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139)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不是清晨不是黄昏,正午的时候出现这么一片血红,怎么看都觉得不祥,发现的人们纷纷驻足观看,还有不少人拿出手机拍照和录像。
  然而没人能够坚持几秒钟。不是冷,但好像气温突然降低了好几度,一股子寒气从骨头缝里往外钻,一丝丝的刺痛伴随着令人窒息的恐惧感,难以抑制地让人产生心慌心悸乃至于呼吸困难之类的症状。
  前一刻还热闹非凡的大街,在几秒钟之内不见半个人影。人们下意识地离开这个地方,纷纷进入到附近的房屋内,才感觉到稍微好一点。
  人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恐惧什么。
  好在恐怖的天象只持续了一瞬间。
  谢礼的状态很不好,但是他还有自己的理智。
  住在牌位里的鬼修们,全都噤若寒蝉,什么念头都不敢有了。太可怕了,这厉鬼宝宝比他们原先以为的还要不讲道理啊。敢情人家揍他们的时候,都没动真格的。
  幸亏没动真格的,不然他们这会儿连点渣渣都不剩了。
  谢礼现在的速度已经远远超出嘿姆嘿姆,身上也没了熊皮,一双眼睛红得几乎要滴血,一回到家里,他的气息就被框框给拦住,外面的秩序恢复了正常。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造成了什么样的混乱,根本看都没看就把迎上来的薛华扑倒在地上。
  “嘶。”薛华感觉到手臂上的刺痛,忍不住短促地抽了一口气。
  扑在他身上吸血的,是他家阿礼,不是别的什么人或者鬼。他压制住自己反抗的动作,努力放松身体,好让自己的血液不要快速凝结。
  除了疼痛之外,他还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像是他和谢礼之间有一种微妙的联系。谢礼从他身上汲取的似乎并不是血液,而是在建立一种更加深刻的联系。
  他甚至没有失血带来的晕眩感,没被咬住的胳膊抬起来,轻轻拍抚谢礼的后背。
  少年的背脊比他印象中的要更加单薄,这样后背微微弓起的姿势,直接能够摸到他一个个的脊骨。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感觉到谢礼的松动,轻轻说了一句:“回来啦。”
  谢礼愣了愣,眨了眨眼睛,似乎一瞬间没想明白薛华胳膊上的伤口是怎么来的,半天才说道:“嗯,我回来了。”
  他抿了抿嘴,飞快地拿出一堆生气糖,甚至抽取了院子里所有的灵气,全都敷在了薛华的伤口上。
  伤口肉眼可见地愈合,不到一分钟就变成了新生的浅粉色皮肤。
  薛华弯着眼睛,笑眯眯地抬头亲了亲他,微微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突然晕了过去。
  谢礼的身上顿时闪现出红光,嘿姆嘿姆都怂的躲在自己的狗屋里根本不敢靠近,其他几个鬼就更加不用说了。
  感应到这里出现异象的钟飞等鬼,赶倒是赶过来了,一看这情景,简直恨不得没来过。
  他们都知道谢礼很厉害,却从来不知道谢礼厉害到这种程度。明明还间隔了很长一段距离,他们却连保持飞或者飘的能力都没有,一个个从空中摔了下来,哪怕摔到花盆里,也没力气把自己□□。
  他们都能赶过来,本来就在京城的司长大人自然也能赶过来。谢礼耳朵上的小花儿法器还是他给的呢。谢礼什么状态,他是再清楚不过。
  以他的能力,别说是一个厉鬼,就是一堆厉鬼他也不放在眼里。在别的鬼眼中几乎要毁天灭地的恐怖厉鬼,被他直接一手抓住,间隔不到一秒钟,就被他拍到了另外一边。
  在别的城市浪,比司长大人晚一步感到的老祖宗,一看情况就要跳脚:“哎你个老家伙,怎么把阿礼的魂体给塞进身体里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熊⊙?⊙:你为什么在花盆里?
  钟副司(o>ェ<):……
  小熊⊙△⊙:原来你是一只萝卜鬼吗?
  钟副司(o>ェ<):不……
  小熊⊙ω⊙:放心吧,我会帮你保密哒。
  (完)
  好想有个农家大院啊,周围要有山,要能采蘑菇,还能养一头小毛驴!
 
 
第八十四章 涂点胶水
  谢礼尝试过好几次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直到最近的记录就是能够从脚趾头开始融合到肚子。
  像现在司长大人这样,把整个厉鬼塞进身体里的事情, 老祖宗能做到吗?
  他当然也是可以做到的。他不这么做, 自然有他的道理。
  司长大人这段时间在阳间, 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没干。关于谢礼身体的事情, 只要有心查,很容易就能查到。
  他在此之前就已经来医院暗搓搓观察过了, 在惊叹老朋友出手大方之余,也觉得谢礼这个小鬼实在是气运惊人。
  他倒是不至于为此产生嫉妒之类的情绪, 毕竟能够做到他现在这个位置的, 什么机缘奇遇都少不了。
  也因此,他才知道谢礼需要功德, 把抓在阳间的鬼修的事情交给他。
  没错, 他就是这么为了下一代考虑, 完全不是为了自己能多打几副牌。
  不过毕竟不是自家的崽,司长大人在培养员工对比老祖宗教育下一代的方法, 当然是有着巨大差别的。
  面对老友的指责, 司长大人不为所动:“你就是太惯着他了。小鬼能融合多少先融合多少。这具身体他早晚是要适应的。再说马上就要七月半了,到时候鬼门大开, 这么一具空壳身体摆在这里,万一被谁占了呢?”
  这身体可是宝人!几千年下来都没几个人有。这宝人身上还是一身闪瞎眼的功德金光。
  固然能认出这是宝人的鬼肯定不多,也不是什么鬼都能附身上去, 但地府那么多年下来,谁知道角角落落里藏着什么厉害的狠角色?
  如果谢礼已经“住”进去了, 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老祖宗摸了个类似胭脂盒的瓷盒子出来,打开是无色透明的胶状物。手指轻弹,一滴胶状物飞出,就像是胶水一样,在谢礼的身体表面抹了一层。
  看到谢礼的身体和灵魂之间的缝隙,被胶水全都填满,他才舒了一口气:“我守在这里,谁敢来占?”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唐门密室 作者:微笑的猫(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