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风月无边 作者:戚茵

发布时间:2018-07-02 11:14 类别:推理悬疑

强强悬疑推理情有独钟欢喜冤家
 
文案:
不管怎么样,为了生活,从明天开始要搬砖了。
谢三金的脸,我是全程带入居老师写得
这个故事,就是当一个话唠,遇上了另一个话唠的时候。
谢三金身娇肉贵,一不留神把脚崴了
苏唐捂着胸口:“我真的非常心疼。”
谢三金疼得哭唧唧:“有多心疼?”
苏唐:“你明白非常的意思吗?”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唐,谢三金 ┃ 配角:一大堆配角 ┃ 其它:
 
 
 
第1章 重生
  蒋南昀吐出嘴里的血水,内脏破裂的疼痛,让他嘴里好像含了一把生锈的铁片,泛着腥味。他浑身无力,一声不吭地躺在地上。不用看,他都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肯定很狼狈。
  旁边的彪形大汉胡乱揪起他的领子,拖着他抵到墙上,蒋南昀感觉眼前一阵阵发黑,差点没被勒死。耳边的声音跟循环立体声似的,还夹杂着“呲啦,呲啦”的杂音。他的眼镜被打碎了半边挂在鼻梁上,眉骨被揍得通红。
  “有没有遗言?”
  “关于杀我这件事,你,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大汉凑过来捏住他的下巴,皱眉问:“你确定用这句当遗言?”
  “我,我还有……一句。”蒋南昀气若游丝地把被卡在嗓子眼里的话,赶在拳头落下来之前,一字一字地吐出来:“我,一,定,会,回,来,的。”
  蒋南昀死了。2017年3月28日下午三点二十四分,死在华国南州的男子监狱。
  这个消息从监狱传出来之后,犹如春风吹向大地。大概只用了不到两天时间,就传遍了南州几乎所有律师的耳朵里,本地几家报社浓墨重彩地报道,信息狂轰滥炸了好几天,直到这件事情在南州几乎家喻户晓,人人拍手称快。
  “死的好。”
  “这种人渣,坐牢都是便宜他了。”
  “不知道是谁伸张的正义。”
  蒋南昀生前曾经被控告藏毒,连环谋杀,虐待儿童,收受贿赂以及偷税漏税等十大罪状。并且从他住所搜出的二十公斤□□,举报人正是他的妻子。而连环谋杀案向警方提供关键- xing -证据的,是他旗下律所的一名律师。他也因此入狱,被判无期徒刑。
  民间给了他一个称号:吸血状师。
  但是蒋南昀拒不认罪,即使他的辩护律师和他自己都很清楚,认罪之后申请从轻处理,给予良好的配合态度和悔过情绪,才是减刑的关键。但是无论如何,蒋南昀拒不认罪,他坚持自己没有做过。面对苦口婆心劝他的律师,他说:“我从来没有做过,所以不能认罪,即使现在证据确凿,总有一天时间会证明我的清白。”
  他很清楚,一但认罪就会失去上诉的机会,到时候即使你有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跨过他这一纸认罪书。临海市最高人民法院,在警方证据充分,人民对此案的高度关注下,决定快速审理,尽量将媒体的影响力缩减到最小。
  最后,蒋南昀得在南州的男子监狱服刑三十年。
  这位年少成名的天才律师,人生目前为止几千例诉讼案件,作为主辩手从未有过败诉。严肃,苛刻,不近人情,唯利是图,一直以来都是他的标签。或许每个成功人士都难免不同程度的拥有这些特质,蒋南昀出身一般白手起家,这些特质在他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导致他在父母双亡的基础上,又极难有朋友。
  孤独和困难,伴随着这个男人一生。在服刑一年零三个月又五天之后,他最终被发现,死在自己监狱的床上。监狱负责人对外宣称,他是自杀的。
  但是就跟他那句,最后的遗言一样,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成了苏唐。
  从一间只有他自己的公寓里醒过来,
  没有任何相关的记忆,一米八几的个子,合衣睡在一米五的沙发上,后脑勺残留着剧烈的疼痛感,跟有个人拿棒球棍一直敲击似的,影响着苏唐左脚踩右脚,天旋地转地从地上爬起来,那场景加上迷茫的表情,跟失了智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是个布局很诡异的地方,两室一厅一卫附加一个阳台,室内除了一张床,一张餐桌,再没有别的大型家具。而那张双人床,几乎占了卧室百十分之八十的面积,枕套床单一水儿的全是黑色,估计只是为了耐脏不用洗。餐桌挨着客厅的一角,上面还摆着没吃完的泡面,它们就跟出场亮相似的,一个个被整齐排列,各种不同的口味,包装,还有不同程度的霉菌生长情况。
  整个布置的风格,透露出时下大部分年轻人的现状,贫穷……并且贫穷。苏唐翻遍了所有角落,只找到了身份证,学业证明,少量现金以及一部手机。
  手机里面存了十来个号码,大部分都是些七大姑八大姨,剩下一些外卖的送餐电话。
  卫生间里的牙刷有两把,而且都是男款。一把蓝色,一把红色。红色的牙刷干燥没有水分,明显很长时间没人用过了,衣柜里面也是有风格完全不同的两种衣服,而且一种风格的衣服尺寸明显超过苏唐能穿的,能穿那种外套的身高应该要接近190。
  在床底下,还给苏唐折腾出一只袜子,也是尺寸极度不合理。
  各种证据显示,这个房子里肯定曾经住过另外一个人,并且那个人和苏唐的关系,很有可能亲密无间。毕竟一间主卧,一间客卧,可是两个人的外套却出现在一个衣柜里,这就很能说明问题。
  苏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说不知道曾经“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他为什么没有出现是他们吵架了吗因为生他的气,所以不想理他,还是他出了什么事在赶过来的路上受了什么伤吗?在苏唐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在哪里
  两个星期以后,苏唐实在等不下去了,期间他一直跟阳台上的,一株多肉交谈,从完美的复仇计划,讲到天文地理。再继续下去,这盆多肉估计要成为排在他原先那只加菲猫之后,世界上知道他秘密第二多的生物。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