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因与聿案簿录第二部07宝箱 作者:护玄

发布时间:2015-04-13 22:37 类别:推理悬疑

 
因与聿案簿录 系列之柒 《宝箱》护玄
 
 
打开宝箱,
福祸未知
 
旧日记里的明信片,记录了不知给谁的谜题。
遇上小海女王,东风即使不情愿也得加入解谜行列;循着线索,一行人深夜来到郊区废屋,无奈大师立时感应到灵界讯息,原本单纯的寻宝,硬生生掀开深埋七年的黑色过往
 
十年前,东风乃是学生身份,
那一年的重案,至今余波荡漾。
知道东风主动重返母校,明白往事的严司等人皆感诧异。
从不遗忘、把往事全放在心底的男孩,再次面临痛苦选择
 
 
☆、全一卷
 
  因与聿案簿录第二部 第七卷 宝箱
  楔子
  「现在是上课时间,你在这里干嘛?」
  坐在秋千上,他缓缓抬起头看向陌生的访客。   
  「你应该是附近小学的学生吧?」   
  他摇摇头。   
  「你该不会装病逃学吧?欸?学校教得太简单……等等,这些是你画的吗?真厉害……嗯?可以送我?」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叫   。」   
  ……   
  「怎么会怪呢,还不算难听啊。」   
  「如果你不喜欢在现在的学校上课,那么我教你如何?虽然我是高中……没关系吗?好啊,那约好,放学之后,来找我,我教你。」   
  「说好了。」        
  ***     
  「呜……呜呜呜……」   
  她一边擦泪一边走在黑暗的步道中。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也预期到可能没有任何结果,但是当事实摆在眼前时,难掩的失落还是铺天盖地的卷来。   
  怎么可能会不难过呢?   
  「呜呜呜……」   
  干脆蹲在路边,放声大哭了起来。   
  反正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人在乎过她,即使想要寻求个小小慰藉,也得不到善意的响应。   
  只是想知道而已。   
  「找不到啦……」   
  正沉浸在自己自暴自弃和悲痛中时,原本应该无人的半夜小路突然就照射进一道刺眼的光线,这让原本已经习惯黑暗的她瞬间无法适应,连忙遮住眼睛和脸,接着是强烈的剎车声。   待摩托车停稳后,谩骂声直接传来——     
  「干!靠夭喔!拎邹骂还以为看到鬼!」        
  -----------------           
  第一章 
  校园的篮球场上传来传球吆喝声响,伴随着球体弹动与交互跑步的声音。   
  地面上的深影也随着主人们不断跑跳着追逐,两场比赛就在大太阳下激烈的进行。   
  「传过来传过来!」   
  「致渊挡住挡住!」   
  场上热烈的斗牛,周围下场同伴们休息喝水说笑,三三两两的女孩子偶尔喊着加油,或是无聊的滑着手机,等待男孩子们的游戏停止。   
  抬头看了下被老榕树横挡住的顶上阳光,他按按遮阳的帽子,目光再次转向篮球场的方向。   
  「换人啦。」在一记三分球灌进后,这场比赛也宣告结束,场边的人也开始重新替换组合上场。  
  刚才抢下最多分的其中一名男孩拉着衣服擦脸,边和同伴嘻笑着,边离开篮球场,抛着手上的铜板,越过了中央草坪与伫立在高台上的舞蹈艺术铜像,像是打算去走廊上找饮料机买点凉的。   
  移开视线,他闭上眼睛小作歇息,打算等十分钟后离开榕树下,继续本来要做的事。   
  不过才过不到几分钟,原本的安静就给人打扰了。   
  「欸~?我好像这两三个礼拜都有看见你耶,你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   
  听见刚才在场上吆喝的声音后他睁开眼睛,看见那个去买饮料的男孩子就站在面前,笑得很友善,手上拿着两瓶运动饮料,其中一罐递向他。   
  「这个请你喝,今天真的很热对吧……」   
  「我不是女学生,谢谢。」打断对方的攀谈,言东风眯起眼睛。   
  「呃!」听见是男生的语气和声音,男孩愣了愣,有点吃惊,「抱歉抱歉,不过还是请你喝吧,我看你的样子好像真的很热。」   
  沉默了下,东风接过对方的饮料,道了谢。   
  咧开大大的笑容,男孩一屁股在旁边的空位坐下,「我叫林致渊,高中部三年级的,你是我们学校的吗?好像没看过你。」说着,他是比较好奇对方的头发,记得学校是有发禁的……   
  「以前是。」   
  「喔!学长好!」喝了口饮料,林致渊看对方似乎没什么想搭话的意思,想想还是自己开口:「所以学长是这几届毕业的吗?不过如果要找老师,可能要平常日才找得到喔,我看你都是假日来的。」他们这群人都固定六日下午会来打篮球,平常中午吃饱饭或下课时也会趁着五分钟十分钟出来跑一跑,所以他很确定只有六日才看过这人。  
  因为头发长长的,身影看起来又很纤细,他才会留意,以为是哪班的女同学。   
  虽然平常打篮球时候也会有不少女生跑来,当然目标是什么也很明显啦,不过固定时间又都离得远远的也没几个,上礼拜他们朋友休息时,才有人开玩笑说要来追看看,幸好那时候没人冲动。   
  「……十年前,国中部。」低头小口喝着冰凉的饮料,东风淡淡回应。   
  差点一口饮料喷出来,林致渊连忙转过头咳了声,「这样啊。」还在想应该是最近上大学的学长……   
  「你朋友在叫了。」   
  看向篮球场,林致渊果然看见几名同伴在叫喊,还有人拍着球,催促再下来打一场,「先这样啦,学长等等如果还在,看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吃饭。」   
  并没有点头答应,东风就看着高中生笑闹着跑回去重新加入比赛了,还稍微有听见几个人在问怎么样之类的话。   
  反正结果一定不会是这些血气方刚年轻小孩想要的,哼。   
  大致上又稍坐几分钟,他就提着饮料瓶离开树下。  
  ……果然这天气热得让人想杀人啊。   
  感觉气温好像没降多少,默默抹了把脸,龟速的往校门口移动。   
  都已经躲过一早上,那些家伙应该放弃了吧。  
  确认过时间,东风计算车程还有段距离,估计现在回家应该差不多可以避开烦死人的各种问候和喂食后,他才安心的往公车站牌移动。   
  虽说是假日,但是学校周围多多少少也是有学生出入。扣掉来运动打球的、社团乐队的,有些住得近的也和友伴相约好在学校外面等待,然后一起出游。除去那件学生制服,年轻干净的脸上还是掩不去青春洋溢的气息。   
  这年纪的小孩们大半应该还没太多外在实质的社会烦恼吧,顶多就是想着学业、恋爱,哪位老师特别烦人,或是要找什么借口溜出家门玩之类的。即使当年东风并没有特别混在小圈子当中,但是大致就不脱那几项了。   
  仔细想想,自己离家似乎也没找过什么借口,出门也不特别交代什么,总之有回家就没事,家里的人也不太会念,给了十足的自由。     
  「你说那个网友真的要请我们一起吃啊?网络上那个店看起来有点贵说~」   
  「安啦,他说要请就要请,你管他。」   
  「也是啦哈哈~」   
  偏过头,东风看见左侧后方的几名小女生嘻嘻笑笑的,拿着手机正在讨论,看来不像是要搭公交车的样子,就是坐在后面在打闹,显然是在等所谓的「网友」来接送吧。   
  「欸,前面那个女生好瘦喔。」    
  「真的耶……」   
  这次懒得解释自己不是女生的问题,东风向前踏一步,正要抬手拦公交车时,一辆飞速冲过来的野狼突然就剎在他旁边,只穿短衬衫热裤的车主帅气的将安全帽一脱,头发一甩,露出来的是东风见过几次的女孩漂亮的面孔。   
  「你不是阿因那个快饿死的朋友吗?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大老远就注意到人的小海爽快一笑,「真巧,老娘正好有事来这边,要不要待会载你一程?不然从这里回你家很远喔。」  
  「不用了。」东风摇摇头。   
  「免客气啦,阿因的朋友就是老……我的朋友,记得你也是黎检学弟,那大家都是自己人啊,来来来,等等顺便去吃个晚饭,我请客。」直接将摩托车熄火,小海张望了下,将车子往旁边的停车格牵。   
  有点想回对方谁跟你是自己人之类的话,不过东风还是把话吞回去,同时看见原本要搭的公交车就这样从面前呼啸而过,完全不停留,车屁股还赏他一记排气,就这样消失在马路彼端,「……」   
  正想要拦出租车立刻离开现场同时,也很快速停好车的小海甩着钥匙,不分由说的直接抓住他的肩膀,「正好你在这边,你脑袋不是也不错吗,这样就不用去拜托小聿了,你先给我拜托拜托,等等我做东,请你吃顿好料的。」   
  只觉得被某种强悍到不像女生的力道拖着走往前走,东风完全挣脱不了,「我……」   
  「天气热吃点酸辣的不错,不过你看起来好像胃不好,还是别吃酸辣凉冷了,老娘知道温补的店,带你去吃吃,然后请你去我们店里喝一杯。」很快的盘算好店家,小海腾出手,给朋友的餐厅发了讯息,留两个位置。   
  「我不用……」   
  「订好了,我有吩咐他们不要用油的,甜品你吃吧?他们家的甜汤很好喝的。」边说着,小海将手机插回后裤袋上,然后朝对街挥手。   
  这时,东风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半拖半拉的重新走回刚才的高中校园门口。   
  在警卫室前,一名少女正在对着他们挥手。     
  ***     
  「我叫舒星瑀。」   
  站在警卫室前,和小海约在门口的女孩有点尴尬的自我介绍着,「那个……小海姐是……是帮忙……」   
  女孩的声音越来越小,后面的话就这样消失在喉咙里了。   
  盯着和小海截然不同的女孩看了几秒,东风有点疑惑的转向一边的女性。眼前的女高中生摆明就是极度内向的类型,不但衣服穿得中规中矩,连发型也没有丝毫染烫,整理得干干净净,视线完全不敢对着他,就是很紧张的抓着衣角直看地面,很难和小海这种有凶气的女生画上等号。   
  「这是老娘最近认识的新朋友,因为有点麻烦,所以我正在帮忙。」眨眨眼睛,小海拍拍东风的肩膀,「本来想说今天载她去找小聿算了,没想到会遇到你啊。」   
  「……所以你所谓的帮忙是这个?」看着乖巧的高中生,东风也不懂有什么好帮,这种类型应该不至于惹上什么太难处理的麻烦吧。   
  和女孩对看了一眼,小海抓抓脸,「说来话长,不然我们去附近坐着讲好了,有够热——」   
  「学长!」   
  打断了小海未竟的话,听见有点熟悉的声音,东风才想起来还有个麻烦的家伙。刚刚果然应该当机立断甩开人马上回家才对。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