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朱雀 作者:retrospect(4)

发布时间:2018-07-01 20:21 类别:推理悬疑

  来历不明乐丁予:“……”
  周奚却并不生气,拿起筷子说道:“吃饭。”
  “吃过了。”周誉顿了一下,说道,“我带沈队上楼看看。”
  周奚半晌才嗯了一声,再也没话了。等两人走了,周奚又放下了筷子,擦了擦嘴说他已经吃饱了,说着起身上楼休息去了。
  米饭才吃了一半,一桌子的菜根本没怎么动过。
  他慢腾腾地吃着东西,往二楼看了一眼。
  沈队?
  周誉找他来驱鬼吗?
  乐丁予被安置在周誉房间对面的书房,他洗漱之后上楼想要进门,刚好对门的周誉推开门,乐丁予抬了下手,算是打招呼。周誉冷漠地瞥了他一眼,擦着他的肩膀往楼下走。
  这一次乐丁予敢肯定,周誉对于他的到来并不欢迎。
  他左脸写着:立刻马上。
  右边写道:滚远点。
  乐丁予抿了一下唇,对于周誉的态度并不在意,推门进了书房躺上了床。
  他翻着小说,一边留意外面的动静,一直到十一点钟,周奚睡了,对面的周誉也不再反反复复的出门关门,别墅里彻底静了下来。
  小阳台缺的玻璃,晚上的时候周奚找了人临时固定了一层防风塑料布。这会儿风刮在上面,闷闷的声音传了过来。
  除了这有规律的声音之外,乐丁予等了良久也没听到动静,他眼皮打架,强撑着不让自己睡着,反复的折腾了一会儿,不受控制地跌入了梦境。
  睡得并不踏实。
  他忽然觉得身下的床一晃,他一时还有些懵,紧接着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哭声。
  这声音很近,像是就在耳边。
  那哭声拉得很长,尾音虚弱得让人心惊肉跳,只觉得哭泣的人随时即将断气。
  乐丁予猛地从床上爬起来,开门走到二楼的长廊。
  他注意到小阳台封上的塑料布消失不见了,他抬头看到了天上的下弦月,他往前走了半步,风从窗口不断地往房子里灌。
  哭声一直没停,他有些奇怪,走廊里除了他之外没有人在。
  忽然一阵强风。
  乐丁予抬起手臂挡了一下,他往两边看了看,惊愕地发现原本是门的位置全部变成了墙面,他回过头发现书房的门也消失不见了,他转身飞快地想往楼下跑。
  却发现这条不长的走廊,无论如何也走不到尽头。
  楼梯和房间全部都消失了!
  他咬了咬牙,换了个方向,朝着小阳台跑。
  乐丁予的心跳越来越快,呼吸声盖住风声和哭声,恐惧感将他牢牢地按住了。
  跑到窗口,他看到有辆白色的出租车慢腾腾地飘了过去。
  是前天他遇到的哪辆纸扎的出租车!
  乐丁予僵住了。
  这他妈女鬼还是打车来的?!
 
 
第03章 
  他再一眨眼,窗外的那辆车已经消失不见。
  而哭声徒然拔高,活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除了这些四周半点声响都没有,静得像除了他之外没有一个活人。
  他走到对面周誉的房间,刚想敲门,手顿了一下,他注意到这屋内没有任何动静。
  乐丁予突然背脊一凉,身后猝然有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他的心脏一下提到了嗓子眼,脑袋里的几根线砰砰地炸开。
  乐丁予手指死死地握住了门把手,僵硬着回头看了一眼。
  “乐先生?”周奚缩回了放在乐丁予肩膀上的手。
  乐丁予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见到是周奚立即松了口气。
  “周先生也听到哭声了?”
  周奚见他脸色稍微好了些,于是点了点头,说道:“其他人好像没事,周誉和他隔壁沈知的房间很安静,好像都在睡。”
  乐丁予皱了皱眉,原来下午的那个人叫沈知。
  周奚见他如此,便开口解释道:“希望乐先生不要误会,不是不信任你。特调的沈队是周誉做作主张请来的。”
  “特调?”
  “特别调查局,”周奚叹了口气说道,“周誉比较信任他们。”
  乐丁予虽有好奇并未多问,不一会儿哭声突然停了,周奚的精神显得很疲惫,没说几句便和乐丁予道别分别回屋睡觉去了。
  他刚躺下。
  门外又传来了轻轻的两声敲门声。
  乐丁予觉得有些古怪,接着听到了周奚在门外喊了一声他。
  他有些奇怪周奚为何会去而复返,但没迟疑下床开了门。
  开门之后,门外却空无一人。
  “周先生?”乐丁予试探- xing -地喊了一声,没人回应。
  他摸了一下脑袋,怪事太多,他也有些神经兮兮的。
  还未等他多做感慨,两侧的景象瞬间扭曲起来,地板剧烈地晃动,走廊的壁灯随着晃动忽明忽暗,他背后是一团深不见底的黑暗。
  乐丁予大气也不敢出,迅速地向稍有光亮的窗口跑,不敢停下来。脚下的震动愈演愈烈,前方的地板凸起一块儿,他眼快咬了咬牙不管不顾地踩上那块地板。
  与此同时,乐丁予注意到身边的景象扭曲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他慌乱地往前跑,脚下突然踩碎了东西,他猛地低头看去。壁灯被碾碎,玻璃罩内的灯泡闪了闪倏忽灭了。
  乐丁予退了半步,头皮一阵发麻,他意识到他正直立站在墙上!
  而地板诡异地存在在另外一侧。
  乐丁予顾不得这些,快速地避开壁灯朝窗口跑,下弦月的光越来越亮,他心中一喜,突然脚下一动,原本被墙面吞噬的房门突兀地出现,他踩在上面咚的一声,像是叩响了不知谁家的房门。
  紧接着像作为回应似的,门的另一头传来笃笃笃三声敲门声。
  他想逃离却发现他被困住了,他额角冒出一层冷汗,脚似有千斤重,让他无法离开。他脑子很乱,并不清楚这是周家的哪一间房。乐丁予突然反应过来,这不是他白天所见到的周家,这一扇门背后隐藏的东西……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