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含珠 作者:冉尔

发布时间:2018-07-24 11:33 类别:推理悬疑

 
 
  高栖迟是个前朝质子,命里没有富贵命,刚被送去敌国,自家老爹就把江山社稷拱手让人,他原以为自己离死期不远,谁知新帝为了彰显仁慈,收拢人心,不仅没有杀他,还给了他一个没有实权的爵位,外带一块寸草不生的封地。
  换了旁人或许会觉得屈辱,奈何高栖迟刚出生就被送去了敌国,对已经灭国的母国没有丝毫的眷恋,说他冷血也好,说他无情也罢,总之他在封地里过的比寻常老百姓自在多了,且胸无大志,新帝一开始还暗中提防他,后来连暗哨都懒得放,久而久之,前朝的事就被世人淡忘了。
  高栖迟用新帝的赏银建了一座不大不小的宅邸,像所有乡绅一般雇很多佃农耕地,但他身边永远只有一个侍从。
  那是他十六岁的时候禀明新帝求来的。一开始新帝见高栖迟在奏疏中提及要找侍从还担心了一下,以为他有招兵买马之心,结果看见数量是一个时,二话不说就昭告天下,说要为高栖迟寻找侍从。
  说到底就是做戏给天下人看。
  你们瞧,我连前朝的皇子都能好吃好喝地供着,更何况是对黎民苍生呢?
  高栖迟不在乎这些,他只想要一个忠诚的,能替他保守住秘密的侍从,于是方知就出现了。
  方知本不叫方知,是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剑客,高栖迟挑选侍从的时候面前刚好有一张方形的宣纸,但若是叫“纸”太难听,他就随口改为“知”。
  方知就是那时入府的,高栖迟故意设计考验剑客的忠诚,方知竟全部通过了,于是他彻底放心,把身体的秘密说了出来,他原以为同为男人,方知会露出不自在的神情,谁料这个古板的剑客只是点了点头,继而抱着剑坐在屋檐下不说话了。高栖迟自讨没趣,日后再也没提过这件事,直到来年,五月末的一天,他身体的秘密才再次被提起。
  ***
  五月末,偏东风,阴雨缠绵。
  缠绵的雨水在窗口滴滴答答落下,高栖迟躺在床上小憩,这时节说热不热,说冷不冷,他便没有盖厚被子,只着单衣侧卧在床上,吹着穿堂风,连床帐都没有下。
  方知抱剑坐在床下,侍从自从跟了他,一直睡在那里。
  雨中隐隐传来蛙声,田中的佃农吆喝着耕地,伴随的还有孩童的嬉笑。
  高栖迟困了,又很清醒,虽然身子乏力,却能清晰地听见床帐在风中飞舞的细微响动,他想大概是梅雨的缘故,整个人都提不起什么精神。
  床侧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应该是方知。
  他猜方知是替自己盖被子的。
  果然腿边的被褥被人拽开,高栖迟对方知信任至极,即使小腿被攥住,依旧没有察觉到异样,他只觉脚踝瘙痒,继而腿肚也泛起细细密密的麻痒。
  像是窗外的雨点飘落在了身上。
  高栖迟想动,可是提不起力气,眼皮也沉重无比,耳畔似乎传来衣衫滑落的声响,亦有微微粗重的喘息。而后被褥被彻底掀起,他的腿也被人拉开,隐藏多年的秘密展露无遗,高栖迟竟还在思索方知的目的。
  多年的相处让他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平日沉默寡言的方知会在自己熟睡时做这种事,直到下身被粗糙的指腹刮过,他在令人窒息的眩晕里想起一件事。
  方知成为他的侍从前,一直是个漂泊无依的剑客。
  高栖迟曾经拉着方知的手看那上面厚厚的茧子,用手指从指尖摸到掌心。他是养尊处优的皇子,即使灭国,依旧过着与常人天差地别的生活,所以十指纤细,软弱无力,甚至被那些老茧刮得指尖发热。
  而现在,那只生满茧子的手就在他的腿间徘徊,不轻不重地揉捏,指法娴熟,也不知道摸过多少次了。
  高栖迟的脑子很乱,一方面因为被侍从轻薄,另一方面因为缠绵的情潮。他从未自己摸过。陌生的情欲沉甸甸地压向他,化为暖流不断冲刷着岌岌可危的理智,高栖迟想要惊叫,想要呻吟,但他无论如何也动不了,只能一动不动地躺着,感受着粗粝的指尖分开柔软的花瓣,搅着粘稠的汁水温柔地向深处探索。
  温柔这个词似乎与方知无缘,可高栖迟就是感觉到了,明明他的穴口已经主动张开了缝隙,方知却没有深入探索,只是用茧子不断抚摸着穴肉的软肉,可仅仅如此,他就不行了,热浪一波接着一波打来,他甚至能听见淫水喷涌的水声。
  生来就是这幅身子,高栖迟无可奈何。
  粗重的喘息压下来,方知轻轻趴在他身上,没有用力,他甚至感受不到重量,但腿间的手依旧在锲而不舍地揉弄,不断地按压拉扯,仿佛嫌他流的水不够多,指尖挑着两片充血的花瓣来回拨弄,最后炽热的手指按在了花核上。
  高栖迟不受控制地战栗起来,精致的性器涌出了白浊,被方知不知用何擦去了,他却抖得更加厉害,他知道有什么更激烈的情潮即将喷涌而出,可高栖迟的意识模糊了,在高潮来临前陷入了沉睡。
  再睁眼,夜色撩人。
  方知面无表情地举着烛台站在床前,高栖迟猛地坐起身,衣衫完好,连被褥都与先前睡时没有任何区别。
  难道只是梦?
  他看了方知一眼,这人一动不动地杵着,连神情都没有丝毫的破绽。
  可高栖迟不信邪,因为情动的酥麻太真实,他从未感受过那般炙热的煎熬。
  方知端来了晚膳,他鬼使神差地没有吃,却遣走了侍从,再将饭菜倒在窗下,故意说吃完了。方知不疑有他,端走空了的碗筷,默不作声地守在书房门前。高栖迟握着毛笔的手紧了又紧,说不清自己到底在期待还是气恼。烛火摇晃,不知不觉夜深了。
  “小侯爷,该歇息了。”
  高栖迟是前朝的皇子,称呼是多有忌讳,所以大家都含糊地叫他“小侯爷”,连方知也是如此。
  若是在别的时候,高栖迟大抵就应了,只是今日他心里有事,干脆装作没听见,兀自在纸上写写画画,方知也就没有再说话,直到夜深风起雨来,门外才传来轻轻的叩门声。
  高栖迟心神微动,扔了笔,靠在椅子上装睡。
  迟疑的敲门声断断续续响了会儿,又沉寂下来,高栖迟觉得自己错怪侍从了,刚想回应,房门就被小心翼翼地推开,继而是与先前如出一辙的脱衣声。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