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朱雀 作者:retrospect(24)

发布时间:2018-07-01 20:21 类别:推理悬疑

  因为太累的缘故,他连一个梦都没做。
  不知道多久过去,乐丁予才醒了过来,他还有点迷糊,睁开眼睛看到沈知似笑非笑地坐在床边看着他。
 
 
第13章 
  乐丁予张了张嘴,不清醒地发起了愣。
  “你就是这样来面试的?”沈知挑了一下眉,开口问道。
  乐丁予满不在乎地轻哼了一声。
  他的视线在乐丁予身上转了一圈,身体微微前倾,提醒道:“穿着我的衣服,床你也睡过了,还想翻脸不认账没有用。”
  乐丁予低头看了看身上套着的白衬衣,瞬间有点头痛,不过是随便在柜子里找到的,怎么这么巧就是这尊大佛的。不过覆水难收,他扯了被子挡在两人中间翻了个身,打着哈欠说道:“昨晚一夜没睡,一大早还要被沈队提审——”
  “嗯?”沈知有些意外,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乐丁予的瞌睡虫全部跑光了,他索- xing -从床上坐起来垂眸思虑片刻,抬头简单地说道:“我昨晚又撞鬼了。”
  他无奈地抿了一下嘴,手掌撑着床边想要起身。
  沈知忽地凑近,温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脸侧,乐丁予连忙往后退,确定他和沈知处于安全距离之后,警惕地问道:“干什么?”
  几乎在一瞬间,乐丁予察觉到他的意识过剩了。而沈知似乎把他看穿了,抱着胳膊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嘴角还微微地翘着。
  乐丁予:“……”
  此时,有个身影从沈知身后神神秘秘地晃出了半个身子,起先乐丁予还有点发懵,接着在那个黑色的影子第二次出现的时候,他一瞬间知道那是纠缠了他一夜的司机鬼。
  - yin -魂不散啊!
  特别调查局都敢进,也不怕魂飞魄散!
  乐丁予吓得连忙抓住沈知的胳膊,使劲儿把脸往沈知那边凑,完全把刚才拒人千里的气场丢在了脑后。
  结果被沈知一手按在了脑门上,镇压了。
  站在门口张灏有幸围观了全程,差点把手里拿着的饼干扔出去,脑袋里一行字嗖地飘过:新晋同事在老虎身上拔毛在众目睽睽下索吻失败,勇气可嘉感天动地。
  还有,老大的连环十八掌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张灏把饼干塞到嘴里,语重心长地劝说道:“虽然老大阳气盛,你再这样不知节制老大也是会肾亏的。”
  话音刚落,沈知冷冷地瞥了张灏一眼。
  张灏呛了一下,忙找了口水喝,补救道:“你看我们特调局的办公环境以及待遇,业内少有。公务员铁饭碗,除了标准工资还有奖金提成,从来没出现过拖欠工资的情况。楼上就是员工宿舍,省了你在外租房住的钱,还有供应三餐的食堂。而且就算你整天待在特调局里也饿不死。”
  “再说老大不是也在这儿呢?”
  乐丁予偏过头探究地看着张灏,他感觉张灏的话里有话,还没等他想明白。
  张灏清清嗓子说道:“住房问题、吃饭问题,就连恋爱问题都能帮你搞定,十项全能单位怎么样?”
  “奖金还想不想要了?”沈知冷不丁地出声道。
  张灏惊恐万状地捂住他招惹是非的嘴巴,乐丁予冷笑一声,他明白张灏的意思了。
  司机鬼飘到乐丁予身边,认真地说道:“我觉得行!”
  乐丁予头有点痛,眼神放空把他当作不存在。
  “福利待遇这么好还能解决个人问题,这地方像个高级酒店似的。总也不能一直没工作,朝九晚五的多好啊。”司机鬼见乐丁予没理他,飘到他的另外一侧继续劝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见乐丁予铁了心不理他,司机鬼有些委屈地低了低头,眼珠啪嗒一下掉在了被子上,它骨碌碌地一转,黑眼仁儿对上乐丁予的视线。乐丁予先是一愣,顿时忍无可忍——
  “把你眼睛装回去!”
  张灏吓了一跳连忙摸了摸脸,确定没缺东西。
  “你就别跟着乱掺合了,行什么行?”乐丁予又说道。
  司机鬼唔了一声,捡起眼睛简单粗暴地重新装进了眼眶,小声嘟囔道:“你心脏太脆弱了,多见见就习惯了。”
  乐丁予揉了揉发疼的太阳- xue -,不想说话。
  张灏见乐丁予一个人坐在床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地自言自语,缩了缩脖子觉得有点慎得慌,他朝沈知努了努嘴,指了指门外飞快地溜了。
  沈知回过头看向乐丁予,问道:“现在还在?”
  他知道乐丁予的情况,见他的表现也大致猜到了目前的情况。
  乐丁予微怔,望着沈知颔首。
  沈知凑过来用拇指蹭了蹭他的眼角,轻轻在那里落下一个吻,安慰道:“没事的。”
  乐丁予憋着一口气,他见到有鬼,倘若沈知在身边,他几乎会下意识地去寻找沈知,就像刚才那样。他耳朵有点发热,还没等说什么就和男鬼的脸对上了。
  司机鬼张了张嘴,半晌干巴巴地说道:“我一点都不觉得不正常,自由恋爱、自由平等。我支持你。”
  “走吧,带你随便逛逛。”沈知开口说道。
  乐丁予应了一声,跟着沈知出了休息大厅,沈知走在前面说道:“四楼五楼是办公区,从六楼开始是员工宿舍。”
  走到四楼,乐丁予站在走廊的尽头望过去,一层楼至少有七八间办公室,几乎每次见到张灏,他都要吐槽关于人手短缺的问题,这么多办公室,还是两层……他疑惑地问道:“有很多空着的办公室吗?”
  沈知简单地解释道:“特调局的设备存放在这层。”
  乐丁予啊了一声,两个人走到五层,沈知说道:“左手第一间是我的办公室,对面是张灏,张灏左边那间是何初阳。”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