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20)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 yin -气和阳气,都是无色无味的。如果谢礼用这两种气来制作糖果的话,- yin -气糖果会凉,阳气糖果会暖。生气糖果的颜色也基本是无色透明,只不过在经过压缩之后,会有一点点几乎看不到的绿,吃起来有一种很清爽的淡甜味。
  以一个吃货敏锐的直觉,谢礼看着灰气觉得:“看上去不好吃。”
  老祖宗被他气笑,伸出手指弹了一下他的脑门,力气不大,都没把暴力熊从他肩膀上弹下去:“那是秽气。住在医院里的都是病人,既然是生病,他们身上必然存在一些坏掉的部分。再加上病痛的折磨,一般人都会产生一些负面的情绪。这些综合在一起,就产生了秽气。不过不严重,在医院里,这些秽气很快就会净化掉。”
  他指了指一个病房中蔓延出来的些许秽气,“这种秽气介于- yin -阳之间,但不是什么厉害东西。医院的一些消毒防护措施,能够很好的杀灭其中属于阳间的细菌病毒;医护人员和医院所代表的生机和正气,很容易就能净化掉属于- yin -的部分。”
  老祖宗正在教学的时候,一个衣着普通的中年人走过。
  谢礼敬畏地看过去。其实他看不太到这个人的长相,在他的眼中,这位中年人浑身散发着功德金光,几乎要闪瞎熊眼。
  中年人一路走过,一路和一些医护人员和病人招呼,显然是一位正准备下班的医生。他所过之处,那些丝丝缕缕的秽气,犹如冰雪消融,瞬间消失不见。
  老祖宗看着孙子佩服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不由得失笑:“那位是大善人,真正救死扶伤无数的人。这种人哪怕死了之后,在地府也是非常受到尊重的。”
  像是一堂真正的教学实践课,老祖宗只是详细地介绍在医院里看到的一切,顺带科普了一下大善人死后的VIP待遇。像是黑白无常专人接送,并且提供专车服务,免费参观包括忘川、黄泉等地府著名景点的旅游,还能得到和阎王共进晚餐的机会,甚至投胎还能走绿色通道等等。
  谢礼原本听得很认真,然而没过一会儿,像是有什么线牵着他的视线一样,他下意识就对准了一个方向,一双清明的黑豆眼不受控制地瞬间血红。
  这时候要是有一面镜子出现在谢礼面前的话,他自己就能看到自己变身的样子。
  在这之前,暴力熊的名字叫暴力熊,总体来说还是一个公仔,逃不出萌萌哒的范畴,尤其这只公仔熊还是粉红色带金色小心心的。
  现在暴力熊的四肢上都长出了尖锐的爪子,一口森白的牙齿直接横跨一张脸,赤红的眼珠也就算了,身上还蔓延着宛如血管一样的血痕。
  整只熊都狰狞得不成样子。
  大部分都紧闭的病房内,传来各式被病痛折磨的□□声。在精神科这边,还有一些诡异的其它声音,分不清是笑声还是说话声,也有一些嘶哑的吼声之类。
  这些声音混杂在一起,经过夜间医院内的空旷而幽长的走道,变成一种奇怪的交响乐。
  在明明很混乱的声音中,谢礼却只听到一个声音——小孩子的低声啜泣。
  探病时间已经过了,医院里恢复了安静。走廊上的灯还很明亮,有一些陪床人员还在活动,造成视线的阻隔。
  谢礼却像是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几乎能够直接“看”到位于走廊拐角处的楼梯内的情形。
  这里是住院部的三楼。在白天的时候,人流量大,很多人都会选择走楼梯。而在现在的时间,楼梯内的灯光已经熄灭,只留下微弱的光源。
  小小的孩子蜷缩在角落里,更加不起眼。他瘦弱的肩膀细细颤抖,才几天时间,就从一个健康活泼的小男孩,变成了消瘦而肮脏的样子。可以很明显看出,他这些天的日子过得非常不好,很明显被疏于照顾。
  依旧在变化中的暴力熊,浑身蔓延的“血管”突然停止了生长。在下一秒,恢复成普通的公仔熊从老祖宗的肩头掉了下来,落入老祖宗好整以暇的手掌中。
  脱下熊皮的厉鬼只是一眨眼就穿过了几十米的距离,站到了小孩儿面前,- yin -测测地开口:“小朋友,你怎么了?”
  包鹏看着视线中出现的一双浅色板鞋,下意识停止哭泣:“我……我想要妈妈,妈妈不要我了……呃……爸爸也不要我了……奶奶还打我……”
  他一边说一边抹了抹眼睛,感觉手上像是落了雨水,有些奇怪怎么在房子里还能淋到雨。
  雨点子很大,砸在手上有点发疼,似乎还有奇怪的味道……
  作者有话要说:
  老祖宗( ̄ω ̄):地府有很多旅游景点的。
  谢爷爷( ̄ω ̄):可惜我看不到了。
  老祖宗( ̄ω ̄):没关系,七七的时候你能坐在火车上看一眼。
  老祖宗( ̄ω ̄):乖孙,老祖宗带你去地府深度游怎么样?
  阿礼_(:з」∠)_:我觉得我能再抢救一下。
  (完)
 
 
第十三章 零毛孔
  每一个熊孩子的身后,至少有一个或者以上的熊家长。
  在出事以前,包鹏的身后有三个熊家长——他的爸爸妈妈和奶奶。
  虽然在外人眼中,这家人能够让人吐槽的地方很多,但是在从前的包鹏眼中,他的家庭特别幸福。他在家里面是小霸王,在外面也是小霸王。
  从幼儿园到小学,他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看不顺眼的不管是谁都不害怕。反正他是小孩子,大人能和小孩子计较吗?不能。
  哪怕他的心里面根本就没有明确,到底怎么个计较法。
  他是男孩子,调皮很正常。
  他是个好孩子,所以坏的都是别人。
  然而在一个星期前,这一切都变了。
  八岁的小孩儿其实已经能够懂很多事情了,但要怎么明辨是非是不可能的。对于一个多星期前的事情,他印象中只是他像以前一样,跟着爸爸一起扔鞭炮去吓人,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一群人特别可怕地围着他们不让走,还淋了很久的雨。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唐门密室 作者:微笑的猫(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