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迷影喧嚣+番外 作者:焦糖冬瓜(上)

发布时间:2015-01-09 10:48 类别:推理悬疑

强强年下悬疑推理业界精英
 
  文案:
  八年前,伊恩从连环杀人组织“狩猎人”手中救下了如同精灵般的少年海利,与他建立起了非同寻常的关系。但当伊恩听说了海利继父的死因后,他却开始怀疑自己救下的也许才是真正的魔鬼。
  八年后,伊恩退伍,成为了FBI的一名普通探员,他的搭档则是长大成人的海利,妖冶而又神秘的青年。
  这个拥有天使的脸庞,难以预测内心的男子以各种方式撩拨伊恩的心弦,一步一步让他不能自拔。
  而海利特别的推理方式始终令伊恩难以放松警惕。
  ——“你是怎么知道凶手的杀人手法的?这不符合常理,太变态了!”
  ——“哦,我只是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我是凶手我会怎么做。”
  ——“……”
  ——“玩笑而已。你真信了?我换位思考的是受害者。”
  这其实就是一个正经八百严守底线的探员叔叔带着他腹黑BT小忠犬查案的故事,年下攻。海利二十三至二十四岁,伊恩三十一岁文案:
  八年前,伊恩从魔鬼手中救下了智商爆表但体力废柴的贵族少年海利。但当伊恩听说了海利继父的死因后,他却开始怀疑自己救下的也许才是真正的魔鬼。
  八年后,伊恩退役,成为了FBI的一名普通探员,他的搭档则是长大成人的海利,妖冶而又神秘的青年。海利特别的推理方式始终令伊恩难以放松警惕。
  ——“你是怎么知道凶手的杀人手法的?这不符合常理,太变态了!”
  ——“哦,我只是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我是凶手我会怎么做。”
  ——“……”
  ——“玩笑而已。你真信了?我换位思考的是受害者。”
  这其实就是一个正经八百严守底线的探员叔叔带着他腹黑BT小忠犬查案的故事,年下攻。海利二十三至二十四岁,伊恩三十一岁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悬疑推理 业界精英搜索关键字:主角:伊恩,海利 ┃ 配角: ┃ 其它:银牌编辑推荐:
  八年前,伊恩从连环杀人组织“狩猎人”手中救下了如同精灵般的少年海利,与他建立起了非同寻常的关系。但当伊恩听说了海利继父的死因后,他却开始怀疑自己救下的也许才是真正的魔鬼。八年后,伊恩退伍,成为了FBI的一名普通探员,他的搭档则是长大成人的海利,妖冶而又神秘的青年……这是一个正经八百严守底线的探员叔叔带着他腹黑BT小忠犬查案的故事,文章风格独特,作者以老道的文笔描绘出浓浓的欧风探案录。人物刻画生动,情节跌宕起伏,让读者欲罢不能。
  ==================
  ☆、蔷薇秘境 01
  伊恩睁大了眼睛,看着虚无一片的头顶,分不清楚光的方向。
  他听不见自己的呼吸与心跳,耳边却充斥着医护人员的叫喊声。
  “血液呢?他需要输血!B型血!现在!马上!”
  “初步判定心脏左心室穿透性伤口!必须实行紧急手术!”
  “麻醉药和手术室准备好了没有!”
  “布鲁克医生已经在临时手术室里等候了!”
  “布鲁克医生?你是说纽约的第一外科医生布鲁克?他怎么会到这里来?”
  “我怎么知道!至少伊恩·康纳上尉的生命还有一线希望!”
  伊恩的意识不断地陷落。
  半梦半醒之间,他看见了那个犹如圣堂天使般的少年,微卷的金棕色发丝,如同泻湖般典雅深邃的瞳眸,在昼夜交汇之时,光影在他的脸庞渡上一片神秘色彩。
  伊恩,我在这里,在这里——
  他向他伸出手,他的眼睛折射着细碎的光屑,世界陷入一片纯白。
  看着我!伊恩,看着我!你只能看着我!
  执着到纯粹。但越是纯粹的东西就越可怕。
  伊恩想要挪开自己的视线,可是少年的笑容拖拽着他的思绪,他的耳边是他的轻吟,以最温柔的姿态让他无从抗拒。
  不要相信他给你看的一切!伊恩!
  瞬间,那片纯白化作无止境的深渊。
  少年的身影不断坠落,他失望地看着伊恩,深渊在他的身下绽放出轻灵的蔷薇。
  脆弱而无害。整个世界充斥着花朵绽放的声音,铺天盖地。
  为什么你总是不相信我呢,伊恩。
  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所有意念逆流而来,呼吸涌向肺腔,伊恩猛地睁开了眼睛。
  光线透过营帐的缝隙照射进来,十分刺眼。他不得不别过头去。
  “哦,你醒了,康纳上尉。”沉稳而老练的声音传来。
  伊恩猛地坐起身,胸前的疼痛令他不得不再次卧倒。
  “这里是哪里……”
  “后方营地的临时医院。”
  “我睡了多久?”
  “两天两夜。”回答他的是少校克鲁泽。
  “长官……我的小队呢?”
  克鲁泽少校低下头来沉默了片刻,缓声道:“康纳上尉,我很遗憾地告诉你……你是唯一的生还者。那场爆炸的威力实在太巨大了。”
  伊恩的瞳孔一阵放大,随即他闭上了眼睛。
  “……支援队将你带回来的时候,来自纽约的外科手术之神布鲁克医生一直在手术室里等待着你。”克鲁泽少校继续道。
  “外科手术之神……吗……”伊恩用手背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像是那样的医生应该呆在大城市里,做着至少上百万美金一台的手术……怎么会来到这里?”
  “海利·拉塞尔。我真的很好奇他到底是怎样预料到你会受伤的,竟然在你出任务的那天,就将布鲁克医生送来了。”克鲁泽少校的语气中有几分诙谐,“现在你的性命属于海利·拉塞尔了。”
  海利·拉塞尔。
  伊恩在心理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舌尖触碰三次上颚,一次下颚。这个名字让伊恩下意识握紧了拳头,唇上漾起一抹苦笑。
  “那我宁愿死。”
  克鲁泽少校无奈地摇了摇头,“我理解,三百万美金你这辈子也还不起。但是活着永远比死要好。从主观上来说,死的情况有两种。第一种,你不想死,但命运容不得你活着。比如你的队友。第二种,你很想死,为了逃避某件事或者某个人。对于前者,我不予置评。但对于后者,我必须说,只有活着,你才有机会发现,你所逃避的恐惧的厌恶的,有可能成为这世上最美好的存在。”
  说完,克鲁泽少校将一封信放到伊恩的胸口。
  “听说海利·拉塞尔在这些年里寄给你的信足够塞满一个货仓,但你从没有打开看过。你在八年前救过他,对吗?现在他救了你。也许你该看看他对你说了什么。”
  克鲁泽少校起身离开,整个营帐只剩下伊恩。
  他抬起那个白色的信封,封口上是红色的圆形蜡印,就像是来自某部年代久远的哥特电影。
  古老、神秘、郑重。
  蜡印上的是被荆棘所缠绕的利剑。
  这是拉塞尔家族的家徽。听说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家族,有人说来自罗马尼亚,也有人说来自英国或者意大利。一直人丁单薄,却以无与伦比不可估量的财力及势力,影响着这个国家。
  伊恩打开了信封,将信取了出来。
  映入眼帘的是流畅优美的手写字,就像描述湖面倒影的诗句:亲爱的伊恩,我们已经有八年的时间未曾见面。我给你写了无数封的信,却没有接到你的一封回信,这真是一件遗憾的事情。想到你在硝烟弥漫战火纷飞的地方,我寝食难安。我知道以拉塞尔家族的影响力强迫你离开战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那样,你一定会恨我干涉了你的人生。我也曾想过请人捎回你的照片,但我不想被你误会我是个跟踪狂,所以只好忍耐。我经常会在睡梦中想象与你再度重逢的场景,那让我觉得由衷的快乐。可是今晚,我却梦见一朵锋利的蔷薇刺穿了你的心脏……所以,我聘请了布鲁克医生前往你的部队。无论怎样,请你好好地活着。
  别忘记我曾对你说过,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成为魔鬼,还是狩猎魔鬼的猎人。如果你还活着,至少我知道有一个人将一直看着我。如果你死了,我会为你复仇,哪怕将这个世界颠倒,哪怕追逐到地狱的深处。
  伊恩的手指抚过最后一行字,他可以想象海利在书桌前写下这封信的姿态,低垂的眼帘,在灯光下优雅挺立的鼻骨,还有绅士一般极有教养的姿态。
  其实他也不知道海利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
  毕竟分别的时候,他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少年。
  没想到一转眼,竟然八年了。
  继续让自己的灵魂在枪林弹雨中流浪没有任何的意义,到了他该回家的时候了。
  伊恩收拾好行囊,申请了退役。
  因为此次行动中优秀的表现,他被授予了紫金勋章,荣誉退伍。
  他回到了自己的国家,而他的队友们却永远留在了异国他乡。
  打开公寓的门,一股灰尘的味道扑面而来。他花费了一整天的时间才将这里打扫干净,然后躺在刚换好的床单上。还没有来得及闭上眼睛,他接到了一通电话。
  “嘿,许久不见了,伊恩!”
  “无论是谁,确实许久未见。只是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伊恩懒洋洋地说。
  也许是某个高中同学,也许是某位远亲,听说他退伍回家于是打电话前来慰问或者联络感情。但是对于伊恩来说,他最想要的就是闭上眼睛享受一个人的孤独时光。
  “我是马迪·罗恩!联邦调查局纽约分部!你不记得我了吗?我在八年前是负责连环杀人案‘狩猎’的探员!你从‘狩猎’的手中救下了一个少年,如果不是你,我们永远都不可能侦破这个案子!”
  伊恩朝天翻了个白眼,“你打错电话了,联邦调查局的探员先生。”
  他不想再记起那个案子的任何细节,不想记得那个少年,不想再让自己的生活与那个案子有任何的联系。他只是想重新来过。
  “我是不可能打错电话的,伊恩·康纳上尉!你还记得八年前我对你的邀请吗?你拥有敏锐的观察力以及行动力,联邦调查局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我现在正式邀请你加入我们!”
  “我说你打错电话了。”
  电话那端传来一阵笑声。
  “我说了我不可能打错电话,因为我就在你的公寓门外。我亲眼见到你拎着行李走进门。”
  “妈的!你就不能让我好好待着吗?”
  伊恩从床上翻起身来,用力打开门,果然看见一身黑色西装的马迪·罗恩站在门外,得意地笑着。
  “你看起来沧桑不少。八年前,你还是个连胡茬都没有的帅哥。”
  “你看起来肥胖了不少,外加秃顶,你检查了血压血脂和心脏了吗?如果一切都很健康,联邦调查局真养人。”
  “好吧,因为我有求于你,我原谅你对我体型的无礼抨击。”
  伊恩将手机随意地扔在床上,拉过椅子坐下,瞪向马迪·罗恩,“探员先生,我才刚回到自己的家,你不觉得我需要时间调整心情然后找到人生的方向吗?”
  “更正,我现在不再是探员,而是联邦调查局纽约分部的负责人。”
  伊恩点了点头,“恭喜你高升,不过这些都不关我的事。”
  “当然关你的事。你应该知道我们FBI的职责内容里有一样是打击重大暴力犯罪吧?”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