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朱雀 作者:retrospect

发布时间:2018-07-01 20:21 类别:推理悬疑

 
文案:
遇见沈知之前,见鬼是臆症。
1v1,he。
--
单元形式。
架空都市灵异奇幻探案,一个关于恋爱故事。
 
作品标签:架空都市 甜宠 年上 推理 HE
 
 
 
 
第01章 
  三月初,天刚暖和一些,树梢上悄悄发了芽,没想转眼繁城下了场大雨,那一点点初露端倪的暖意又迅速地缩了回去。
  雨从头天凌晨开始下,雨点拍打窗户的声音吵得人睡不着觉。这会儿- yin -云蔽日,雨是小了,但淅淅沥沥一直不见停,不管身上套了几件衣服都觉得那股- yin -冷的气息使劲儿往骨头缝里钻。
  乐丁予不露声色地攥住了袖口,把露出来的一小截儿手腕缩了回去,勉强挡了挡那无孔不入的- yin -冷气息,时不时见缝插针地应一声。
  身边的男人情绪激动的时候,卖力地挥动他的双手,正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这三个月以来,在他家中出现的怪事。
  乐丁予手指落在玄关处的木质雕花隔断上,男人见他蹙着眉似乎有些思路,遂安静了一些。他轻轻地嗯了一声,视线落在眼前男人青黑的眼眶上,他心里不着边际地想道:回去开两副安眠药,保准药到病除。
  “周先生,你是说最近的情况比之前还要严重了?”
  周奚颓然地垂下头,懊恼地说道:“刚开始的时候,时间只持续在五至十分钟,但现在……我甚至能感觉到她无时不在。”
  “除了找不到来源的哭声以外,房间里的木桌和床不停地晃,地震似的,”周奚说着指了指天花板苦涩地说道,“吊灯全部换掉了,怕掉下来砸到人。”
  乐丁予顺着他指的方向抬头看了看,那原本安置吊灯的位置装上了简单的节能灯。
  经过隔断,乐丁予绕着这栋房子走了一圈。这是一栋二层别墅,坐北朝南。他掀开纱帘一角,从阳台的窗户往外看,有河流环抱,按此来说这栋房子的风水理应不错。
  院子里的杂草长了老高,阳台似乎许久没人打扫已经落了一层薄灰,不止这些,这栋房子里每层转角便有摆放的盆栽绿植,还有和暖色壁纸并不搭调的八卦镜。
  显然在他之前,有不少人到这里看过风水做过调整。
  乐丁予问道:“这里平时还有人住吗?”
  “我们一家还住着,我爸妈前两个月回江州老家去了,他们俩年纪有些大了跟着折腾不起。我的小儿子今年考高中,离不开。”
  乐丁予看了周奚一眼,抬脚往二楼走。
  路过楼梯口第一间,周奚说道:“这是我大儿子的房间。”
  “对面这间呢?”
  “婴儿房,现在空着。”周奚推开门,婴儿房内的装设一应俱全,他声音疲倦中带着点笑意,继续说道,“大儿子今年刚交了女朋友,小孩子的事儿还有的等。”
  “第二间是我小儿子的房间,对面是书房。第三间是活动室……”
  乐丁予在走廊的尽头停住了脚步,在活动室的对面本该有房间的位置,突兀地辟出了一个小阳台,半弧形的玻璃被分割成八块。
  “可以开门看看吗?”
  周奚说了声可以,推开了活动室的门。
  雨声又大了些,阳台的窗户忽然被猛地吹开,重重地砸向另一扇玻璃,闷响了一声。乐丁予站在门口,这风夹杂着潮- shi -气势汹汹地扑了过来。
  周奚快速地走进了房间,抬手把窗户关上了,站在房间里对乐丁予安慰似的说道:“不好意思,早上开过窗,好像没有关严。”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血色飞快褪了个干净,毫无说服力。
  乐丁予顿了一下,侧过身往小阳台看了看,问道:“这儿是新辟出来的?”
  周奚有些惊讶,张了张嘴不禁哑然。这三个月之内,他在繁城找的风水先生已有数十人,房间里的摆设及破法,每个人说的都不尽相同。周奚被家里的不速之客弄得焦头烂额,常常是前脚把先生送走,后脚就按其所说改动布局,大大小小总归有几十次了,他记得不清,于是也一并略了,没打算与乐丁予说起。
  没想到乐丁予居然能猜到。
  “可是有什么不好的?”周奚问道,“半个月之前拆掉的。那位先生说这二楼,宅内- yin -暗,白天也需开灯,阳气不足,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这儿本来是书房,割了一半出来做了阳台。”
  “您站在门口看一下。”
  乐丁予站在周奚旁边,指了指房间内的窗子及小阳台上的窗子,说道:“顾前不顾后,阳气不足虽是破了,但周先生按照你们家的布局设计,本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但硬是被人为改成了穿堂煞。”
  “活动室关着门还好,只是周先生你们家的活动室应该多数的情况下都是开着门的。”
  周奚愣了一下,随即嗯了一声,承认道:“除了下雨和大风的天气,活动室这边光线足,房门都是开着的。”
  “前窗正对后窗。不聚气,不聚财。内气场快速流动极不稳定,严重的情况会有血光意外。”
  周奚听得心惊,忙问道:“那改回原来的布局?”
  “封窗。”
  “去那间屋子看看。”
  周奚嗯了一声,屏住呼吸开了走廊左侧第一个房间,这是他大儿子周誉的房间。
  “大儿子早上出门上班了,小儿子上学,我爱人最近回老家去看看,今天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
  房间的地上散落了几本书,与房间整洁程度格格不入。乐丁予皱着眉走进房间,在屋内绕了一圈,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他掀开被单的一角,地板和床之间没有空隙,他回头看了看周奚。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