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朱雀 作者:retrospect(14)

发布时间:2018-07-01 20:21 类别:推理悬疑

  话音刚落,沈知接过话头,说道:“周誉,要命不要命。想要命的话就全部坦白。”
  周誉听罢,低下头痛苦地抓了抓头发,不断地扯衣领,过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哑声说道:“商场应酬和合作方的人员有过接触。可是那些都是逢场作戏,生意结了这些事情就了了。不过是在女人的身上花了点钱,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就算是同时有几个交往的对方也没有争风吃醋的状况出现,更别说对我心怀怨恨,”周誉说到此处抬起头,眼神颇为凶狠道,“是哪个要害我,查出来我一定要让她去死。”
  “我先弄死你这个逆子!”
  周誉恍然抬起头看到门外站着刚接着周顷放学回家的周奚,他怒气冲冲地看着屋内的周誉开口说道:“你这样三心二意怎么对得起于家,你和卿晗青梅竹马一块长大,卿晗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你说这样大言不惭的话,在外面以工作为理由找女人,且不知羞耻不知悔改!你让我拿什么脸去见卿晗。”
  周誉脸色迅速退掉血色,随即又涨得通红。
  周奚发觉什么,回过头,看到于卿晗牵着周顷,不知何时跟着上了楼,此时也站在门外。
  刚才他们所有的对话都被她听到了。
  周奚感到羞愧,不知该对于卿晗说些什么,他偏过头看到周顷瞪着大眼睛看着屋内这些人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心针扎了似的疼,忙走过去蹲下`身使劲儿地抱住了他的小儿子。
  于卿晗走进房间,她环视屋内的众人,竟发觉没有一张熟悉的面孔,她的视线最终落在有些发愣的周誉脸上。
  她抿了一下唇,抬手把耳边的碎发挽起来,她开口说道:“我是来探病的。”
  她的声音很平常,甚至神态都保持着冷静。但是她苍白的脸却率先出卖了她,暴露了她的心情。
  于卿晗顿了顿,说道:“没想到……倒是叫我听到了这些事儿。”
  她微微笑起来,惨败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说道:“请让我和周誉单独谈谈。”
  沈知转身对着镜头打手势,起身说道:“张灏看到信号会暂时关闭周誉屋内的监控,你们请便。”
  于卿晗朝他点了点头,道了谢,她用得体的笑容努力地掩盖其中的酸楚。
 
 
第09章 
  周家别墅的隔音很好,关上房门之后,尽管只有一墙之隔,也并不能听到隔壁周誉房间的半点动静。张灏起身把蓝牙耳机递给周奚,并解释道:“周誉是本案既定受害者,和他有关的事都不再算隐私,监控画面可以关闭,但周誉和于卿晗说了什么却不能不听。”
  周奚看了看已经戴上耳机专注于里面声音的沈知、乐丁予、何初阳三人,他张了张嘴迟疑了一会儿沉着脸也戴上了耳机。   于卿晗的声音传过来,她的声音明明含着笑,听起来却比哭还难听,她说道:“我一直相信你,原来都是骗我的。”
  话音落了,隔壁的房间一阵沉默没人说话。周奚攥起拳头,恨铁不成钢地白了脸。
  在这时周誉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他说道:“卿晗,你相信我,我没有骗你。”
  “糊弄我的是那东西,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告诉你。自从……之后,我就经常做梦,那梦境就像书里写的,电影里演的极乐之宴,让人无法自拔。我无法形容那种感觉,我只能保证,我也是身不由己。醒来以后越发空虚,就、就和那些女人有了来往。但是,你要相信我,我的心里仍旧只有你一个。”周誉的喘息很急促,不断地妄图辩解。
  耳机里再次沉默了,于卿晗对于周誉的解释并没有表态。
  周誉的声音忽然拔高了些,他说道:“我分不清梦境现实。甚至没有意识到梦境是用来害我的幻境。就算是现在,我也不全然相信特调局的结论。卿晗,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是最清楚的。何况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不是说男人的心和身体是可以分开的?也许我就是这样的,我的心一直在你的身上,但我控制不了我的身体啊。”
  “是啊,我最知道你。我也最相信你。”
  于卿晗的声音依旧含着笑,仿佛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在任何可怕的情况下都不会被动摇。
  接着又是无力的沉默,耳机里电波发出滋滋滋的杂音,听起来像是于卿晗的啜泣声,听着让人感觉到难受。
  周奚却无法像他们两个一样保持沉默,咬牙切齿地说道:“怪不得我让他暂且把工作放一放,家里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可以搬去卿晗家暂住些日子,缓一缓。他不仅不肯,还气我请来乐先生,说一些神神鬼鬼不可信,这世上灵异闹鬼的是不存在的。不存在的,如今他亲自请来的人,特调局的话他也不信。他究竟想做什么?想信什么?信色字头上一把刀吗?”
  周奚一把拽下蓝牙耳机,起身想去隔壁把他那不知悔改的儿子揍醒,“与其让他被鬼迷了心窍,我宁可做那个现在就要了他命的刀。”
  见状,何初阳和张灏一左一右上前拉住了周奚,张灏开口安抚道:“周先生稍安勿躁,这件事情的根源在周誉身上,这样冲动的做法可能会前功尽弃。”
  周奚听罢重重的叹了口气重新坐了下来。
  沈知抬起头忽然和乐丁予对视了一眼,他拿下耳机,抬了抬手示意众人安静。
  走廊里忽然传来关门声,接着是有些沉闷的脚步声,那声音最终停在了房间门口。
  三声轻轻的敲门声,于卿晗的声音传了过来,喊了一声人:“周伯父。”
  周奚开了门,于卿晗垂着眼说道:“这是周誉许诺送给我的。我以为它该属于我。原来左等右等,等到现在才知道,也许我只是痴心妄想。”
  她说着将手中的盒子交给周奚,周奚皱着眉打开它,见里面放着一个水头极好的玉镯爱,她笑了笑说道:“对不起了,周伯父。”
  她看向房间内的乐丁予和沈知四人说道:“象征周家长媳的镯子,恐怕和我有缘无份了。请你们救救周誉,我能为他做的,目前……也仅仅只有这些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