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31)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他挺好奇吊死鬼的,厉鬼天生的感知,让他明白这个吊死鬼对他没有任何威胁,可以放心观察。
  然后他就观察出了一个细节:“女装大佬?”虽然吊死鬼的穿着很可爱,但是妆容崩了之后,可以很明显看出这是一个男鬼。
  一直在装死的吊死鬼瞬间连心态一起崩了:“要不是我搬不动水果,你以为我愿意穿女装?!”
  谢礼没搞明白其中的因果关系,闪开了一点,嫌弃道:“说话就说话,不要乱喷口水。”吊死鬼的舌头老长,一说话就口水嗒嗒的,一点都不讲究。
  吊死鬼把舌头缩了回去,一点都没有凶魂自觉地示弱:“大佬,能帮个忙,把我从树上放下来不?”
  这个倒是可以。谢礼都不用上手,- cao -纵着一道- yin -气,就把吊死鬼弄了下来,感觉到槐树的吸力,“咦”了一声。
  吊死鬼下了树,赶紧揉了揉脸,掏出小巧精致的化妆包补了补妆,又扯了扯小裙子,立刻又是一个可爱的小美女,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嗲嗲的:“谢谢小哥哥~”
  谢礼面无表情,甚至内心毫无波动。好歹他是和薛小花一起长大的,小花儿的美貌程度比不上校花级别,但是比起这么一个路人吊死鬼,肯定要好看很多。最起码他觉得,要是小花儿女装的话,绝对很好看!
  他只是出于礼貌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升空,发- she -——
  吊死鬼看见厉鬼消失在天际,翻了个白眼,没想到直接把美瞳给翻到后面去,一阵手忙脚乱,不得不把眼珠子摘了重新按上才搞定,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年轻人面色惶恐地张大了嘴巴。
  能够当女装大佬的吊死鬼完全是戏精本精,瞬间换做哀伤脸,用一种自卑中透着坚强的语气勉强笑了笑:“这是义眼。”
  年轻人的脸上瞬间涌现出同情,想宽慰小姑娘几句,却见小姑娘很快就跑开了,回头一想:“义眼是能随便摘下装上去的吗?”普通人就更加不能随便这么摘眼珠子了吧?
  所以,他刚才看到的究竟是神马!!!
  年轻人细思恐极,搓着爬满了鸡皮疙瘩的手臂,往家的方向一路狂奔,宛如身后有疯狗在追,结果到了家里,一打开门,差点被震天价响的低音炮给哄了出去。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年轻人的脑袋瞬间懵了一下,赶紧回神把门关上了:“奶奶,你怎么现在还开着音响啊?”说来也奇怪,他刚才在门外,那么响的声音竟然一点都没听见。照理说,他们这栋老楼的质量应该不怎么样啊,隔音效果有那么好吗?
  低音炮在一套三居室内简直震耳欲聋,家里四个人穿着睡衣,全都围着音箱团团转,显然本来已经都睡下了。
  “阿胜回来啦。”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低音炮突然坏了。也不知道闹什么,从刚才就突然自己响了起来,音量也不能调小。”
  “打电话到售后去也没人接。”
  “傻傻地等待~苦苦地徘徊~”
  “拔掉插座不行吗?”
  “出卖我的爱~逼着我离开~”
  “唉,这怎么还串歌呢?”
  “肯定是坏了。”
  “插头早就拔掉了,可是这音响不是可以连着响六个小时吗?”
  被叫做阿胜的青年,这会儿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想到自己要在这个房子里近距离被低音炮连续震上六个小时,简直想死的心都有。
  他加班到那么晚回家,只想着躺平啊!
  他捣鼓了一阵,也没什么办法可想,最后甚至在音箱外面套上塑料袋,盖上被子。然而毛线用没有,富有穿透力的声音响彻整个房子,甚至有一种墙壁都在震动的错觉。
  一整个晚上下来,虽然他最后累到睡着了,可还是满脑子的卖掉小苹果,戴的隔音耳塞像假的一样,一点用都没有,一觉醒来,简直比没睡还累。
  不过倒是有一点不太科学:“说起来都没邻居过来投诉啊。”
  “啊?你说什么?”阿胜妈妈在厨房做早饭,没听清他说的话。
  阿胜揉着眼睛才发现:“卧槽,音响还在响?这早就过了六个小时了吧?”他该说自己买的音响的质量好吗?
  两位老人家坐在客厅里,神情也很是萎靡。老年人虽然觉少,却也不是完全不用睡觉。一个晚上没睡,整个人就像是老了好几岁。
  “唉……赶紧找人上门维修吧。”
  天亮了,至少还能有解决办法的。
  阿胜昨天查了一下,像这种小家电,虽然有维修点,但是得把音响一路送过去。这么大的音量,别说送过去了,就是拿着在小区里走一圈,物业都要分分钟找上门来。
  不过小区周围修家电的店铺还是有的,出一点上门费,别人也会愿意来上门维修。
  被轰炸了一晚上的阿胜觉得心好累,顾不上吃早饭,就想着赶紧把这个发神经的音响搞定。
  早上起床跑步,顺便买早饭的薛华,发现买早饭的队伍里和路上精神萎靡的人特别多的样子:“错觉吧?”
  早餐店的效率格外高,没两分钟就轮到了薛华,想到自家熬日学习的厉鬼宝宝还在嗷嗷待哺,赶紧买好了早饭,提着满满的塑料袋就往回跑。
  他家阿礼生前可喜欢吃这家的包子了。考虑到厉鬼最近对鲜花素果的偏好,他还特地买了几个香菇菜包。
  家里这会儿只有薛家父母在。在发现儿子还算正常之后,夫妻两个就让周阿姨暂时不用做住家保姆,继续老样子每天过来打扫,外加做一顿饭就行了。
  他起的很早,回家的时候,他爸妈才刚起床:“爸,早饭我买回来了,放在桌上。”
  “哦,知道了!”
  刚洗漱完的朱翠芬有点不平:“为什么儿子叫你不叫我?”
  薛爸爸在刮胡子,抬着下巴说道:“因为我给的零花钱。”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