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46)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很好,惯坏自家小鬼的罪魁祸首+1
  老祖宗在内心默默算账,冷不丁看到厉鬼宝宝拿了个东西出来:“你怎么有冥石?”这玩意儿乍一看和糖差不多,然而这浓郁的- yin -气,他是怎么都不会把冥石和糖果搞混的。
  哦,形状有点不太一样。
  冥石通常的形状类似于铜钱,只不过比铜钱要更厚实一些。眼前的这个冥石,就像是一粒小了两圈的弹珠。
  哦,小熊仔拿来当弹珠玩,还稍嫌大了点。
  不对!
  “哪儿来的冥石?”他不记得给过小鬼冥石。
  冥石能够作为一种货币来使用,表示它本身具备一定的价值,就譬如阳间的黄金。人们平时虽然更多的使用纸币,但也明白黄金是一种硬通货,具有很高的价值。
  小熊都没抬头看老祖宗一眼。爪子下的- yin -气糖拿来当弹珠玩有点大,熊爪子又不是很灵活,他想了想,就干脆重新压缩了五颗- yin -气糖:“啊?这个真的是冥石?”
  毕竟是白天,哪怕是墓地的- yin -气也不是很浓郁,压缩出来的- yin -气糖,个头比较小,用来当弹珠大小合适,可惜还是不能用来打弹珠。
  问题不是出在弹珠身上,而是熊爪子实在不适合这种- cao -作。
  小熊抬爪,虚空抓了抓,像是猫在踩奶,抓了两下就被老祖宗捏住,递了一块冥石过来。
  “你试试把- yin -气捏成这个形状。”
  只会捏糖的厉鬼宝宝像是看到了一道题,也不吭声,用爪子比划了一下冥石的大小和厚度,再一爪子拍下去又踩两脚,把冥石直接给踩成八瓣,得出冥石的大致硬度。
  这会儿的- yin -气浓度不太够,他把自制的- yin -气弹珠拍碎了几颗,像是捏橡皮泥一样,把- yin -气弄成一块发糕的样子,再使劲压缩。
  很快,“发糕”就像是放了气的气球一样,快速瘪了起来,几秒钟就变成了冥石的样子,单纯从外观上来看,和冥石没什么两样,颜色也变成了砖黑色。
  接着小熊把自制冥石丢到地上,用力踩了两脚没踩碎,不是硬度过高,而是自己做出来的冥石弹- xing -十足:“好像不是冥石。”
  果然,价值非常高的冥石,绝对不可能被他这么随随便便捏出来,应该只是样子长得像而已。就算冥石能够捏出来,他才当了几天的鬼?
  哪怕老祖宗一直夸他有天赋,可在天赋还没有变成实力的时候,他就是个不那么废的废柴罢了。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不过做的时候,可以加点生气糖做成龟苓膏啊!
  老祖宗把无糖·龟苓膏·冥石拿到手上,仔细检查了一下,表情很怪异:“你这个……用来当做冥石也不是不可以。”虽然捏上去的手感Q弹,但是- yin -气含量应该是达标的,还很精纯。总体来说,这是一块质量还算不错的冥石。
  厉鬼宝宝再聪明,也花了一点时间才反应过来:“那我可以直接印钞票了?”
  “差不多吧。”这小鬼要是能够去- yin -间,才叫是鬼尽其用。阳间的- yin -气浓度总体较低,就算小鬼掌握了制作冥石的方法,也谈不上效率。冥石在阳间也没多大用处。
  厉鬼宝宝怀揣着一夜暴富的美梦,在祖坟里躺平。
  华人讲究视死如生。在死亡后,会将主人的心爱之物作为陪葬品。很多影视文学作品中,也通常会有走夜路迷失方向的人,在深山中发现一座大宅借宿,结果一觉醒来发现是一座坟墓的故事。
  而实际上,坟墓因为本身使用的材质和风水之类的关系,普遍上来讲- yin -气都比较充足;如果能力足够的话,一些和- yin -间关系密切的人或者鬼,能够通过墓地,暂时打开一个通往- yin -间的通道。
  譬如老祖宗能够通过他自己的坟墓,连接他在地府住处,并且能维持住一段的时间。但是要让他带活人去- yin -间,这个活人除非本身修炼有成,否则到- yin -间之后肯定就凉了。
  他甚至都不会把谢爷爷这么带去- yin -间。说白了,这种通道差不多相当于走私,会有很多后遗症存在。
  在戾气没有消磨干净前无法投胎的厉鬼宝宝,倒是没有这一层顾虑,然而厉鬼宝宝还没凉透,所以他也不会让他走这条路。
  白天的厉鬼宝宝是直接睡在祖坟上的。这一次倒不是只有一张小床了,老祖宗把他的娃娃屋拿了出来,甚至游泳池里都放满了清澈的山泉水,还撒上细碎的小野花。
  小花园里精挑细选的植物,因为谢礼用多出来的生气糖滋养的关系,长势特别凶猛。老祖宗还给修理了一遍苔藓草坪,才拿着一堆山货去找薛华。
  曹俊转悠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座看上去颇有一点年头,但是修葺良好的古墓,前面放着一个做工精致的房子。
  如果小熊醒着的话,他可以轻易认出这个曹俊,就是凌晨看到的鬼祟身影。
  乡间一个村子,多半只是一个姓。朱家村,就几乎都是姓朱的。曹俊不是朱家村的人,也不是任何朱家村民的亲戚,事实上他是一个盗窃惯犯。
  类似朱家村这样只剩下一些留守老人的村子,他见得多了。虽然这种村子的油水不多,不过偷东西没什么难度,偶尔还能当做临时据点使用。
  “哟,这一家还挺讲究的,烧给死人的房子还做得那么好?”一个身形壮硕的汉子一边系着皮带,一边从一座坟墓后边转过来。
  曹俊皱了皱眉头:“老鹰,说过多少次了,干这一行的注意着点,别犯忌讳。”
  被叫做老鹰的汉子嘿嘿一笑:“知道,我没尿在人家家门口。”他表面上大大咧咧的,该注意的地方还是会去注意,“我又不是刚入行的菜鸟,这点你还不放心?”
  曹俊的表情紧绷,七月的天气□□点钟太阳已经很毒辣了,然而他依旧没有感觉到任何温度,总觉得浑身冒鸡皮疙瘩,一点都轻松不起来:“行了,咱们赶紧干活,做完这一票,就换一个地方。”
  他是个惯偷,可是盗墓的事情……尤其是这座明显还有后人祭祀的墓……这可真的是真正的挖人祖坟啊。他的内心还是有点压力的。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唐门密室 作者:微笑的猫(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