,却每每在不经意间化作噬魂渴血的恶魔,威胁- xing -命;虽然养着许多好看的面孔,却无法拥有一颗纯粹的心。
 
  在鬼欲章台,越是美丽,越要小心。
 
  但凡事总有例外,不过例外从来不会偏爱一个人。
 
  浣魂苑算是其中一个小例外。
 
  这里有美丽的花草,除了美丽,绝无任何威胁- xing -。
 
  阁楼下的绿草名叫“染瓷”,是很好的染料,花季在冬天,不过可惜,鬼欲章台没有四季,只有几处有少得可怜的阳光能透下来,草木枯荣被养成了一种诡异的循环,永远是枝叶干枯之后,才会有花朵盛开,而那些花的花瓣,无一不是布满老人一般沟壑纵横的褶皱,鲜艳浓烈地仿佛立刻就会死去。只有染瓷不一样,它像外面的花朵一样,花瓣水嫩嫩的,光洁如丝绸,用手轻轻一掐,便能掐出深红色的汁水来。染瓷的花瓣往往重叠了三四层,多的时候,一眼望过去,热闹极了,可惜的是,这些统统是传言,我根本没有见过染瓷花开。
 
  临妆蹲在那片绿草旁边,细长白皙的手指在绿叶里拨了拨,最后叹了口气:“居然连半个花苞都没有!”
 
  “若长出来半个还了得!”我闻声笑了她一句。
 
  临妆抬头,秀目瞪了我一眼,然后叉腰站起来,嫌弃地说:“我眼前可不就是半个人么!半个花苞有什么稀奇!”
 
  我学着她刚才的模样叹了口气,仰头饮了一口手里的酒,装作心痛的样子,说:“又戳我痛处!”
 
  忽的瞥见一个黑色的身影慢慢从外面走进来。远远看去,孤孑疏傲,仿佛谁也没有资格与他并肩而立,仿佛他生来孤独。乌发与衣裳融为一体,他垂着眼眸,盛气凌人、不怒自威,往往令人不敢直视。
 
  其实我没想过他会这么快过来。
 
  听着他一步一步十分沉稳地踩在楼梯上的脚步声,我捏着空杯子,如坐佛般一动不动。
 
  一直到他出现在我眼前,凝着(zhe)沉着(zhuo)漆黑的双眼看向我,仿佛换了一个人,容色柔软舒缓了许多。可看他面色稍显疲惫,应是这些时日奔波所致。黑色的衣摆上,还沾染了矿山上黄褐色的土灰。
 
  倒是他先开的口:“找我何事?”
 
  的确是我找他,可我也知道,有人暗示他来找我。
 
  不过我不打算挑明。
 
  我微笑着放下酒杯,却依旧坐在摇椅上,只是换了只手撑着头:“没事不能找你?”
 
  “我很忙!”他语调一沉,似乎不太高兴,我指了指旁边的椅子,他却没有坐下去,反倒朝我走了两步。
 
  “哎……”我又叹了口气,“你这架子都比以往翻了好几翻呢!”
 
  他是玉留声,鬼欲章台的四君之首——雨楼公子。
 
  在鬼欲章台,除却欲主之外,便是四君地位最高。若将来欲主的子嗣不争气,他便是最有机会上位的那一个。
 
  “叫我来听废话?”他依旧冷着脸,仿佛我做错了什么,用上位者洞悉一切的眼神看着我,企图震慑,却反而透露着一股似有似无地、堪依靠托付的错觉。
 
  不错!我把他这副姿态归结于错觉。
 
  身在鬼欲章台这样的地方,玉留声心中眼中依旧保有江湖豪侠的气质,但早晚有一天,这种气质会消弭殆尽,他也会变成规矩之下的工具,没有个人感情,没有灵魂,一动一静,全凭规矩!
 
  有时候,我也替他可惜。
 
  不过,我是最没资格可怜别人的人。
 
  摊了摊手,歪头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你的兄弟睡了我的侄子,你当如何处置?”
 
  四君没有血缘,却亲如兄弟,我说的正是四君的老二——雪妖公子。
 
  “君兰勾引雪妖,我还没问你的罪!”
 
  我的侄子君兰,比我小十一岁,我给他取字——亦缓,生的一副极好的皮囊,就好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仙君一般,美的很不真实,若非他偶尔会有些小- xing -子,我都快怀疑自己根本没有侄子,他不过是我臆想出来的完美人物罢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