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151)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钱薇薇没想到自己只是做一些分内事,就能够得到那么大的好处,特别激动:“谢谢老师!”
  在此之前,钱薇薇虽然和其他鬼一起听课,但她只是一个旁听生,只能听,不能提问。他们内部的其他鬼,为了得到一个听课的机会,打得人头狗脑子。论资历,她是再修炼上八百年也未必能排的上。
  谢礼指了指马路:“注意开车。”
  “好的老师。”钱薇薇开心地惨白了一张脸,身为一个烟鬼,眼睛都开始冒烟。
  谢礼拿着五个地址,和薛华一起挑选合适的工作室。
  老祖宗过来凑热闹:“也给我留一个办公室,要布置成汉唐风格的,最好外面还有大片水景。”
  五个待选的房产,善恶司都拍了视频,伴有详细的解说。
  他们一个个看过去,符合老祖宗要求的只有半个——京城水少,只有一处房产外面有一个坑,坑底有一点还没有干涸的水,也不知道是原来就有的,还是下雨之后的积水。
  熊崽子指着大坑:“您要的水景。”
  熊崽子立刻挨了一顿揍,回到京城之后没撸上松鼠,就被提溜去看“水景”。
  那是一个已经废弃多年的凶宅。房子已经破败不堪。
  善恶司的一个工作人员,打扮得像是一个普通的中介,带着他们一行人和鬼,打开了锈迹斑斑的铁门往里面走:“早年这里偏僻。地产商人都迷信得很,犯不着要动这里。那会儿地价也便宜。咱们善恶司不信邪,就买了下来。”
  善恶司买了之后就这么一直放着,也不是因为他们不差钱,而是没有开发的方向。本来以为是占了大便宜,没想到砸在这了手里。
  这地方整修一下,用来做高级会所非常合适,无奈以前太出名了。哪怕是现在的老一辈京城人,都能说出这地方的好几个鬼故事来,绝对能称得上京城十大凶宅之列。
  有钱人哪里不能去,非得上这种地方找刺激?
  至于给鬼专门建造一个什么设施?
  讲真阳间值得他们如此高规格接待的鬼,还真的没几个。哪怕真的来了司长大人这个等级的鬼,他们善恶司还有其他高规格的地方。
  他们当鬼的也没阳间那么官僚主义,真正的地府公务员都忙得很,根本没时间享受。
  这地方被善恶司挑选出来,只是因为距离别墅比较近,地方也足够大。
  “主要是您看看地方,要是没问题的话,我们这边就能开始着手设计动工了。”
  这地方确实没什么可看的,草长得比人高,能让人勉强通行的小路,大概还是半小时里清理出来的。原本的三层楼的房子倒是还在,大概也只剩下一个框架。
  老祖宗代为回答:“没问题。这边的坑挖深一点大一点,弄个水景。正对着的房间要不低于十米宽的落地窗。”他又拉住薛华,“记得这里的水景要弄一片人造沙滩。边上要有一片松树林,林子里要有松鼠。”
  对设计有所了解的薛华抽了抽嘴角:“您不是要汉唐风格的吗?”
  老祖宗用一种“你真没见识”的眼光对他看着:“新中式。”
  “行吧。”薛华犯愁地琢磨,怎么在内陆弄一个不伦不类的“海洋”池子,突然听到破到不行的破屋里传来几声尖叫。
  “啊!啊啊!”
  一个人四个鬼在外面,小脸刷白:“什么人?吓我一跳!”
  作者有话要说:
  小花儿 ̄ω ̄:回家干什么?
  阿礼⊙ω⊙:撸松鼠。
  小花儿 ̄ω ̄:再说一遍,回家干什么?
  阿礼⊙△⊙:撸嘿姆嘿姆。
  小花儿 ̄ω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干什么?
  阿礼⊙▽⊙:撸……小花儿?
  (完)
 
 
第九十一章 天师与道长
  开口说话的是善恶司的“房产中介”小莫。
  挨揍的是熊崽子。
  坐在轮椅上的谢礼瞪大眼睛, 对着老祖宗气红了眼眶,敢怒不敢言。
  老祖宗发现打错了人, 没什么诚意地呼撸了一下他的头毛:“都怪你这个海拔, 打起来忒顺手。”
  自觉犯错的小莫利用种族优势, 一溜烟地跑进废弃的老房子:“我去看看怎么回事。”谢大人是他们司长大人的友人, 他得罪不起。小谢大人是他们善恶司的友人,他也得罪不起, 还是先溜了溜了。
  薛小花心疼到不行,干脆把谢礼抱在怀里哄:“等等我们去公园撸松鼠。”
  今天挨了无数下的熊崽子委屈坏了:“还要撸松鼠崽崽。”
  “行, 松鼠崽崽。”要是公园没有, 他就去宠物店买一只松鼠崽崽。
  老祖宗在一旁听得腻味死了,给了他们一人一巴掌:“狗粮撒到老祖宗身上了, 是不是想提前考公务员?”
  薛小花暂时还不想死, 只能选择战略- xing -撤退:“我去看看要不要帮忙。”
  他撤退的时候还不忘把熊崽子甩到背后, 背着一溜烟跑开,刚跑到了房子边上, 就看到小莫已经把一个人拖了出来。
  这个人的头发略长, 蓬头垢面的分不清五官,身上穿着一身同样灰不溜丢的衣服, 沾满了蛛丝和尘土。在阳光下,那些飞扬开来的灰尘,给他自带烟雾效果。
  要不是这人抖得跟手机开了震动一样, 薛小花还以为是死的:“这里怎么会有人?”
  他这一开口那抖若筛糠的人突然“啊”地一声尖叫,高高跳起, 慌不择路地蹿到一旁的草丛里,大概是因为腿还是没力气,就爆发了这么一下,很快就摔倒了。
  谢礼把脑袋放在薛小花的肩窝纹丝不动,对着人问道:“你是小偷吗?这房子都快烂掉了,没什么好偷的。”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