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朱雀 作者:retrospect(20)

发布时间:2018-07-01 20:21 类别:推理悬疑

  他快速地后退,女鬼的速度更快,转瞬掐住了他的脖子,力气大到将他整个人拖到了半空中。乐丁予痛苦地挣扎着,女鬼此时已经发疯了。
  房间内的黑雾越来越浓,她会将整个周家都吞没。
  乐丁予飞快地咬破了手指,死死地按住她的肩膀用尽仅剩下的力气,朝她最为脆弱的天灵盖袭去。女鬼见他还有余力,疯狂地将他从半空中甩到地板上。
  乐丁予顾不上口中蔓延而上的血腥味,用手臂撑着地面,对着从衣服内掉出来的吊坠低声地念着,声音低沉,并不能让人听清他在说些什么。
  而此时俯冲向乐丁予的女鬼突然惨叫一声,凄厉的叫声不断地在房间内回荡。
  乐丁予攥住吊坠,那叫声与他身后的世界正在快速地剥落,漩涡一样将那些尘封的过往一并吞没。
  四周的震动停止了。
  乐丁予翻过身平躺在地板上,气喘吁吁地望着渐渐恢复原状的天花板。
  他缓了缓,抬头看向周围。
  周奚晕倒在老太太的椅子旁边,而被附身的周老太太似乎陷入昏迷,镯子突然脱出老太太干瘦的手腕落在了地面上。
  那镯子沿着一条线滚到周奚的手边,那黑血似得颜色一层层褪掉,爆出一层金粉似的颜色,随后恢复了上好水头的清亮碧色。
  一切都结束了。
  乐丁予长出一口气,肩头突然一重,他一颗心忽然被提了起来,手指发凉。
  真是见了鬼了!还来?
  “是我。”沈知低声笑道,接着他脱力般地靠了过来,抵在乐丁予的肩窝里,说道,“乐丁予,没想到你不仅能看到鬼,还会斩妖除魔。”
  乐丁予有些恍惚,他环视周围,屋子里的摆设全部完好无损,沈知方才藏身过的死角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墙角,地板一尘不染。唯有沈知苍白的脸和沾着血迹的嘴唇,告诉他,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乐丁予偏头蹭了蹭沈知,说道:“沈知。”
  事实上他并不知道他想说什么,只是想喊他的名字他,他气息不稳,喘息声停不下来。沈知闻言,欣然勾唇笑道:“需要我帮你平稳一下呼吸吗?”
  他俯身轻轻地在乐丁予的嘴唇上蹭了蹭,他用仅仅他们两个人能听清的声音,说道:“乐丁予,辛苦了。”
  乐丁予笑着说道:“谢谢。”
  “谢什么。”沈知眉眼微弯,手指按在乐丁予的衣领上,身型微动,动作却还未完成,身后忽地又是一阵- yin -风,房门被无声推开。
  沈知警惕地抬眼看过去,门口的老管家手中的托盘砸向地面,一声闷响,他惊慌地问道:“老太太,老爷,这是怎么了?”
  沈知与乐丁予对视一眼。
  他们以为的天翻地覆,不过是老管家斟一杯茶的时间。
  外面的世界还是那个世界,祖宅也还是那个祖宅,短短一瞬发生的事,老管家根本没有半点察觉。
  躺在地上的周奚转醒,他忍着身上的疼痛起身看到椅子上没有意识的母亲。
  老管家快步上前,查看周老太太的情况。
  只是晕过去了,暂时还醒不过来。周奚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抓着椅子的扶手,苍白着脸慢慢地喘息。
  老管谨慎地提醒道:“老太爷呢?”
  周奚攥起镯子,快速地越过乐丁予和沈知跑向老太爷的房间。
  乐丁予搭了把手,将沈知拉了起来,两个人不多言,缀在老管家身后也跟了上去。
  两人匆忙进入老太爷的房间,房门大开。
  周奚站在床头肩膀无声地颤抖,乐丁予蹙着眉上前,只见老太爷已于睡梦中死去,一双苍老的眼睛直直地看向上方的天花板。
  乐丁予查看四周,房间里并没有受到怨气侵袭的影响。
  他若有所思,互相想到什么走到床头顺着老太爷的视线向上看。
  只见那处的天花板仿佛遭受了物理震动,边角生长出一条巨大的裂缝。
  沈知问道:“发现了什么?”
  乐丁予听到细微的动静,他疏忽将身边的人拉远一些,并说道:“往后退。”
  此时那裂缝骤然扩大,形成一个四方形的口子,从里面掉落下一道折叠的木梯子。
  那斑驳的木梯子在空中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尖锐得刺耳。
  周奚面如死灰,他望着那梯子,周家隐藏多年不为人知的秘密,全部都在这里了。那女鬼被幽禁的房间,尽管他在记忆里无数次追寻,也想不起那是周家老宅的哪里。原来、原来这个房间在那之后就成了密地,它就隐藏在父亲房间的天花板里。
  乐丁予拽过圆凳,将受伤了的沈知安置好,沈知撑着身子想起身,乐丁予蹙着眉朝他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
  沈知见此无声地笑了笑。
  他爬上木梯子,手指轻轻地在台阶上一抹。
  尘封的入口有前不久留下的新痕迹,有一部分的灰尘被人抹去过。
  想来是周誉服侍老太爷那晚,爬进天花板取镯子时留下的痕迹。
  “父亲,你是不是知道镯子的事情。你没把这件事儿告诉母亲,也没告诉我。”周奚跪倒在床头痛哭流涕,他握紧了镯子,说道,“现在尘归尘土对土,您才放心去了是不是?”
  他哽咽着抬手盖上老太爷的眼皮。
  乐丁予撑开梯子尽头的挡板,迈进了尘封的阁楼。
  满室静默,空气中满是腐朽的味道,房间的摆设与画面中的情景别无二致,乐丁予推开窗户,看向外面。
  百年的石榴树枝桠横斜,在月光下仿佛肉眼可见地快速爆出一颗嫩芽。
  想来,就是她生前被幽禁的屋子了。
  可惜她再也看不到石榴花开了。
  周家别墅花园里花木柳绿花红,满目勃勃生机。
  萦绕两月有余的- yin -沉气息一扫而空,窗外不时传来鸟儿的叫声。
  周誉已从昏睡中脱离,有些许好转,他不需要再用医疗设备维持生命,但身体尚且虚弱。他坐在床上眼大无神的双眼看着天花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会儿哭又一会儿笑。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