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杜康传奇 作者:文家三口的刀(下)

发布时间:2018-04-08 11:29 类别:推理悬疑

强强悬疑推理江湖恩怨
 
第92章 第十八章 兵不厌诈(一)
  “你这话越说越过分了!我跟公孙兄认识了七年,他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吗?”段穆飞气急败地从草木后钻出来,几步窜到杜少康面前。
  夜白和姜有财没有拦住,连忙跟了出来,挡在杜少康前。
  温方也沉着脸走了出来。
  公孙徵挑了挑眉,道:“几位一直躲在草木之后吗?”
  段穆飞指着杜少康道:“这个死穷酸说找到了魔教余孽,要过来套话,我不放心,便跟了过来!没想到他竟然在这里信口开河!”
  杜少康责难的看了夜白和姜有财一眼。
  夜白面色微红。
  姜有财辩解道:“段阁主非要跟过来,我们拦不住呀!”
  一个鹤发白须,仙风道骨的老人也领着几个人从树木后走了出来。
  众人见他,连忙起身行礼:“拜见宁则道长!”
  宁则道长是武当现任掌门正则道长的师弟,也是参见琴宴的几个德高望重的前辈之一。他挥了挥手,免了众人的礼,在梅雨亭中寻了个石凳坐下,先是看了看公孙徵,然后打量着杜少康道:“这位先生年纪轻轻,心思倒是蛮缜密的!多亏有你,文家才能揪出文远这个魔教余孽,保住了藏宝图!老道在此谢过。”
  宁则道长说完,对着杜少康一拱手,行了个大礼。
  杜少康知道他还有话,也不急着谦让,就听宁则接着道:“文远被抓个现行,证据确凿,不容他狡辩。但无凭无据,先生还是不妄加怀疑其他人为好!”
  宁则道长此话一出,众人脸色各异。
  公孙徵顿时心下了然,笑道:“噢!原来杜先生在耍一招‘兵不厌诈’呀!让各位藏在草木之中,造成只身前来的错觉。然后谎称那个文远已经把在下拱了出来,若在下真的和文远合谋,定然会杀人出逃!草丛里的各位正好可以抓现行。”
  “公孙兄果真聪明!”段穆飞道:“就是这样!这个穷酸不仅怀疑你和文远合谋杀害宋权,还怀疑你就是在塞外策划绑架文刀沐的那个江先生。依我看,那个江先生应该早就被天云山庄的人杀了!”
  公孙徵不怒反笑:“杜先生此计确实巧妙!可以用错了人!且不说在下根本没有去过塞外,更没有见过天云山庄的人!琴宴之时,在下一直都在宜春楼中,诸位都可以为我作证,我又是怎么跑到惜雪馆迷晕宋庄主呢?”
  众人都沉默了。
  夜白有些担心的看向杜少康。
  杜少康微微一笑:“琴宴之时,戏台上被白幔覆盖,我们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又怎么知道商羽公子一直都在呢?”
  公孙徵笑道:“在下确实不喜在人前弹琴,一直都有这个习惯!诸位虽然看不到人,但可以听到琴声,这难道还不能证明吗?白幔之内只有我和两个独臂小厮,杜先生不会以为,是那两个独臂小厮在弹琴吧!”
  听他这样说,有几个人低声笑了起来。
  杜少康不为所动,淡淡的道:“怎么不可能!我见那二人行动自如,配合默契,就像一个人一样。况且他们手指上都有茧,是经常拨动琴弦所致。想是跟随公子已久,耳濡目染,应付几首曲子,应该可以吧!”
  杜少康顿了顿,接着道:“那位江先生精通易容之术,事发当时,宜春楼的守卫也证实,商羽公子的一个小厮出去过。恐怕是商羽公子留下两个童子弹琴,自己易容成其中一人的模样,把宋庄主约出去迷晕。而且商羽公子和绿竹公子关系匪浅,对知音阁自是了解,宋庄主也对知音阁很熟,你们肯定也知道惜雪馆偏僻,不易被人察觉。”
  公孙徵笑道:“在下那两个小厮会不会弹琴,叫来一试便知!”
  杜少康冷笑一声:“恐怕你那两个小厮已经被你的伤寒药毒死了吧!”
  听了这话,公孙徵的脸终于沉下来,怒道:“杜先生,我敬你是绿竹兄的客人,一直以礼相待,可你一直平白无故的造谣中伤在下,是何居心?在下行得正坐得直,自问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段穆飞气哼哼的道:“你干嘛一直咬着公孙兄不放!他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姜有财也道:“杜老弟,你这说法,实在也太……”
  宁则道长咳嗽了一声,缓缓的开口:“凡是都要讲究真凭实据,只凭着猜测妄加推断,确实不妥。”
  面对众人的怀疑和指责,杜少康轻笑出声,他看着公孙徵,缓声道:“公孙先生,你不会真的以为在下没有证据便敢冒险来诈你吧!”
  公孙徵目光一窒,便见杜少康从怀里掏出一块白玉双鱼玉佩,放在桌上。
  姜有财本以为他会拿出一个像样的证据,不由得失望道:“这不是高人的玉佩吗?难道这就是证据?”
  “不错,这就是证据!”杜少康看向段穆飞道:“在下之所以会怀疑公孙先生,还要谢谢段阁主的‘君子蝶’!”
  “君子蝶?”宁则道长饶有兴致的看向段穆飞,道:“没想到,段阁主还有如此稀罕的东西。”
  段穆飞嘴巴动了动,干笑了一下,没有做声。
  夜白终于沉不住气了,问:“杜先生,这和君子蝶有什么关系?”
  杜少康笑道:“君子蝶并不是择人而驻,而是择香而驻。换而言之,就是哪儿香它去哪儿。跟人品什么的一点关系都没有。想来是段阁主想捉弄在下,才故意请我等来看蝶吧!”
  “哦!难怪当时段阁主涂的那么香呢!隔老远都闻得见!”姜有财大惊:“他以为他最香,蝴蝶就肯定会选他!”
  段穆飞脸色难看的快要滴水了。
  宁则道长感慨道:“早就听过君子蝶选贤的传说,原来其中竟是这种内情!穆飞,杜先生说的是不是真的?”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