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死无罪证 作者:斑衣白骨(中)

发布时间:2018-06-30 11:15 类别:推理悬疑

 
第64章 捕蝶网【32】
  贺丞很可耻的,很自私的,感到庆幸。
  “去哪儿?”
  陪着楚行云在车里静坐沉默了一会儿,直到下班后归来的车辆逐渐增多,小区保安朝他们投来谴责的目光,贺丞发动车子把车开上路。
  楚行云心里那道‘情伤’不深不浅,像是被小满不甚用瓜子抓出的伤痕,狠下心用手一抹,就平了。
  或许早有预料杨姝无法陪着他走到最后,所以对这段感情的潦草结束并没有许多伤感,只是有些人之常情的失落和挫败,算不上悲伤,但是足以在他心里留下印记。
  “找个地方吃饭,饿一天了。”
  他说。
  贺丞留意观察他的面部表情,发现他低头看在手机,脸上浮现出恍惚疑惑的表情。
  他觉得是杨姝在跟他说什么,或者是他在跟杨姝说什么,又或者是杨姝后悔了,想跟他和好?
  总之楚行云脸上那疑惑又诧异的神色越来越深。
  贺丞忽然向右急转,随着一声急刹车,车辆稳稳停在路边。
  楚行云被惯力狠狠甩了一道,还没等稳住身形,就听贺丞冷声道,“怎么了?需要送你回去吗?”
  楚行云捏着差点被脱手的手机,迷迷瞪瞪的转头看他:“啊?”
  贺丞紧紧抓着方向盘,绷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车窗前的车流人群,忽然牵动唇角露出一丝微弱的冷笑:“你难道还看不透吗?杨姝没有勇气也没有能力和你站在一起,你也给不了她想要的舒适安稳的生活,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虽然他说的很对,但是楚行云仍然感觉莫名其妙,一头雾水道:“你在说什么啊?”
  贺丞转头直视他,眼神笃定,坚毅,又充满勇气,一张底牌握在手里将出不出:“杨姝,我在说杨姝。”
  楚行云的眉头渐渐抚平了,沉默片刻,认真的看着他说:“杨姝已经过去了。”
  贺丞目光一闪,忙道:“那你刚才——”
  楚行云短促的笑了笑,扬了扬手里的手机,说:“工作。”
  贺丞忽然解开安全,倾身折腰往副驾驶逼近,抬起右臂把住楚行云身后的椅背,左手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转头正视自己。
  楚行云只觉车内光线一暗,下颚再次被体温冷淡的手指钳制住,不知轻重的力道仍旧捏的他下颚骨疼,不由自主的扭头迎上贺丞的目光。
  “楚行云你听好,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或许会很惊讶,但是你听着——”
  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封闭的车厢内忽然响起一道机械又悦耳的手机响铃。
  楚行云心脏猛地一跳,面上一慌,连忙拨开贺丞的手,连来电显示都没看,惶急的接通了电话。
  是杨开泰,告诉他今天走访的结果。
  今天早上,吴晓霜和吴耀文前脚刚走,他就对吴晓霜起了疑心,这个一直被他有意忽略的被害者未婚妻摇身一变变成孙世斌的‘同谋共犯’,虽然她的口供没有涉及本身,不足以引火烧身,但是这趟脏水她已经趟了,那就得走到底。
  他边听杨开泰说话,边用眼睛偷偷去斜贺丞。
  贺丞已经坐回了驾驶座,并且放下了车窗,胳膊架在窗户上撑着额角,侧脸绷的紧紧的,下颚线条不停的抽动,眼神狠厉又灼热,抓着方向盘的左手忽然攥成拳头朝方向盘上狠狠打了一拳!
  一声响亮刺耳的车笛融于车流,并不十分突兀,但是楚行云却心里一哆嗦,甚至萌生了下车逃生的欲望。
  不知道为什么,贺丞此番被打断的谈话,让他忽然想起在医院的那一次,贺丞作势要锁门把他困于病房之内带给他的无措和紧张。他预感到贺丞即将说出口又被打断的话是他接不住,且不敢听到的,所以他现在只想逃,而且迫切的想逃。不是逃离贺丞,而是逃离此时暧昧又古怪的氛围,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对贺丞的抵抗力有多低,无论贺丞对他说出多么荒唐的话提出多么荒唐的要求,他的意志力都会在贺丞的坚持下逐渐崩溃,他纵容贺丞已经纵容到了甘愿放弃底线迷失自我的地步。
  正因他预料到了自己无法和贺丞展开对抗,所以他现在慌不择路的想下车逃生。
  他也的确这么干了,但是车门锁着,此时又不敢和贺丞搭话,只好僵坐在副驾驶,心思全用在观察贺丞上,全然没听到杨开泰在跟他说些什么。
  他看到贺丞- yin -沉着脸,越来越怒,越来越恼,也越来越失落,眼睛里漫出一丝很柔软无助的悲伤。
  楚行云心里一动,心疼于贺丞无能为力的伤感和愤怒,忽然挂断了电话,咬一咬牙,很一狠心,打算让他把话说出来,无论是什么结果,他都愿意承受——
  前方路口忽然响起吵嚷声,顿时把他混乱又分散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两辆私家车在晚高峰的十字路口追尾了,被追尾的是一位嗓门大劲头足的女司机,在路人的围观下指着后车司机的鼻子骂,在交警还没赶到的情况下率先坐在了撞击自己车屁股的车头上。
  他们的角度巧了,在小型车祸现场的正后方,福特SUV驾驶台上的行车记录仪恰好把事件全程拍了下来。
  楚行云看看乱糟糟的人群,又看看正在直播的记录仪里的画面,敲了敲车窗,说:“咳,开门,我下去看看。”
  贺丞斜他一眼,冷着脸把车门解锁。
  楚行云推开车门,刚把右腿踏出去,忽然顿住,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坐了回去,紧皱着双眉倾身凑到记录仪前,发现SUV的车盘高,所以记录仪的拍摄角度高于一般的轿车,此时拍摄前方的人群,呈俯拍状态。如果换成底盘较低的轿车,拍摄角度就会比较低,是平视,或仰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吴晓霜提供的行车记录仪里的拍摄画面,和此刻福特SUV中俯拍的角度几乎一摸一样。
  重点是,孙世斌的灰色现代不是高底盘的SUV,而是低底盘的普通轿车——
  楚行云感到一股灼热的气血涌上头脸,烧的他面色赤红,瞳孔像是被击碎的一面玻璃,分割出许许多多凌乱的画面,仿佛是一副被打乱的拼图,一块块破碎的场景拼凑相接,看似毫无关联,其实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些被刻意搅乱,甚至被刻意捏造的线索都握在同一个人手中。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