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124)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这位病人……很活泼啊。
  医生很快就到了。
  杨小妹也飞快赶到,刚好看到医生把自己儿子从“L”掰回“一”。
  杨小妹看了看在一旁站着的薛华,脸上写着“你又把阿礼的脚怎么了”。
  背锅花无言以对,露出一个尬笑。
  一通折腾,一直到了半夜,厉鬼宝宝才被老祖宗从身体里□□,重新塞回自己的小熊公仔服里。
  小熊立刻抱紧自己,瑟瑟发抖,肚子和腿紧绷了几个小时的赶脚,实在是太恐怖了,尤其还练不出腹肌。
  他看看陪着他折腾的医护人员,觉得过意不去,临走的时候给了他们一人一张生气面膜。
  出了医院门,小熊站在卖夜宵的大排档面前走不动了,戳戳小花儿的肚皮:“想吃炒河粉。”
  于是,薛小花就和杨小妹一起吃起了宵夜。
  排挡很简陋,卖的东西除了炒河粉,就只有冷面、凉皮和炒面,位子也只有他们坐着的一张小小的折叠桌。时不时有人从医院出来,或者是经过的路人过来买一份宵夜。
  薛小花干脆拿了一块手帕叠了叠放在桌上,让小熊坐在上面。
  老板很快炒好了两份河粉,端上来的时候,看到一只端端正正坐在手帕上的小熊笑了笑。
  虽然站在边上也不能干什么,但是几个小时下来,确实已经饿了的杨小妹,闻着炒河粉的味道觉得很香,看着边上嘬奶瓶的熊儿子,挑了一筷子递过去:“吃一口?”
  小熊嗅了嗅,转头在薛小花仔细夹给他的河粉和青菜上舔了舔,扭头继续嘬自己的奶瓶:“不吃。”
  薛小花一点都不嫌弃地吃熊舔过的河粉:“青菜也不吃吗?”
  小熊摇了摇头。
  薛小花站起来找老板要了一小段黄瓜,自己- cao -刀切了细细的黄瓜丝,放在小碟子里给小熊摆上:“吃点黄瓜。”
  平时小熊不太爱吃黄瓜,但是看着别人吃东西,自己的食欲也跟着上来了,拿起黄瓜丝,像吃薯条一样一根接着一根。
  杨小妹看看已经不和自己吃一个碗的熊儿子,在内心默默叹气。
  吃晚饭,自己的熊儿子还要去上学……
  目送小粉熊一眨眼消失在黑暗中的杨太后,问自己的准儿媳:“阿礼这是上什么课呢?这样了,还得上学的吗?是不是还得考大学什么的啊?”
  家里有个刚备考完的崽儿,做家长的都像是刚打完仗一样。只是他们家这情况,明显打成了一条战线,眼看着将将能松一口气,难道儿子又要考试了?
  薛小花就跟她解释/忽悠:“不是。妈您不知道,其实像阿礼这样的情况,在全国各地挺多的,有一些昏迷了得好几年。他们怕恢复的时候,和社会脱节太严重,就组织了这样的学习班。一方面是学习,一方面也是交流信息什么的。”
  杨小妹一边听一边点头,感觉很有道理,但是她怎么可能相信。
  两个臭小鬼,暗搓搓地也不知道在搞什么。不过看今天阿礼的身体在医院里那个样子,想来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情。
  算了算了,难得糊涂。
  回到家里,她把准备上楼去休息的小花儿叫住:“等等。”
  “哦。”薛小花不明所以,等在二楼的起居室里,没一会儿就见杨小妹拿了个红包出来,一把塞到他手里,“这是?”
  杨小妹尽量让自己脸上的表情不要那么别扭,特别和蔼又亲切地说道:“改口钱。”见薛小花还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挑明了说道,“你刚才不是叫我妈了吗?拿着。”
  “哎?”薛小花脸色爆红。他仔细回想,都没想起来什么时候叫了妈。
  平时私底下他和小熊仔贫惯了,面对本人的时候也就带了出来。
  被承认的感觉是很好,但真的是,超级难为情!
  杨小妹心里面最后一点点尴尬也消失不见,拍了拍耷拉的狗头:“好了,不早了,赶紧去睡觉,明天还要去学车呢。”
  “哎。”薛小花像是在做梦一样,一个踏步踩了三次才踩上去,突然回过头对还没关房门的杨小妹说道,“麻麻也早点睡,晚安!”
  嘿嘿嘿,从今往后自己身上就有小熊戳了!
  他得问问他爸妈什么时候来京城,必须也给小熊盖上小花儿戳才行。
  本来他已经有点困了,但是被一个红包弄得精神起来,一直到凌晨才算睡着,第二天起床还精神奕奕,不仅亲自动手做了早饭,而且还出门跑了10km。
  谢小熊回家的时候,就看到自家小花儿在外面跑得像是一条撒欢的狗子。
  薛小花一看到亲亲小熊就咧开一口大白牙:“宝宝,回来啦!过来抱抱。”
  谢小熊被他叫得浑身一哆嗦:“不抱。你臭臭的。”跑得一身臭汗,还想抱他,门都没有,超级嫌弃!
  薛小花现在心情超级好,一点都不计较谢小弟的造反:“臭就一起洗澡啊。”
  一个多月前的阿礼,- xing -格更加内向,哪怕面对好兄弟的他,说话也不会这么直接。但是现在这样的说话方式,显然是因为他们已经不是兄弟,是夫夫啦。
  一家人说话当然要这样直接嘛。
  谢小熊看着他跑了两步,突然来了一段舞,眼神宛如看着一个蛇精病。哪怕他现在隐身着,也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不想让别的鬼以为自己和一个蛇精花有关系。
  十分钟后,两人还是一起洗澡了。
  三楼给小熊摆水上乐园的大浴池里,薛小花舒舒服服地泡在里面,谢小熊带着一个游泳圈来回游泳。
  薛小花很不满地戳了戳游泳圈:“为什么你还有这个东西?”
  “不知道啊,柜子里找到的。”以前和小花儿一起去游泳馆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是个大小伙子了,再带游泳圈感觉很奇怪,再加上某种不能让小花儿一个人帅的小心思,明明是个旱鸭子,也要死撑着拒绝一切辅助设备,最后每次都被流氓花,揩掉一吨油。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