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朱雀 作者:retrospect(35)

发布时间:2018-07-01 20:21 类别:推理悬疑

  他退了半步,脚下的地面也剧烈地震动起来,只听砰的一声——
  紧贴着墙壁的柜子倾斜了四十五度,乐丁予心口一紧,好在就在附近的张灏眼疾手快硬是用后背扛住了即将倒地的柜子,但除了柜子幸免于难之外,资料和档案散落了一地。
  就在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张灏抬起脸来凶狠地嚎叫道:“你们还是不是同事!为什么见死不救,我快被砸穿了!”
  何初阳被吼清醒了,连忙跑去撑住了倾斜的柜子救了张灏的狗命。
  “为什么?为什么?”司机鬼仍然立在墙角,嘴里反复地重复着这三个字。
  他的鬼气已有所收敛,乐丁予抿了抿唇向他走过去,在离他只有两步的时候,司机鬼敏锐地感知到乐丁予的存在猛地抬起头来,眼神冰冷声音里满是怨恨地说道:“倘若她十年前没有逃避,选择离开这里。”
  “她看到凶手了,一定看到了。”他冷笑道,“哈,她居然会选择一走了之。”
  “她如果没有离开繁城,没有把这件事儿当成个噩梦,改了名字换了- xing -别,蒙上眼睛就当作这件事儿没发生过!她活该,活该去死!”
  乐丁予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能理解余麦青当年的恐惧,明白她为什么会选择逃离那噩梦一样的恐惧,她逃了十年,乐丁予尊重她的选择但是无法赞同她。
  “我的依依,倘若她没有这样做……也许依依就不会死!也不会十年、十年也没能让他为此偿命。”司机鬼颤抖着声音说道。
  他的声音哽咽着,面色如纸只有眼眶猩红,那张脸孔是扭曲、破碎的。
  乐丁予看向司机鬼,司机鬼却并没有理会他,转而飘到白板前,他视线落在第三个受害者的照片上。他曾经见过这个女人——
  “是林昱升,肯定是他。”司机鬼笃定地说道,“他是当年犯案嫌疑最大的人。”
  林昱升平静地坐在审讯室,与特调局三人对视。
  张灏敲了敲桌面,问道:“秦桑甜,你认识吧?”
  他混浊的双眼动了动,接着转瞬又恢复了平静,他保持着与张灏对视的状态,说道:“秦桑甜是我的前女友,也是繁城连环杀人案的被害者,我曾经在案发之前扬言要杀掉她。”
  林昱升说这些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情绪,甚至可以称之为麻木,张灏皱了皱眉,林昱升沉默了半晌突然古怪地提了提嘴角,反问道:“问够了?”
  林昱升攥紧了拳头,忽地站起身来,椅子腿划过地面拖出一声尖锐刺耳的悲鸣,隐隐地能看到他额角冒出来的青筋和逐渐显露的急促的呼吸声。
  他像一只凶猛的怪物。
  “要不要我来告诉你们,当年警方是用什么理由扣押我的?”他双手撑着桌面说道,“我曾经在案发之前扬言要杀了她。她被抛尸的地方在我开车经常经过的路线,而且我还没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怎么?”
  “事到如今特调局是来炒警局冷饭的,是不是还要用和十年前一样的理由扣押我、折磨我。”
  他低笑一声,问道:“不是说特调局最擅长灵异诡案吗?我报案这么久了,也没见到你们有查出什么结果来。”
  沈知抬起眼皮瞥了他一眼,林昱升又说道:“如果这世上真有冤魂索命,不如你们快点把她的鬼魂召出来,我亲口问问她。我说我要杀了她,我真的杀了她吗?”
  “你们抓不到鬼,也抓不到真凶。”他说完大步流星地离开把审讯室的门甩得一震。
 
 
第19章 
  “这是踩到他尾巴了?”何初阳抬了抬眼皮,看了看没关严的门,皱着眉说道,“好歹出门的时候带好门,有没有点基本的礼貌。”
  特调局日常的工作就是面对各式各样的人和鬼,居心叵测的、满怀善意的、陷在恐惧中的、固步自封的,数量大分支多,早已司空见惯。
  张灏掏了掏耳朵,不禁咂舌道:“在审讯室里大喊大叫,像什么样子。”
  话音刚落,张灏只觉得背脊一凉,一阵- yin -风无情地扫过,他抱住了胳膊抖了抖,小声嘟囔道:“太冷了。”
  司机鬼快速地从墙壁一穿而过,四周的温度在不断地下降,他哑着嗓子骂道:“杀人犯,我今天就要你偿命。”
  说着将趁手的眼球丢了出去,接着伸手攥住了林昱升的脖子,但双手却在瞬间穿过了他的身体。他的所有动作,都无法对林昱升造成任何伤害。
  半晌之后,司机鬼突然愣了一下,注意到林昱升打开出租车的车门,却没有直接开车离去。他盯着车顶的taxi灯箱,眼神发直。
  突然偏过身靠在了车门上,看着地面低声发笑,笑声里还带着牙齿打颤的声音。
  难听又刺耳,司机鬼被他笑得心里发毛,微微低头眼珠掉到了手心里,再等他把不听话的眼珠装回眼眶。
  林昱升正坐在驾驶位上,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他沉默片刻突然趴伏在方向盘上。
  司机鬼看着他颤抖的身体和抽动的肩膀,不禁往后退了半步,他以为林昱升又要发疯似的又哭又笑,有些弄不清目前的情况,刚想飘进车里查看情况。
  出租车的车窗玻璃被叩叩敲响。
  一人一鬼被惊动,几乎是同时转过头看见了车外敲车窗的人。
  来人面目不清,肩上的警徽折- she -着光。
  林昱升眯了眯眼睛,没有急着开门,低声诡异地笑了几声。
  接着在急促地敲玻璃声的催促下,缓慢地伸出手指勾住了车门。
  司机鬼返回审讯室,屋里只剩下何初阳和张灏两人,他没进门,转身去寻找不见踪影的乐丁予。
  这么一会儿,跑哪儿去了?
  他在走廊里飘着,进行了地毯式搜索。
  乐丁予手里拿着资料,视线落在办公室的门上若有所思。忽然有颗头穿透了门,扭了一百八十度,正好和乐丁予对上了视线。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