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朱雀 作者:retrospect(42)

发布时间:2018-07-01 20:21 类别:推理悬疑

  “没错,如果真是七人因第八人的死而集体出动,十年前的七个受害者都是全尸,哪里来的女鬼人头?哪里来的人头砸窗?已经被害十年,如果聚集成魂是在三五年的事,迄今也没有法力伤人,何况怨死的鬼魂,而且不确定真凶是谁,怎么会无故伤人。”
  而且费舍木的伤,何初阳只是简单的包扎没有细查,不排除人为的可能。
  他们可能被费舍木的说辞误导了。
  也许是费舍木自己弄伤的,那么……他想留在特调局,是为什么?
  乐丁予说道:“费舍木……撒了谎。”
  “我没有撒谎。”
  费舍木站在特调局熄灯后,光线昏暗的走廊尽头。
  他拉住个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重复道:“我真的没有撒谎 我就是慕朱雀的名而来的,当年朱雀解救政要人物的那个很厉害的仪器,真的收在你们的实验室里?”
  工作人员回头看了费舍木一眼若有所思。
  他是特调局科研室的新人助理,刚刚分配到特调局不到两个月,听费舍木言语之间对朱雀的崇敬不像假的,他其实也是因为听说朱雀的事情才想要毕业到这里工作,顿时对费舍木生出好感,压低了声音说道:“偷偷告诉你,确实收在实验室里,那台仪器就叫朱雀,仪器用的是可以把鬼怪打得魂飞魄散的子弹,据说是朱雀老祖宗的心口血做的。当年用来救政要人物后,就等于废了,那子弹独一无二……”
  费舍木闻言崇拜地看着工作人员,反复重复着说道:“真是太厉害了。”
  工作人员笑起来,得意说道:“不过那是几年前了,以现在的科技,要复制心口血不难,何哥做出来的子弹还在试验阶段,如果能量产,以后特调局捉起鬼来一爆一个准。”
  费舍木点了点头,恍然说道:“原来朱雀的出处是这个仪器……”
  “给我看一眼呗。”他抬眼,期待地说道。
  工作人员沉声拒绝道:“所有仪器都是何哥在管的,我想瞻仰都得走程序,你个外来人员不可能,不可能的。
  费舍木低着头,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真的不可能嘛?”
  工作人员思量着如何安慰一下这位朱雀的崇拜者。
  此时,费舍木抬起头,古怪的朝他笑了一下,说道:“多谢你告诉我这些了。”
  工作人员张了张嘴,说道:“不用……”
  谢字没出口,他的头顶乍然压下一片- yin -影。
  惨叫声很快消弭在走廊尽头,黑暗将它全部吞没了。
  一丝一毫都没有走漏。
  费舍木居高临下低着头,眼中笑意全无,抬脚随意踢了踢不省人事的工作人员,弯腰从他身上取下钥匙,转身走向实验室。
  厚重的铁门无声大开……
 
 
第23章 
  路口的红灯亮得刺眼,氤氲在夜色中的红漫长得令人无端烦躁。
  乐丁予靠着抱枕,心头莫名不安开口催促道:“沈队,能不能再开快点。”
  沈知歪了下`身子,从抽屉里拿出警灯,接着手伸出窗外将之往车顶一粘。
  伴随着警笛的声音,警灯的红替代红灯的红,车外的景色急速往后退。
  一时间将平静的水面搅出漩涡,十字路口各个方向传来紧急刹车声和此起伏彼的咒骂声。
  沈知打着方向盘,将车子调转九十度,飞快地驶入下一街道,“超速和闯红灯的罚单钱,从你工资扣。”
  司机鬼被甩得撞向前座,从障碍物里穿透,车子里面摆着的时钟、抱枕东倒西歪,他差点挂在了前玻璃外面。
  “我眼珠呢……”司机鬼摸了摸干瘪的眼眶,低下头去找他的眼珠去了。
  不一会儿,司机鬼捡起挂在时钟上的眼珠子,电子时钟上显示着23点13分。
  司机鬼把眼珠塞回眼眶,揉了揉眼睛,蹲在二人中间抱着膝盖转头对乐丁予说道:“再这么扣下去你工资要没了,迟早要上演《霸道上司太高冷,实习生以身还债的99天》。”
  然而乐丁予和沈知并没有理他,他不甘寂寞地嘟囔道:“书里都是这么写的。”
  车子驶出狭长的隧道,前车窗有一瞬强光,透过司机鬼的身体,乐丁予眼前一道白光,眼睛被晃得立刻错开了视线。
  乐丁予心中一动,连忙拿起沈知的手机,沈知并没有设置密码,手机上的软件也零零散散没有几个,他轻松地在邮箱里找到了葛意发来的附件。
  其中一张照片是费舍木的不在场证明。
  虽然时间不同、地点不同,但违规拍照的构图却差不多,也就和他们此刻一样。
  这个角度的强烈闪光灯加上车窗玻璃的反光,违规照片上并没有拍到费舍木的脸,只有一双握着方向盘的手曝光得过分惨白。
  沈知握着方向盘直视前方对乐丁予说道:“你怀疑真凶的伤势是假的,不在场证明也是假的。”
  “十年前警方找不到目击证人,现在依旧找不到。这一条路已经堵死了,”乐丁予将照片放大,继续说道,“警方找不到人证,只得将重点放在物证上,照片和行车记录仪造不得假 。但是人呢,如果有人别有用心,如果开车的根本不是费舍木本人。那么也就是说,用照片和行车记录仪作为不在场证明,这个论断就彻底垮掉了。”
  司机鬼倾斜着身子,将眼珠子贴上手机屏幕,困惑地说道:“再放大就全是马赛克了,凭我这一双可拆卸、全自动、可三百六十度近距离观察慧眼真的认不出是不是费舍木的。”
  沈知抽空瞥了眼乐丁予指腹之间扩大的模糊青影,说道:“老天没亏待我们。”
  司机鬼啊了一声,懵了,“大半夜在城市里横冲直撞也算没亏待?你们两个可急死我了,打哑谜也有个限度行吗?尊老爱幼懂不懂?”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