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余生静默+番外 作者:四夕令雨

发布时间:2018-07-01 11:53 类别:推理悬疑

现代架空阴差阳错悬疑推理
 
文案:
人本身没有那么罪恶,罪恶的是灵魂。
余生,你要跟我一起走吗?
——————————————
他就不懂了,老大不小回个村怎么还能遇上诡异事件?难道是平时魔术变多把戏耍多遭报应了?
可是遭报应也不能全家都遭啊!
就算全家都遭,也不能遭的这么离谱啊!
风子默:我特么再说一遍,你别看我名字文绉绉的,但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城市人!……什么?我不到一米八?不到一米八怎么了!(╯‵□′)╯︵┻━┻
 
好奇心爆棚爱作死重情义魔术师受X稳得一匹从容自信强大队长攻
 
内容标签: - yin -差阳错 现代架空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子默,余声 ┃ 配角:楼少泽,沈旗笑,风明城 ┃ 其它:人格分类,罪恶,实验
 
 
 
第1章 第一章
  黄昏时分的乡村炊烟袅袅,扛着锄头预备回家吃饭的大爷拿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把汗,朝下坡路尽头一声吆喝,“你哪个村的?”
  就见半人高的石头后面虎头虎脑探出一个全副武装的人来,大夏天的戴着帽子墨镜和口罩,穿着暗色的防晒服,肩上还背着土的不能再土的树皮色背包。
  这人把口罩拉到下巴处,干笑,“大爷,顺真村怎么走?”
  “来看亲戚啊!”大爷隔着十几米大嗓门地喊,“往前走,走走就到了!”
  那人喉结动了动,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他从中午走到现在,一直在这月屯村子里打转转,却始终摸不到顺真村的大门,要是往前走能走到,他也不至于跟这绕弯弯。
  于是他也扯开嗓门,“我不懂啊大爷!”
  大爷扛着锄头走过来,大手往前一指,却是说起了当地话,叽里咕噜说了一堆,然后笑着拍了拍全副武装的年轻人,哼着不成调的曲子走了。
  那人颓废地杵在原地,敢情大爷会错意了。
  他扯下口罩,顺便连帽子墨镜一起摘了,武装下赫然是一副刚上过电视的白净面孔。
  ——虽然上的是地方台。
  他叫风子默,一名魔术师,时常活跃在各个地方台的综艺或露天表演中,算是小有名气。说到与这顺真村的渊源,就不得不说他小时候。
  十岁那年,他爹公司的仓库在顺真村这边,于是上面指派他爹来顺真村看管仓库,当时正值暑假,于是小风子默和小风子默的妈妈就跟着到这边来过过乡村生活,这两个月的时光不长不短,却在风子默二十五年的生命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近来做梦,他老是梦见有关这村子的一切,思忖着不知道十五年过去,村子会变成什么样。
  于是他推了近三天的活动,循着记忆跑来了这边。
  结果就是连村子都没找到。
  虽然几经波折,但所幸夏天的黑夜来得晚,天刚一抹黑,风子默就拉住一个穿着灰背心的小孩,“小伙子,你知道顺真村怎么走吗?”
  小孩子抬手指了指身后那些影影绰绰的平房建筑,用不怎么普通的普通话说,“就这。”
  风子默一拍大腿,可算是给他找到了。
  记忆里只剩下他们一家三口当时住的大院的模样,院门前似乎是一条泥泞的小路,长长的土路住了三家住户,他们院当时是最里面那一家。
  风子默停住了脚步,上下打量眼前的路。
  十五年过去,这条土路虽然变成了水泥地,却依旧没有安上路灯。他掏出手机来照明,水泥路上坑坑洼洼,但至少比泥巴地好走。
  天色不知不觉间又暗了几分,空气有些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降下一场大雨。经过第一扇大门时,风子默拿手机晃了一下,当初住着人家的大院已经荒芜,连锁门的铁链子都锈蚀的不成样子。
  但是这一晃,风子默突然警觉起来。
  顺真村人少,当年他们一家住的时候,人就很少,即使过了十五年,这点依旧未变,所以风子默一点也不在意只有他一个人。
  然而就在刚才晃过手机的那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影子在他身后一闪而过。
  浓重的黑暗将风子默的光亮挤成一团,他不动声色地用余光看了看身后,心里暗骂一声——他究竟是为什么要大晚上独闯顺真村啊?
  这年头,他要是在荒郊野外被抢劫杀害,尸体不得明年才能被发现?
  默默吸了吸鼻子,风子默继续走着坑坑洼洼的水泥路,一边盘算着自己这次带了多少钱,一边犹豫着还要不要在原先住过的大院里睡一觉。
  来之前,他的确有过在原来住过的床上再睡一觉的打算,但现在他十分没出息地动摇了。
  经过位于土路中央那户人家时,风子默手一晃,手机光稳稳地打在了院门上,没有往身后偏移丝毫——他毕竟是玩魔术的,手稳只是硬件之一。
  现在只希望刚才那影子是只过路的黄鼠狼吧。
  风子默心里苦笑。这第二户人家也是紧锁大门,铁锁上又是锈又是灰,狼狈不堪。
  然而手机光芒闪烁了大概五秒之后,熄灭了。
  这条路上顿时静悄悄的,黑夜铺天盖地吞噬了这里,压得人心脏难受。
  光芒骤灭,倒不是因为风子默手机没电,而是他突然捕捉到了一丝微光——从他原先住过的院中露出的微光。
  院中的平房窗户朝向与风子默相反的方向,光线又弱,风子默能注意到已实属不易。
  可就是这一丝微光,让风子默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的胆子一向不小,但却也架不住这接二连三让人脑洞大开的事情,一时犹豫起来,不知道该不该过去看看。
  一条少有人至的水泥路,两户大门紧锁早早搬走的人家,却突然冒出一家灯火。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