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朱雀 作者:retrospect(9)

发布时间:2018-07-01 20:21 类别:推理悬疑

  没人说话。
  楼上传来清晰的脚步声,一声盖过一声,频率并不高,像是有人在楼上的地板上跳舞,动作有条不紊。
  咚咚咚——
  这声响因为他们的安静而越发放肆起来。
  身边周家父子显然也听到了楼上古怪的动静,周奚拍了拍周顷的脑袋把他小心地回护在怀中,不断地伸手抚摸他的头发。
  乐丁予放缓了呼吸,不禁掐住了食指,指尖都是凉的。
  现在要怎么做?
  短暂的时间里,他飞快地想着解决办法。
  忽然楼上出现个黑影,周顷攥紧了周奚的胳膊,受不住惊吓短促地叫了一声,又埋到了周奚的怀里。楼上的黑影被他吓了一跳,皱着眉小声嘟囔道:“小孩子真麻烦。”
  待看清楼上人的模样,张灏招呼人快些下来,那人走到客厅,张灏抓着他的胳膊介绍说道:“他就是刚才我提过的何格格。”
  被称作何格格的年轻男人拍开张灏的手,接着嫌弃地拍了拍刚才被张灏碰过的袖子,说道:“特别调查局何初阳。”
  他话音刚落,乐丁予的视线落在了何初阳拿着的仪器上。
  “小名格格,”张灏笑嘻嘻地补充道,“是我们队里的医务。”
  何初阳应了一声,说道:“刚才张灏敲门的时候,我从后门进了周誉的房间。周誉的身体状况我已经检查过了,奇怪的是他的脉象紊乱,但其他的却并无不妥。”
  “他什么时候能醒?”周奚问道。
  “这个不能确定,”何初阳摇了摇头,随即顿了一下又安慰道,“不过别太担心。”
  种种迹象都表明,周誉是特殊被对待的那一个。
  沈知说道:“因为从一开始它的目标就很明确,所以周先生和周顷没有被幻境控制,自主或被打断睡梦醒来,可以行动自如。”
  周奚痛苦地重复道:“为什么是周誉?”
  然而并没有人能解答这个问题,一切只能等到周誉醒来,才能做下一步的打算。
  “老大我先出去了。有事联络我。”张灏说完往门口走去。
  何初阳朝沈知点了点头,转身也跟着张灏一块会儿往外走。
  乐丁予看了一会儿,突然袖子被拉了一下,他往身后看了一眼,看到周顷站在他身后,抬头正看着他。
  周顷开口问道:“真的有女鬼吗?”
  还不等他回答,他开口又问道:“为什么要害哥哥,是因为哥哥惹嫂嫂生气了吗?”
  乐丁予讶异于周顷乱转的思路,他摸了摸周顷的头,问道:“你哥哥不是还没结婚吗?怎么会有嫂嫂。”
  周顷笑起来,说道:“是未来的嫂嫂。”
  他听罢拉长了声音哦了一声,小小年纪嘴挺甜的,而且很听话,他又摸了摸周顷的头发说道:“小机灵鬼儿。”
  “周顷别黏着哥哥,该睡觉去了。”周奚朝周顷招了招手,后者听话地抱住了父亲的胳膊,周奚笑了笑站起身来只说带着小儿子回房休息,让沈知和乐丁予也早些去睡觉。
  客厅里只剩下他和沈知两个人。
  乐丁予唔了一声,不想和沈知说话转身想走。
  身后的人忽地抓住了他的手腕,乐丁予对他这一套太熟悉了,立刻想甩开,但沈知的力气太大了,他有些愤怒。
  再一再二,难道还能再三再四吗?
  他皱着眉,抱着想和沈知打一架的想法。
  沈知低着头握住他左手的拇指,另一只手托着他的手腕。
  看着遍布手心的伤口,乐丁予终于才想起来他在幻境里受了伤,他痛得咬了一下嘴唇。沈知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一卷纱布,熟练地把他的左手包扎好。
  沈知垂着眼眸,从头到尾这双眼睛都没有看向他,沈知双手动作着最后在上面系了一个并不好看的结。
  “好了。”沈知说道,“明天再换一次。”
 
 
第06章 
  “如果不是刚亲眼见过沈队的真容,我还以为眼前戴口罩的是你那位何格格,特调局的钱是不是都用在置办装备上,请不起多余的人手,还要劳烦沈队身兼数职管起我的伤口和换药来。”
  乐丁予这股火气来得突然,细细追究饶是有些师出无名,只不过他的讽刺脱口而出,说出去就没了收回来的道理。
  “你这是在……闹脾气?”沈知微微低头看着乐丁予,丝毫没有因为乐丁予的话受到任何影响,他停顿了一秒,反问道,“你是在气我帮了你又好心为你处理伤口,还是在气……”
  沈知说着扯下口罩,向前走了半步,乐丁予被逼退半步,沈知的手掌先他一步触到墙,待到乐丁予意识到他窘迫的处境时,他们的距离被一点点的吞噬,沈知贴上他的嘴角,说道:“还是气我亲了你两次?”
  分明沈知的接近还留有余地,但意识却因为有迹可循,而在动作形成之前抵达了,他在沈知挨过来的一瞬间,回想起来在幻境里由对方带给他全部触觉。
  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初吻砸在沈知手里了,不明不白。
  乐丁予恼火地说道:“沈队天赋异禀,谁知道您是不是阅人无数,您不在意,我还怕脏呢。”
  沈知挑了挑眉,低喃道:“你是太高看我还是太低看你自己?”
  闻言,乐丁予愣了愣。沈知擦过他的嘴角,退开,食指挑起口罩戴好。
  待乐丁予回神,沈知已经与他擦身而过。
  沈知回到房间,屋内的人冷不丁出声道:“老大何必管他。”
  本该离开别墅的张灏出现在沈知的房间内,他抬头看了一眼沈知,接着低头摆弄房间里多出来的仪器,他继续说道:“不过乐丁予确实有些与众不同,本以为周家别墅闹鬼不过是寻常的案子,没想到还闹出这么多的事儿。也不知道是乐丁予瞎猫撞上死耗子还是老天有眼,让我们因为这案子和他会上一会。”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