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朱雀 作者:retrospect(21)

发布时间:2018-07-01 20:21 类别:推理悬疑

  虚弱的身体经不起情绪的波动,周誉不断地咳嗽起来。
  独坐在床边在周奚见他这幅模样,攥紧手指硬起心肠说道:“你真该感谢你看不上的江湖术士,要不是乐先生和特调局。你这条命早就丢了,以后我也不会再让你任- xing -妄为。等你的身体好了之后就老实在家待着,我不会再用周家的产业,帮你拉项目入投资,我也会和于家知会一声。哪天你真的想明白了,哪天于家再恢复和你公司的业务往来。”
  “至于你能不能靠自己立业,就看你能不能开窍了。”
  这一番话,周誉却仿佛听不见,也看不见眼前的周奚,他自顾自地继续哭笑着。
  周奚话罢,冷着脸堪堪压住心痛和悔恨关上了周誉房间的门。
  他回过头看到站在门口不知道等了多久的于卿晗,脸色稍霁。
  周奚说道:“卿晗,你要是还肯叫我一声伯伯。我就厚着脸皮为这逆子求个情。只要你愿意,这个家就永远是你的家。至于你爸妈那里,我就是豁出老脸,也只得为逆子负荆请罪。”
  于卿晗闻言,笑容温柔说道:“周伯伯,周誉的事,我并没有和家里透露过一个字。”
  她的声音温和,放得很轻,她对周誉的拳拳情意如今已经明了。
  这样一个眷恋周誉的女子,却不应该被如此对待。周奚听罢,感动之余越发愧疚起来,他握了握于卿晗的手,说道:“周伯伯曾许诺过你的,依旧作数。这栋别墅留给你,母亲年老,父亲撒手人寰,周伯伯想带着周顷回老家照顾老人。”
  “那女子家本就依附于周家,随着周家祖上败落也落寞了。这次回去,希望将来能帮到他们家,算是微薄的弥补。只是委屈你了,”周誉说道,“热孝成婚,就算是我作为父亲的儿子、周誉的父亲的一点私心吧,请你成全我这一点私心。”
  于卿晗笑着说道:“周伯伯放心,等周誉好一些,我们就回祖宅祭拜老太爷。”
  周奚点了点头,简单地收拾了行李,父亲的身后事还需要安排,他不打算在繁城多做停留。不多时,周奚带着周卿和乐丁予、沈知一一告别先行离开了别墅。
  乐丁予回过头,看到于卿晗站在阳台上,抬手挥了挥。
  她的笑容恬淡,再无之前所见的模样。
  她很喜欢周誉,从小的时候到现在一直没有变过。她认定自己会做周誉的妻子,会嫁入周家,侍奉周奚疼爱周顷,与周誉白头偕老美满一生。
  这是她懂事起就有的梦想。
  唯一的。
  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改变的。
  于卿晗手指落在阳台的扶手上,谁都阻止不了她,谁也不能破坏她的梦想。
  她的笑容扩大,挥舞的手透着新娘的柔媚与幸福。
  阳台还是那个阳台,一切恢复了原本的样子。于卿晗左手戴着周奚送给她的订婚戒指,光芒映- she -玻璃,晃出耀眼的白光。
  那道白光却似掺杂着绿,白得不够纯粹。
  乐丁予微愣,置身于特调局的车内里还有些恍惚。
  张灏坐在副驾驶伸了个懒腰,恹恹地说道:“终于完了,又是三天不合眼。老大这样下去,不吸收新鲜血液,我们几个迟早早衰。”
  乐丁予脑中有灵光闪过,却怎么也抓不住,他正想再回头看看,手机震动起来。
  是周顷打来的。
  驶向周家老宅城市的高铁高速  且平稳,周顷的声音本应很清晰,但却奇怪得很模糊,他开口说道:“小哥哥,爷爷回祖宅的时候。是我代替爸爸和哥哥守在爷爷身边的。晚上我睡在爷爷床边,他告诉我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是关于镯子的故事。”
  “爷爷最喜欢我,他说以后要把镯子给我的妻子,让我的妻子做周家的宗妇。”周顷的声音断断续续,“可是我是次子,哥哥才是长孙长子,嫂嫂才应该是周家的宗妇。那天碰到哥哥和嫂嫂吵架之后,有一次我又在那家咖啡馆遇到了一个人枯坐的嫂嫂。我想哄她开心,就把镯子的事情告诉了她。我告诉她,她会是我的嫂嫂,会戴上爷爷说的镯子,做周家的宗妇,哥哥爱她,我也会敬她。”
  “嫂嫂当时笑了。”周顷说到这里仿佛想起了当时的情景,语气也含着笑,“嫂嫂笑得可开心了。我以为,我的话安慰到了嫂嫂,我很开心能为哥哥做这一点事……”
  “喂?周顷?”
  乐丁予放下手机,周顷的话音终端,也许是信号不好,这通电话戛然而止。
  他错按免提的手机里传来笃笃笃的声音。
  这声音就像乐丁予在周家别墅里听到的。
  何初阳和张灏骇然对视,接着从后视镜看向乐丁予和沈知。
  周老太爷早就神智不清,老太太也不知镯子的事情,周奚更加不清楚。周顷为什么现在才提起这件事,而且他没有告诉过他的哥哥周誉。
  那么,到底是谁和周誉提起的?
  周誉是怎么想起去祖宅取镯子的?
  沈知偏过头看向盯着手机若有所思的乐丁予,缓声开口道:“破案是特调局的职责,捉鬼是你的宿命。至于其他的人和事和特调局无关,也不是你该管的。”
  乐丁予攥紧了手机,往后靠了靠闭上了眼睛。
  确实和特调局无关,也和他无关。
  只和人心有关。
  人心和冤鬼,究竟哪一个更加可怕?
  乐丁予哂笑,反手盖下手机,他的指尖上传来些温度。
  沈知的手轻轻地放在他的手背上,他睁开眼睛恍惚的神情渐渐恢复如常,他转过头,这时窗外周家别墅已经被远远的甩出视野,再也看不见那个阳台和那个阳台上的身影。
  于卿晗挥舞的手垂了下来,她转身离开阳台。
  耀眼的钻石光芒,掺杂着手腕间镯子的碧色。她的步伐依旧果断而坚决,笃笃笃一下下响彻在别墅的长长地砖上。
  笃笃笃——
  乐丁予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车子停在了他家街口,他看向前面的何初阳和张灏。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