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朱雀 作者:retrospect(40)

发布时间:2018-07-01 20:21 类别:推理悬疑

  他激动地走上前,低头看着乐丁予,激动地说道:“你让我见见他。”
  乐丁予盯着他看,不慌不忙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费舍木攥起拳头,手里的照片被捏皱了,他手里握着的白手套也皱了起来,说道:“如果、如果他知道什么。他还有未了的心愿。我愿意,我愿意帮他完成。”
  话音落下,乐丁予沉默了半晌,拒绝道:“他暂时不想见其他人。”
  费舍木得到答案,怅然一笑,松开紧握的拳头,站在一旁一下一下地抚平捏皱的照片,嘴里反复地说道:“我懂我懂。”
  他说着抬头看向沈知,说道:“人多力量大。当年的事和人,我也算是了解,也许能帮一些小忙,回忆一些细节或者其他的。”
  张灏抱着胳膊,不耐地催促道:“什么意思?”
  “就留下我吧。那些个抛尸的地点虽然偏僻。但是也是赚钱的远途路线,现在闹鬼闹得厉害,有钱赚也得有命花才行。案件完结前先保护我一下吧。”费舍木挤出一个期盼地笑容,接着说道,“我们这个也算是双赢。”
  “这不是闹着玩吗?”张灏笑了一下,小声嘟囔道。
  半晌,沈知沉吟着点了点头。
  费舍木展开白手套,擦了擦额头伤口痛出的冷汗,终于把悬着的心放回了肚子里,朝着沈知讨好的嘿嘿笑。
  沈知推门进了办公室,这会儿张灏不在,只剩下乐丁予一个,他正拿着水壶浇花,他身边的司机鬼百无聊赖地摆弄着绿萝的叶子。
  在他推门进入的一瞬间,一人一鬼的视线都挪到了他的身上。
  “你还是认为林昱升、江决和费舍木是最符合心理侧写的三个人?”沈知开口问道。
  乐丁予闻言,点头抬头看着他道:“你要不是同样有所保留。怎么会答应费舍木留下来。”
  这时,沈知的手机响了。
  电话是来自市局刑侦队长葛意。
  刚一接通,葛意便风风火火地说道:“你们也不用费事儿再去查那些嫌疑人了。现在没嫌疑的都放走了,就剩那个林昱升。”
  “第八人遇害时,他没有不在场证明。态度极差不肯配合,问到不在场证明就三缄其口。局里这边基本判定他与此案有关。但没有明确证据,只能拘留48小时。”
  沈知应了一声,抬眼瞥了瞥身边的乐丁予。
  电话那头的葛意提醒道:“你们想怎么干我不管,但时间就这么多。48小时后,我也再没有办法能帮你们了。”
 
 
第22章 
  时针指向八点一刻,特调局调查室的灯亮起来。乐丁予身前的桌面上放着笔录册,他在上面记录着,时不时抬头看对面坐着的费舍木。
  费舍木思考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我当然认识秦桑甜,她和林昱升在没有每天都吵来吵去的时候,经常给林昱升送吃的穿的。依依也是,偶尔也会给袁子源送东西。我和江决、林昱升因为路线和换班的关系,和袁子源碰面的机会很多。我还分到过依依送来的老冰棍。”
  张灏抬眼看了看似乎因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而露出笑容的费舍木,开口问道:“秦桑甜和依依认识?”
  “不认识。秦桑甜下班来,依依是要放学之后,撞不到一块儿,”他说着握了握手里的白手套,“我晓得你想问什么。警方当年就没查出七个死者的交集。秦桑甜和依依确实不认识,非要说有什么共同点……”
  他话说了一半断了,半晌之后。
  费舍木攥着白手套擦了擦汗,笑道:“就是两个人笑起来都有酒窝。依依笑着和大家问好的时候,没人不说她甜的。”
  张灏瞥了眼费舍木的习惯动作,随手从兜里拿了包纸巾,丢了过去,问道:“秦桑甜笑起来不甜吗?”
  “是男人就不会喜欢强势的女人,”费舍木皱眉,为林昱升打抱不平道,“换成我,也受不了女朋友三不五时来查岗,张口闭口就是钱,林昱升那样的脾气,怎么受得了被她掌控。也怪不得一时冲动就下了杀手……”
  张灏闻言,敲了敲桌子打断了他说道:“对事别对人,问你什么就说什么,不需要发表你的主观看法。来说说当年的不在场证明吧。”
  费舍木赧然一笑,点头说道:“第一个受害者遇害时,我上的是夜班,打卡记录上有不在场的时间证明;第二个受害者遇害时……”
  这些话他已经在市局对着警方说过一遍,这会儿只不过是重复。
  张灏伸懒腰出笔录室,看一眼被带去休息的费舍木,等人走远了,他晃了晃笔录道:“没什么有用的东西,毕竟过了十年记忆模糊。真想找到细节,得靠何格格的仪器。”
  然而何初阳的仪器一多半都是用在鬼身上,这会儿正在加班加点改良。
  不知道具体需要多少时间。
  乐丁予靠在门边,偏头看向沈知,注意到他低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手机。
  他愣了下,问道:“有什么情况?”
  沈知说道:“葛意把江决和费舍木的不在场证明发过来了。”
  “还有林昱升的情况,张灏过来把资料整理一下。”
  张灏应了一声,放下手里的笔录,拉过白板。快速把资料整理了一遍。
  随后梳理一遍,说道:“在第八人受害时,林昱升没有不在场证明,他本人还不肯说那个时段在做什么,如今还在警局耗着。”
  “江决是换班的打卡记录,在被害时段内,无法在此期间杀害第八人并且抛尸。费舍木的不在场证明是超速违规拍照,也无法在那个时间点行凶抛尸。”
  张灏说完,扭过头抱着胳膊看了看白板。
  乐丁予瞥了瞥身侧的司机鬼,问道:听了刚才费舍木所说的感觉如何?”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