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朱雀 作者:retrospect(55)

发布时间:2018-07-01 20:21 类别:推理悬疑

  何初阳白了他一眼,他自讨没趣又看到另一边乐丁予从墙上一跃而下,他惊呼一声,“我靠——”
  没有预想的血肉模糊,那货居然凭空落在了半空中。
  葛意生无可恋地靠在了墙边,感叹道:“你们特调局他妈是杂技团出来的。”
  杂技团出来的沈知快速地移动到巨兽的后方,迅速地接着它背后满布的角向上。
  这一处是它的视线盲点,虽然长满了尖锐的角,但脖颈的位置是最为脆弱的地方。
  乐丁予已经牵制住它的注意力,就在这里!他不再迟疑,一跃而上抬起手肘击在它的裸露在外的背脊上。
  巨兽吼叫一声,疯狂地摇晃着身体,试图甩掉了它身上的两个胆大包天的人类。
  “小心!”
  乐丁予努力抓住它的两只角,双脚悬在半空中,他的脾肺都快被冲击力甩出去,整个脑子都是发懵的。
  而沈知无处凭依,一瞬间被甩了出去,身体重重地击在墙上。
  “老大——”
  张灏吓了一跳,连忙去喊脸色发白的何初阳。
  “沈知!”
  他喊完这一声,那巨兽似乎又在生长,它的- yin -影几乎笼罩了半个西京,他抓着它的角看向地面,沈知已成为了一个黑色的小点。他猛地感觉到嘴里涌上一股血腥味,他瞬间心一动,脚下找到着力点,立即向上攀爬,咬破手指快速在符上画上咒。
  那符金光一闪,巨兽身体猛地一颤,接着他毫不犹豫地将它贴在了它的脖颈上。
  巨兽快速地甩着尾巴,小巷的地面被它毁得不成样子。
  乐丁予使劲儿地抱着眼前的那只角。
  糟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他飞快地思虑着,到底下一步该怎么办。
  正当他思考的同时,巨兽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下去,像是突然泄气的气球。
  不多久就瘪了。
  乐丁予借了墙壁的力,喘着有些乱的气落在了小巷的地面上,他的视线落在沈知的身上,见他也正看向自己,他微怔了一下。
  小声嘟囔道,灰头土脸。
  沈知递了只手过来,把他拉了过来,顺手在他头发上摸了摸,没计较乐丁予小声的吐槽。
  他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走过来蹲下看那个被聚众围观的缩小版巨兽。
  那东西舔了舔前爪,胡乱地抹了把脸。
  看着模样和小猫差不多大,一条粗壮的长尾巴。
  那张人脸还在,与刚才别无二致,通体呈土黄色,无毛,它小声地唔了一声,背上的尖角此时显得有些人畜无害。
  张灏凑近了些,从墙根揪了根草逗它,“猫猫猫。”
  那东西前爪趴地拍在了张灏的手背上。张灏嗷地叫了一声,疼地在地上跳了两下,再看手掌,已经出了个红印子,上面还有刚烫出来的泡。
  沈知俯身,开口问道:“你是谁,从哪儿来?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是镇墓兽。”
  何初阳快速地在移动设备里输入关键词搜索,接着递给了沈知。
  网上的图片大多是从各地博物馆里拍摄的照片,均是模样谲诡奇特,若说与眼前这一只相同的倒是尚未发现。
  乐丁予对沈知说道:“相传,- yin -间有各种野鬼恶鬼,会伤害死者的灵魂。故,在陵墓中留有镇墓兽看守,是为了辟邪,守护墓主人死后安宁的随葬器物。”
  镇墓兽又说道:“我是来找我家主人的。”
  沈知应了一声,问道:“你主人是谁?”
  “我主人是个极有名望、才识的大家公子,是个可怜人,”镇墓兽放下前爪,瞪着眼睛弓起身子道,“岂是尔等小民能问的。”
  张灏闻言,轻哼了一声,十分不屑。
  情况太过诡异,他们不能确定把镇墓兽继续放在西京的街区里会出现什么事情,也同样不能断定它这些话里有几分真又有几分假。
  沈知挑着眉给张灏递了个眼色,张灏摩拳擦掌,为报一爪之仇。
  张灏歪着脑袋一手揪住了镇墓兽的长尾巴,把它悬在了半空,一行人浩浩荡荡把它拖走了。
 
 
第29章 
  瘪掉的缩小版巨兽显然杀伤力锐减,被揪着尾巴从闹市拎回了民宿,它疯狂挥舞着爪子轻易被张灏化解。
  镇墓兽皱巴巴的脸狰狞得更丑了,但毫无威慑力。
  张灏权当拎了只鸡,瞅着它直乐,不甘寂寞的和何初阳搭话说道:“通体无毛,连拔毛的工序都省了,下锅就行。为何格格科研助力刻不容缓!”
  好不容易进了民宿,张灏左手摸着下巴,诶了一声说道:“老大,有没有什么典籍记载过这东西什么味儿。”
  说着夸张地凑到镇墓兽的尾巴上嗅了嗅。
  “大胆!”
  镇墓兽气得翻了个空翻,试图一爪子消灭张灏,只可惜尾巴攥在别人手里,这个翻成完成了一半接着又只能保持大头朝下的姿势。
  沈知把口罩往下拽了拽,挑眉说道:“千百年间倒是第一次见随葬器物成了活物,你要是不怕毒死大可尝试。”
  张灏掐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说道:“这么丑,老大你确定这东西有毒吗?”
  回了民宿,趁着张灏弯腰解鞋带的时候,蓄力已久的镇墓兽后爪蹬上墙壁,尾巴在张灏的手腕上缠了两圈,快速地收紧,接着猛地一跃踩上了张灏的后背。
  手指脱力,那条尾巴迅速脱离了桎梏。
  乐丁予短促地喊了一声,还未等有行动,镇墓兽犹如一道黑色的闪电蹿进了客厅,乐丁予没迟疑飞快地越过了身边的何初阳追了过去。
  沈知冷嗖嗖地看了一眼张灏,转身跟着乐丁予跑了进去。
  张灏自知理亏,对着沈知的背影竖起三根手指光速认错说道:“办事不力,回去扣发当月奖金!”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