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18)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女娃娃,说道,“这个娃娃留着,以后让老祖宗给你介绍一个女鬼作伴。要是有机会的话,把头发染黑,黄头发看着不好。”
  老人家的想法总是比较保守,尤其谢爷爷出身在A市郊区的一个小村子,一辈子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A市,省城还是死后被老祖宗带来的。他总觉得那些花花绿绿的头发,看着不爽利,心目中的女神永远是两根黝黑的粗麻花辫。
  暴力熊“看”外面薛家父子去了楼下,干脆拉着娃娃跳下床,几熊高低的落差完全没给他造成困扰,反正他现在的塑胶身体也摔不疼,“啪叽”到地上后继续拉着娃娃走到书房,把娃娃往迷你花园里一放,自己往秋千上一坐,才回答他爷爷:“也不一定要女鬼,能给我推秋千就行啦。”
  谢爷爷坐在地板上,看孙子和个小丫头一样在秋千上荡来荡去:“你小时候都不爱玩这些的。”
  “也不是,是小时候没空玩这些。”哪个小孩子不爱玩呢?他小时候也很想玩,不过当时在村里没什么好玩的,他也乖巧懂事,不像其他同龄的孩子那样淘,总是记着长辈们的话——爸爸妈妈在外面工作那么辛苦,你要在家里乖乖的。
  于是他就这么一路乖了下来。到小学的时候,因为家里面穷,他穿的不好,在学校里被人欺负孤立,他也很“乖”,没有告诉家长。直到他到五年级的时候,班级里有人污蔑他偷钱,叫了家长,他爸妈才知道他在学校里的遭遇,才痛下决心离开小乡镇,来到A市。
  到了A市之后,城里孩子们玩的东西,他也不会玩,也没有朋友,就一心沉迷学习。多亏了薛华,他才和同龄人对接上,否则就像是活在另外一个次元一样。
  谢爷爷做鬼是比较笨,但是好歹活了那么大岁数,人情世故方面只能算是有点迟钝,不能说一窍不通,对孙子没说完的话,忍不住有些心疼:“乖孙~”
  唉,他以前还为小孙子乖巧懂事感到骄傲,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孙子的童年过得太可怜。孙子又那么倒霉,明明没做过什么坏事,死了还变成了厉鬼,今后投胎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甚至能不能投胎都不知道。
  谢礼荡了一会儿秋千休息,看看老祖宗还没回来,就去翻之前记下的笔记。
  笔记本还是正常的人类使用的大小,上面的字都是谢礼用- yin -气控制着笔记下的。刚开始的字迹还有一些潦草,一页以后就变得非常端正了。
  学霸和学渣的区别简直一目了然。
  现在学渣爷爷还在躺平,学霸孙子已经开始学习了。
  暴力熊现在练习的,也算是一种比较基础的鬼的能力,不过相对来说难度系数要稍微高一点,就是如何精确控制- yin -气,以及更多的储存- yin -气。
  - yin -气是鬼物的能量,是鬼物一切的基础。控制好- yin -气,有足够的- yin -气,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能够让鬼物为所欲为。
  厉鬼为什么会比普通的鬼凶,就是因为他们天生的- yin -气含量就高。
  说起来闹鬼也不是一般的鬼能够闹的。谢礼之前对- yin -气的控制力还不高,能够把陶冰安家的窗帘换一个颜色,已经是极限了。
  至于什么滴血和飞起来的特效,全都是老祖宗后来深加工的,用的还是谢礼留下的那些- yin -气。不过也因为特效太多,维持的时间并不长。所以在其他人赶到的时候,什么都没看出来。
  也是因为人身上自带阳气,人多聚集的地方,阳气自然偏重。高浓度的阳气将本来就消耗得差不多的一点残留的- yin -气一冲击,还能留下点什么才奇怪。
  在经过了一节课的系统学习之后……好吧,一节课的时间还称不上系统,但是对于学霸来说,他对- yin -气的掌控已经今非昔比了。最起码让他今天再继续做的话,虽然还是做不到老祖宗那样,但肯定能够更加精细一些。
  薛华被薛爸爸放回来的时候,老祖宗也回来了,带来了几个好消息:“查到陶冰安和包建、包鹏父子的医院了。”
  陶冰安是谁,谢礼知道。以此类推,包姓父子应该就是随便乱扔鞭炮的俩父子。
  暴力熊一脸严肃地点头。
  薛华一面保持严肃,一面被萌得心肝颤。手指抽了抽,没忍住戳了戳熊仔的耳朵,竟然软冻冻的。他不由得好奇地继续戳了几下,引来暴力熊凶残地瞪视,才收回了爪子。
  他清了清嗓子,点开业主微信群:“这件事情业主群已经炸了。现在的进度是葛靖辉被带去喝茶了,陶冰安转去了精神科,据说就和包家父子在一起,接受住院治疗。”
  知礼新苑附近有两所甲级医院,其中一所的精神科比较有名,三个人在一个科室,也不算奇怪。
  不过业主们也就知道这么一些比较模糊的信息,这三个人具体住在哪个病房,病情有多严重,其实他们也不清楚。
  老祖宗去那么长时间,就是把这些都弄明白了,因为接下来他打算:“来一堂实践课。”
  振德医院精神科,这一天的晚上就迎来了一对上课的祖孙,确切的说是一个老祖宗鬼和一个暴力熊厉鬼宝宝。
  谢爷爷因为特别菜,就被留在了家里。
  薛华要跟着,却在临出门的时候,被担心的薛爸爸逮住了继续做思想教育,大意是人要向前看,要代替小伙伴去看花花世界。
  薛华很想说,其实不仅人要向前看,鬼也是在向前看的。阿礼当了鬼,也还在认真学习天天向上,做人的时候熬夜学习,做鬼的时候熬日学习。
  鬼的速度非常快。菜鸡谢爷爷都能高速飙鬼,老祖宗自然不在话下,带着暴力熊像瞬移一样,直接到了医院。
  老祖宗找了一处窗台落脚,两个鬼没急着进去,老祖宗先提问:“有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同?”
  小小一只暴力熊站在窗台外沿:“嗯。我还以为医院肯定- yin -气很足。”
  实际上的情况完全不同。医院在晚上的时候- yin -气确实是浓郁一些,然而和别的地方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反倒是有一种让鬼非常舒服的气,让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大口。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