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104)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没错,现在号码都存在手机里, 很多人连自己的手机号都记不住, 更不用说是别人的了。
  “你猜我信不信。”他认识谢礼有几年?谢礼的记忆力有多变态,难道他会不知道?
  熊崽子很熊地表示:“你爱信不信。”
  薛华气得想把熊崽子打一顿屁股。但是他有什么办法呢?自己惯坏的熊, 跪着也要继续惯下去。
  工匠鬼们非常有匠人精神,不仅物件精工细作,而且包装也是一层套一层。熊仔拆拆拆又拆拆拆, 半天才拆开一个标注着树屋的盒子,递给薛小花:“给我搭。”
  薛小花把树屋盒子放回到巨大的纸箱中, 在工作室里找了一辆推车放上:“先别忙,我们先搬家。”
  “哦。”熊崽子一听到要搬家,非但不帮忙,反而爬到薛小花的衣兜里坐好,拿了一个特制的小奶瓶往嘴里一塞,表示自己也是一件需要搬家的家具,含糊不清地说道,“我跟你说哦,那个小偷真的特别不讲究,住的小旅馆特别脏,还潮- shi -,还有老鼠、蟑螂、蚂蚁、蚊子……”
  薛小花低头看了一眼咕嘟咕嘟喝果汁的小熊:“所以你嫌脏就跑了?”
  熊崽子叼着奶瓶,瞪大眼睛:“嗯!”
  薛小花气不动,只能推着一推车东西往外走。
  本来他是想直接一车带走的,没想到来了才没两天,小熊的行头就添置了那么多。
  一推车,只能装下小熊一半的东西。
  工作室距离新家大概一站路的距离,薛小花直接走过去。
  钱薇薇本来是想直接安排车辆把他接过去的,被拒绝后只能待在别墅这里,协助验收,以及安排搬家后的一个小宴会。
  御厨鬼早早就带着两个徒弟,带上了无数食材,整治了一桌宴席。
  小熊还没走到家门口,就闻到味道,根本就不想再陪薛小花走一个来回:“我在家等你,你快去快回。”
  阿礼在家等什么的,确实很让人高兴,但是眼前的状况,只想让薛小花对着小熊捏脸。
  好吧,让自家熊宝宝在大太阳底下陪着他来回走,他自己也舍不得,捏了捏小熊耳朵:“那你乖乖在家,先别吃太多东西。”
  小熊叼着空奶瓶用力点头:“嗯!”
  他是鬼呀,吃多吃少有什么关系?他吃多了难道还会撑死吗,不可能哒。
  搬家的暖灶宴请的客人不多。他们在京城认识的人还没有鬼多。
  小熊一只熊走进家门的时候,客人们竟然已经都早早到了。老祖宗作为半个主人正在招待。
  好吧,除了司长大人之外,其他鬼也不敢让老祖宗招待。
  京城的钟飞和钱薇薇,特意从樟城过来的桑桑,以及早上送完桃子之后,又立刻赶回来的阿向姑娘。
  看到阿向姑娘,熊宝宝觉得自己是不是起床有点晚,乖乖地一个个叫过人,抱着奶瓶,拖着自己的小狗玩具,往老祖宗身上一爬:“老祖宗,我起晚啦。”
  老祖宗正在窗前和司长大人下棋,把小熊往棋盘边上一放:“你昨天晚上干嘛呢?晚上不好好学习,还睡觉?”
  熊宝宝老老实实地把昨天晚上的行程汇报了一下:“我回家之后有学习,做了三套模拟卷呢。”
  带着乾坤袋的熊宝宝,把学习用的平板电脑拿出来给老祖宗,坦坦荡荡地让家长检查作业。
  司长大人比老祖宗还感兴趣:“阿礼在准备考公啊?”
  “嗯。”还以为两位老鬼在下象棋或者围棋,结果竟然在玩飞行棋。
  老谢家的两个鬼都没有介意,司长大人就直接检查起来,一看吓一跳:“小鬼有点厉害啊。”
  熊宝宝抖了抖耳朵,表示蛋定。
  御厨鬼笑眯眯地上来给三位爷添茶。
  “谢大人的丝袜奶茶,司长大人的乌龙奶盖。”他的动作顿了顿,对上熊爪子里攥着的奶瓶,小声示意,“小人给……熊爷换一瓶新鲜的?”
  熊宝宝显然很满意这个称呼,把奶瓶递过去:“新鲜的神马?”
  御厨鬼带着一点小得意说道:“新鲜的鹿血特饮,今天凌晨刚从鹿场取的,杀菌消毒,全程冷链运输,安全卫生。小人特意加了茉莉花去腥。您看是要喝热的,还是喝冰的?”
  其实就厉鬼来说,所谓的血食,最好是来自开了灵智的动物,包括人类。现代社会灵物难得,人却遍地都是。所以一般厉鬼只要一出现,必定会出很多人命。
  鹿血勉强能算是血食,这个没真正沾过血的厉鬼宝宝喝起来倒是有滋有味的:“这个好喝的。”
  老祖宗看了他一眼,没吭声,摸了摸熊耳朵,没掌握好力气,直接把熊撸翻在桌子上:“来陪我们下棋。”
  “哦。”小熊攥着奶瓶,爬起来坐到棋盘上。
  薛小花把东西搬来的时候,谢小熊已经用飞行棋奠定了自己熊爷的地位,看到他过来,张嘴就是一口血。
  “!”薛小花还没来得及放松,直接就一个健步窜过去:“怎么了这是?鬼还能吐血的吗?”
  薛小花急得脸都白了。
  老祖宗淡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坐下,万分嫌弃地朝小熊丢了一张- shi -纸巾:“别担心,这不是吐血,是吐奶。”
  “啊?”薛小花完全不明白,然后看了一眼熊爪子上的奶瓶,拿过来一看,嗅了嗅,“这是血?”
  御厨鬼冒了出来:“薛小公子要不要也来一杯?鹿血,对身体很好的~”又挤挤眼,“对男人很好的~”
  一个满脸褶子皮还是风干树皮的干瘦老鬼,对着自己挤眉弄眼的,薛小花觉得自己的钛合金狗眼快要瞎了:“不了不了。”
  谢小熊给自己随便抹了一把脸,也强烈推荐:“真的很好喝哒,你喝喝看,要是不喜欢,可以给我喝。”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