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室友人格分裂怎么办? 作者:谷肆(下)

发布时间:2016-12-20 08:02 类别:推理悬疑

悬疑推理年下
则握着她双手说多谢她出头说话,不然她大哥可能仍不会下定决心认她,两人说开了话,均是兴高采烈,一扫连日来的郁闷,约好了再找家店喝酒通宵去。
  女孩子想享受二人世界,程言和李冬行就被扔到了一边。
  大约走出了半条街的距离,程言忽然说:“我把围巾忘在酒吧了。”
  在郑和平的强烈要求下,程言答应多穿点出门,为了不再受到梨梨那条的荼毒,他前几日自己买了条深灰色的最简款。
  李冬行自然地转身:“我陪你回去取吧。”
  程言拦了拦:“不用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回家休息,我去去就回。”
  说完他就往自己手上呵了口气,紧了紧大衣,大步往回走去。
  狄俄尼索斯里灯光已暗,但门还没上锁。程言推门而入,就见江一酉独自一人站在吧台后,只开了头顶一盏小灯,手里拿着一个杯子,轻轻摇晃着。
  “打烊了。”他边说边抬头,认出了程言,“你是傅霖的朋友。还有啥事?”
  傅霖不在,他对女孩的称呼又从阿霖变回了傅霖。
  程言解开大衣的扣子,一撩衣摆,往吧台前面一坐。
  江一酉另拿了一个杯子过来,想给程言倒酒,被程言盖着杯口挡住了。
  “我来就是想问你一件事。”他捏着空杯子,也跟着转了转手腕,慢条斯理地开口,“你失忆过么?”
  江一酉眯了眯眼,笑了声:“失忆?”
  “对,失忆。”程言手一翻,把空杯子倒扣在桌上,抬起指尖轻敲了下玻璃杯身,“人的脑子,就像这个杯子,本来应该装满了关于过去的回忆。但有一天一失手,杯子翻了,里面的东西全洒了,或者洒了一部分,从外表看起来,杯子还是杯子,实际却大不相同了。”
  江一酉往后一靠,长腿伸展,皮靴点着地面。他笑笑说:“你以为我开始不肯认妹妹,是因为我失忆了?”
  程言探究式地看着男人,说:“合理推测。”
  江一酉:“要是我说我没有呢?”
  程言面不改色:“很多时候,人失去了一段记忆,旁人也许注意不到,连自己都未必会发觉。只是失去某段关键记忆的人,可能就会彻底变成另一个人。”
  江一酉学着程言口气,说:“就像傅松变成江一酉。”
  程言眉头一蹙:“失忆的滋味很不好受,仿佛以前的自己死了一样。就像这杯子,里面曾经装的酒空了,就是覆水难收,再怎么往里面灌新的,都不再是同一杯了。”
  他五指一收,紧紧抓住了那空杯子。
  江一酉反过来打量着他,笑着问:“你这么了解,是这方面专家,还是切身体会?”
  程言嘴角轻颤,低声说了两个字:“都有。”说完他就松开了杯子,神态轻松地把手揣回兜里,重新看向江一酉,“现今科技发达,通过一定医疗手段,也不是没有找回记忆的可能。”
  江一酉耐心地听他说完,掏出块绒布,把程言留在杯子上的指印抹去,放回架子上,淡定地说:“可惜啊,我要让你失望了。江一酉就是江一酉,从来不是傅松,就跟这杯子一样,拿出来之前就没装过酒。”
  程言一愣:“你确定?”
  江一酉抬起手来,在脑后一撑,懒洋洋地说:“我骗你干嘛?我是土生土长的江城人,从小到大除了旅游都没去其他地方待过,你要不信啊,随便找个以前认识我的人问问。那个叫傅松的人到江城才几年?我要是他,那我过去这么多年的哥们都是见了鬼了?”
  他说得坦坦荡荡,一点不像有所遮掩,连程言都无话可说。
  “至于妹妹,我还真没有过。”江一酉撇撇嘴,“我娘当初倒一直想再生个女娃,可惜计划生育不许。她老人家就住在城西,我有没有妹妹,她总该比谁都清楚吧?”
  程言脑子里一瞬间掠过了许多可能,包括江一酉还在撒谎,以及各种属于疑难杂症的精神疾病。他甚至遗憾了下师弟不在这里。如果李冬行在场,以其直觉,大概更容易判断出江一酉的精神状态。
  最后他不得不先信了这套说辞,声音愈发凝重起来:“你骗了傅霖?”
  “你们也别怪我。”江一酉抓了把微卷的长发,眉头有些烦躁地挤在一块,“都是男人,谁受得了一个漂亮姑娘整天哭哭啼啼地看着你,就希望你多瞧瞧她?你当我是怜香惜玉也好,鬼迷心窍也罢,我就……我就是看不得她哭。”
  程言想起傅霖当时的神态来:“她刚才那么高兴。”
  江一酉吐了口气,搭了搭程言的肩,恳求似的抬眼:“那个,先别跟她说成不?”
  程言深深皱眉:“你想装成傅松?”
  “至少等那女孩儿情绪稳定些再说吧。”江一酉嘟哝着说,抓起杯子一口喝干了,在酒精刺激下皱了皱脸,对程言晃晃空杯,“真不也来点?我请客。”
  程言谢绝了。
  他想起傅霖前些天形销骨立的模样,不忍心之余默许了江一酉的所作所为。但至少,他还不想这么快和这个决意扯谎的男人把酒言欢,做人同伙,从此成为一根绳上的蚂蚱。
  他满怀心事地走出酒吧,一抬头,就见李冬行还站在原地等他。
  青年就站在街边的霓虹灯下,晃动的灯光把他的脸染得一会红一会绿,却丝毫盖不住他看见程言的时候,眼里迸发出来的欢喜。
  “师兄,你出来了啊。”李冬行笑了笑,搓了搓手走向程言,“咦,围巾呢?”
  “我刚忘了,今天没带围巾出来。”程言说着,瞥见师弟软趴趴垂下来的刘海上沾着点白霜,露在外头的耳朵尖都红通通的,不知不觉放软了语气,“你傻不傻,非要在这吹冷风?”
  李冬行眨眨眼,一脸无辜傻气直冒。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