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朱雀 作者:retrospect(12)

发布时间:2018-07-01 20:21 类别:推理悬疑

  那黑气聚成一团快速地俯冲,撞进了房间内周誉的身躯里。
  本在床上平躺陷入梦境中的人发出了一声接着一声痛苦的呻吟,他的身体因为痛苦而扭曲着。
  他并不清楚这是幻境还是真实,但现在的情况,他顾不得管那些。乐丁予想要跑进房间,却发现被挡在房门之外。
  那道被吞噬的门还存在着。
  乐丁予上下摸索着想要找到门的把手,可是纵使他急得额头发热,也并没有找到可以打开这扇门的方法。
  他只得不断地拍打房门,扯着嗓子喊道:“周誉!周誉!”
  期盼梦境中的周誉,能对外界的声音有所感应。
  然而他的叫喊并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在他拍门的声音中掺杂了另一种奇怪的声响。
  笃笃笃——
  这声音他在昨夜也听到过。
  乐丁予心头一紧,停住了拍打房门的动作,而门的另一侧回应似的笃笃笃响了三声。
  抬起头他骇然看到那团黑气正站在面前,那东西比他矮小,显现出人形,但面目以及身型都被黑雾包裹。
  静静地与他对视。
  分明分辨不出那东西眼睛的具体方位,但乐丁予知道,他被它盯上了。
  那股钻心的寒气从它出现的那一刻就没有放过他,乐丁予咬紧牙关猛地退后一步,与此同时那东西抬起手,那雾气朝他迅速奔去。
  乐丁予拼命地扬手去抵挡,一挥就在他的指尖消散,可是它却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聚集,他的反抗动作并没有持续多久,那东西已经出现在他眼前,冰冷的双手死死地掐住乐丁予的脖子。
  这一次乐丁予在它近身的一瞬间失去了反抗能力,眼睁睁地看着拿东西将自己提离了地面按在了书房旁边的墙上。
  呼吸被阻断,乐丁予手捂着脖子试图阻止那双手,他却根本连那东西的一根手指都碰不到。
  “滚。”
  乐丁予听到有人冷冰冰地说道,它的吐息挨着他的侧脸,凉得他骨头发痛。
  他的意识逐渐模糊,刺骨的寒意步步逼近,他连呼吸都带着冰冷的气息,手指不住地打颤,分明是初春的季节却犹如冰天雪地的冬日。而就在此时,他的唇边忽然覆上一片陌生又熟悉的暖意。
  “乐先生?乐丁予?”沈知揽着乐丁予的肩膀,他低着头在乐丁予嘴角蹭了蹭,说道,“快点醒来,是我。没事,没事了。”
  沈知微微挪开一点距离,他的口罩只戴了一半,蹭在乐丁予的侧脸上,有些痒。乐丁予对这一丁点感触并没有任何反应,他只察觉到对方是热源,他身体里的寒意实在太多了。意识到灼热的气息消失,乐丁予迷迷糊糊地凭着本能按住沈知的后颈追了过去。
  他的嘴唇覆着沈知的。
  然而这只能让他有片刻的慰藉。
  沈知因着他的动作,被扑得退了半步,沈知扶着他的腰,让两人不至于跌倒,一时顾不上作乱的罪魁祸首。
  这让乐丁予有机可乘,他伸手把人按在墙上,接着俯身重新将嘴唇与他贴合,蛮横地撬开了沈知的牙关,拼命地想抓住唯一的热源。
  对方的温度让他感觉到放松,乐丁予搂着沈知的脖子,拼命地压制住对方的动作把沈知按向自己。
  他明白他劫后余生,极度渴望证明存在,他追逐着那股灼热的气息。他的动作并不熟练,只凭着一头热的胡乱动作。
  耳边是乐丁予急促的呼吸声,- shi -热的气息不断地和他的呼吸交错着。
  他们挨得太近了,甚至于乐丁予趁虚而入舔到了他的上颚。
  沈知微微皱起眉,抬手按住他的后颈微微想退开一些,然而并未如愿,乐丁予微微踮起脚,仰着头又凑了过来,他的动作生硬,直接嗑到了鼻梁。
  乐丁予倒吸了一口气,侧着头再一次凑上来,沈知吃准了角度,偏了下头,留给他半个口罩。乐丁予似乎是嫌它碍事伸手一抓,看也不看直接扔到了地上。
  沈知见了,又气又笑。
  他开口笑着说道:“没想到乐先生指责我不够洁身自好,真的主动亲起人来倒是热情娴熟。”
  乐丁予全然不顾的又凑了过来,在他紧闭的牙关旁磨蹭,寻找突破口。沈知垂下眼看他,乐丁予紧闭的双眼,眼角还有些发红,生理泪水还粘在他的脸颊两侧。
  沈知抬起来想要推拒的手顿了一下,在挨到他手臂之前。
  他随意地靠紧了身后的墙壁,暗叹道,就当安慰他好了。
  乐丁予再次尝试,轻易地碰到了沈知的舌尖。
  他顿了一下,脑袋里忽然有些短路。
  忽然手臂被攥住,沈知稍稍用力,两个人倾刻间交换了位置。
  乐丁予背脊贴着墙,微微抬着下巴看沈知,他的嘴唇还有点红,乐丁予微微抿了一下唇,视线落在沈知有些破了的嘴唇上。
  注意到他的视线,沈知弯了一下嘴角,手撑在乐丁予的侧脸旁边,说道:“乐丁予,你知不知道你是在啃人而不是在亲吻。你不会,我可以教你。不用这么着急……”
  后续的话被渐渐消失的距离吞没。
  沈知轻轻掐住乐丁予的下巴,俯下`身吻住了人。
  他轻易地突破了乐丁予并不坚固的防卫,而乐丁予在他凑近的一瞬间手臂攀住他的脖颈缠了上去,乐丁予的呼吸还有发凉的体温,沈知把人牢牢地按在墙壁上,不断地用灼热的温度去安抚他。
  乐丁予有些喘不过气来,在分开的片刻像一条脱水似的鱼一样喘息。
  沈知俯身轻轻地在他嘴唇上啄吻,乐丁予抬起下巴微微张开嘴,手指反扣住了墙面。沈知抬手摸了摸乐丁予微微有些- shi -的额角,手指从肩膀滑了下来碰到了乐丁予的手腕。
  他的手指穿过乐丁予的指缝。
  乐丁予心猛地一跳,沈知已经扣紧了他的手。
 
 
第08章 
  靠得这样近,乐丁予微微仰着头才能看到沈知的眉眼,他不着边际地想,原来沈知这样高。沈知俯身遮住了书房窗口透出的光,将- yin -影笼在他的身上,而这却和黑雾裹夹威吓的- yin -冷不同,透着安抚人心的暖。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