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107)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作者有话要说:
  小花儿 >△<:怎么不高兴了?
  小熊(>﹏<):我……秃了。
  小花儿( ̄▽ ̄)”:那要戴假发吗?
  小熊(>﹏<):不要。
  小花儿( ̄▽ ̄)”:那你换个毛毛的毛绒熊?
  小熊(>﹏<):我不能植发吗?
  小花儿⊙▽⊙:……应该只能植绒吧?
  (完)
  小猫没了,又被叼走了。我羊奶粉都买好了_(:з」∠)_
 
 
第六十四章 熊的力量
  沿湖绿地依旧像往常一样热闹。大部分都是邻里之间的日常交流, 也偶尔冒出几句争执。
  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看到邻居家被抱在怀里的小孩儿,咬着烟, 拍了拍双手:“唷, 大勇家的二娃, 给伯伯抱抱!”
  被叫住的大勇, 和壮汉差不多年纪,一看壮汉叼着烟, 顿时就脸色大变地往后退开好几步:“快把烟掐了!”趴在他肩头的小孩儿,已经开始咳嗽起来。
  小孩子的声音娇娇嫩嫩的, 听上去似乎并不严重。
  壮汉一听就不乐意了, 眉头一扬,还往前走了几步:“怎么着?这还装腔作势起来了?”
  大勇比他更加不乐意, 一边退, 一边伸出一只胳膊阻止壮汉靠近:“我闺女有哮喘, 闻不得烟味。”
  边上一个路过老太太闻言直接打起了抱不平:“你这人会不会说话?这么小的娃儿,懂什么叫装腔作势?你长这么大个儿, 活狗身上去了?我看你才是装腔作势!”
  壮汉本来- xing -格就我行我素, 被连番数落,顿时脾气就上来了:“您别管, 这事情和您没关系!”他大步往父子两个走过去,“哮喘怎么了?还闻不得一口烟味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拿下香烟, 张口就朝着小孩儿一口浓烟喷过去。
  大勇一看急了眼了,来不及闪, 赶紧用手虚虚掩住小孩儿的口鼻:“去你丫的张大强!老子给你脸了是不?你等着,我今天非得把你揍一顿!”
  “咳咳咳!”
  眼看着一场冲突一触即发,张大强却先弯着腰咳了起来。
  那一口喷出来的烟,竟然没朝着父女两个吹过来,而是盖到了张大强自己身上,冷不丁地把自己呛了个好歹。
  大勇是真想把他揍一顿,但是看看自家一丢丢大的小闺女,撂下一句狠话:“你别让我看见,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他谢过在边上给他说话的大妈,“阿姨,真谢谢您给咱们说话。我得先回去看看闺女有没有事,对不住先走一步。”
  要不是看着今天天气好一点,他怎么会带着闺女出门散步?没想到遇到个神经病!
  大妈爽快道:“哎,孩子要紧,赶紧回去。”
  张大强咳了几声,非但没把嗓子咳通气,反倒是觉得越来越呛人,咳嗽也是一声紧着一声。
  大妈跟看着个神经病一样看着他,用一种谁都能听到的声音嘀咕了一句:“这年纪轻轻的还碰瓷起来了?”
  自己吐一口烟,能把自己呛成这样?
  别说快步走开的大妈想不通,张大强自己也想不明白。
  他很快感觉到眼睛有些辣,就像是去寺庙被烟火熏到了一样。
  蹲坐在树梢上,刚刚给了小孩儿做了一个生气面膜的小熊仔,一双红宝石一样的眼睛,眨也不眨地对着张大强看着。
  他把自己斜上方的一个树杈当做手机支架,记录着框框的实验数据。
  至于已经快要把自己咳得厥过去的张大强,他完全不看在眼里:“自己抽的烟,哭着也要抽完。”
  烟雾浓度上涨地那么快,是因为小熊直接把框框的大小限定到了头部。正常来讲,框框的使用范围,足够笼罩住一个人。
  但是由于张大强的行为尤其恶劣,小熊又正好在旁边,就直接给了他一个定制版的框框——不仅缩小了体积,而且还在香烟和框框之间加了一条通道,保证烟雾分毫都不散逸。
  一根烟能够产生的烟雾并不算太多,哪怕已经浓缩在这么小的一个空间里,也是不会把人给呛死的。
  烟雾通过张大强的呼吸,进入到他的体内,浓度渐渐降低。
  张大强也终于缓了过来,抹了一把满脸的鼻涕眼泪,哑着嗓子低咒了一声:“见了鬼了!”
  小熊看看还没有消散的框框,在张大强身上留下一个印记,收好手机寻找下一个受害者。
  沿湖绿地纳凉的人群,一般到七八点就散场了。
  薛华也带上小熊回到家,把实验数据进行汇总。
  薛华跟着在边上看了一会儿,无法连接上学霸思路,重新搞自己的迷你花园去了。
  熊宝宝给自己定了个闹钟,十点把沉迷工作的薛小花赶去睡觉:“走走走,快到床上去。”
  小小一只熊,拽着衣领,就把体积不知道是自己多少倍的偌大一个人,拽了起来。
  薛华本来还想赖在椅子上,没想到熊的力气那么大,眼看就要变成一块抹布被拖着走,赶紧自己站起来:“停停停,我自己走。”他专心致志起来,根本就没注意到时间。
  他做迷你花园,基本上也用不着对着电脑,还以为现在已经很晚了,等回到房间一看,才发现,“才十点啊!”
  作为一个精力充沛的青少年,就算不是嗨通宵,怎么也应该12点左右才睡吧?
  “高三的时候,都没有十点睡的。”
  谢礼无视他的抗议,并且举例反驳:“谁说的?我高三就是十点睡的。”
  薛学渣张了张嘴,感觉到来自学霸的压力,找不出理由反驳,只能悻悻然去洗澡睡觉。
  今天晚上做的试验次数不多。谢礼已经完成了分析,再学习了两个小时后,决定出门寻找更多的实验样本。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