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24)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作者有话要说:
  老祖宗(*  ̄ー ̄):你别惯着他。
  阿礼 ( ̄へ ̄):哼。
  小花儿( ̄へ ̄):谁还不是个宝宝了?就惯着。
  老祖宗(*  ̄ー ̄):你这是惯宝宝吗?
  小花儿 (/ω\):……惯媳妇儿。
  (完)
  卡文卡成狗
  跟猫打架,打输了,最后还被太后骂,明明是猫先动的手!(╯‵□′)╯︵┻━┻
 
 
第十五章 托梦
  薛家是典型的慈父严母。
  薛华小时候那个皮啊,没少被朱翠芬抽,抽也抽不好。一直到薛华上了中学,收了谢礼这个小弟,出于大哥要给小弟面子的中二思路,才稳稳当当地认真念书。
  在谢礼之前,朱翠芬给儿子找了不知道多少家教,没一个能坚持一个月的。
  如果谢礼只是单纯的读书好,薛家父母也不会对一个普通的“儿子的同学”那么喜欢,就是因为谢礼能管得住薛华,让自家的皮猴子认真念书,不去为非作歹,并且肉眼可见的让儿子从吊尾车的成绩,慢慢爬上年级前列。
  现在谢礼好好一个孩子没了,自家的皮猴子现在岁数虽然大了一点,可也不见得有多稳重。朱翠芬从乡下一回来,就去看儿子,生怕不在这几天,皮猴子把家给拆了,刚走到房门口就听到他在嚎,顿时觉得大事不妙,条件反- she -就做了个撸袖子的动作。
  当然现在夏天,朱翠芬穿的短袖,哪怕没撸到袖子,这个动作的威慑力还是有的。
  薛华一看到他妈,就像是老鼠见了猫,肩膀一缩,偌大一个人团在床角装鹌鹑,半天才扯着嘴角干笑两声:“娘~”那婉转的小嗓门,把朱翠芬叫得浑身一抖。
  朱翠芬没被儿子这糖衣炮弹给摆平,反而吐槽:“也不看看自己多大一个人了,还以为和小时候一样能卖萌呢?”她搓了搓胳膊,总觉得有点冷,嘀咕了一声,“你房间空调开多少度,怎么这么冷?我先去洗个澡,你自己好好检讨,犯了什么错,一会儿你自己说。”
  “哦。”薛小花把床上的泰迪熊往怀里一抱,露出最近清瘦了不少的脸,愈发看着像个小姑娘。
  朱翠芬出身农村,还是农村人里特别迷信的那种,看她没事请了那么多开光的东西就知道了。小时候薛华身体不好,她就给起了个女孩子的小名,曾经还一度给儿子打耳洞穿裙子,当小姑娘养。
  不过这些都是薛华三岁以前的事情,他自己没什么记忆。
  三岁以后,薛华就健健康康的,什么小毛小病都没有,长相倒是越来越漂亮,在男孩子没发育之前,说他是个小姑娘都有人信的。谢礼知道他的小名之后,就一直小花儿小花儿的叫着,死活改不过来。
  现在他团在泰迪熊后面,露出一张清瘦的小脸,眼睛又大睫毛又长,眨巴两下特别可怜兮兮。
  朱翠芬一股气提在胸口,被瞬间萌杀,最后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到底累了,没一会儿就下楼去洗澡。
  一番折腾完,薛爸爸也回来了。一家人吃完晚饭,薛小花开始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就撸了几朵花。”
  顶楼的露台是朱翠芬的天下,种满了父子两个都不认识的各种花花草草,照料之精细,有时候还要超过父子俩。
  用朱翠芬的话来说,那就是:“你们两个有手有脚的,那么大的人难道还要老娘给你们喂饭吃?”花花草草就不一样啦,得好好照顾。
  楼顶种花也有很多讲究,用的介质不能过重,也不能太轻,防水要特别注重。
  这两年生意稳定下来之后,她就花了许多精力在这些上面,现在在省城的花友圈子里,已经小有名气。要说她这一次去乡下帮谢家的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些花草。
  露台上的灯一打开,薛华看着他妈仔仔细细地检查花草,嘀咕:“突然感觉自己不是亲生的。”也不知道他妈听清楚了没有,就见她回头瞪了他一眼,想想自家需求花花的熊宝宝,立刻摆正了心态,“妈妈,你教我打理呗。”
  在外面买的花草,哪里有自家产出的好呢。就算等将来谢礼复生了,他种花也可以供奉老祖宗啊。
  朱翠芬被他甜度五颗星的一声,叫得一阵发寒:“好好说话,多大的人了,马上就要上大学了。”又把儿子扯到身边,“过来帮我搬花盆。”
  大概是薛华摆正了态度,一边卖苦力一边听朱翠芬科普,学习起来倒是飞快。今天他听老祖宗科普过一些鬼物比较偏好的花卉,自家只有两种,他问得更加认真。
  有一句俗话叫赖利头儿子自称好,父母对自家孩子的滤镜日常十米厚。哪怕薛华再怎么皮,朱翠芬还是觉得自家小花儿只要认真起来,那是绝对没什么问题的。
  薛华的脑子当然不笨,但是要找到能约束到他并且趋势他好好做的动力不容易。
  朱翠芬还在心里面感慨,以前有个谢礼,现在让儿子摆弄这些花草也挺好的,好歹分散一下注意力。
  薛华还真的找到了一点意思,不过朱翠芬很累了,没一个小时就睡下了。
  薛华还惦记着把自己五马分尸的暴力熊,也没待太久,收集了一些花瓣回到书房,看到熊宝宝已经把自己拼回去了,松了一口气。
  书房里有一个小吧台,有水槽、冰箱什么的,以前就是方便他晚上喝水吃点心。他把花瓣清洗干净,找了个保鲜盒放到冰箱里,想想又去剪了两朵铁线莲,一朵给熊宝宝当坐垫,一朵放到熊宝宝的床上。
  熊宝宝很满意,连爪子都不是那么锋利了。
  不过他没有太多的精力分散到薛华身上,今天他有一节特别重要的实践课:“今天是爷爷三七,我得和爷爷一起托梦。”
  对于在阳间的鬼来说,大部分的日子都不好过,还不仅仅是缺衣少吃,而且阳间过高的阳气含量,不利于他们的生存。
  那些积年老鬼还好一些,无论是他们的修为还是经验,都能够让他们掌握正确的过自己小日子的办法。但是像谢爷爷这样滞留人间的新鬼,日子就不是那么好过。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唐门密室 作者:微笑的猫(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