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49)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现在,谢礼真的活过来了。
  “万万没想到啊……”
  医院里,谢老祖宗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小伙子,哪怕身上插满了管子,没有恢复意识,也能够通过机器上的各项数值表明这是一个活人。
  谢礼的妈妈杨小妹在边上陪着。从儿子出事之后,她不放心护工,直接把A市的工作辞了,亲自来照顾儿子。照料之余,还拿着一本装修设计的专业书,自己一边学习,一边念出来给儿子听。
  在搬到A市之后,他们一家都深感自己的没文化,有点时间就用来学习。
  平时谢家的画风就是,技术工人谢冬至钻研技术类书籍;杨小妹在A市找了个服装厂的工作之后,就一直在看服装设计剪裁之类的相关书籍。
  在谢礼没出事之前,夫妻两还打算换一套大一点的房子,毕竟现在儿子大了,市里面的房子已经太小了。所以杨小妹在研究装修。
  至于谢礼,他平时不怎么在家学习,除了在学校里的时候外,他通常都在薛华家学习。在A市的时候,谢礼家住的小区就在薛华家小区的隔壁。
  搬进A市将近7年时间,谢爸爸从一个技术工,变成了工程师;杨小妹从一个服装厂流水线工人,变成了服装制版师。
  总之,这就是学霸一家的氛围,让薛学渣每次上门都倍感压力。
  不过这些在老祖宗眼里,怎么都没有眼前的谢礼来的重要。
  在杨小妹的眼中,经受了无妄之灾的儿子,是个消瘦苍白的小可怜。
  在老祖宗的眼中,谢礼的身上笼罩着一层功德金光,宛如一个高瓦电灯泡。这还是他道行深厚,换做画皮鬼什么的过来,大概只能看到一团金光。
  有这一层功德金光在,他可以肯定,小鬼的复活肯定和功德宝箱有关系。
  “果然出家人不打诳语。”老祖宗嘀咕了一句,拿手机给谢礼拍了张照片,然后才回去祖坟。
  在老家的谢礼,正拿着薛华的电脑,在研究桑桑发给他的入职培训资料。
  房间里只有书桌前有一张椅子,薛小花只能去楼下搬了一张方凳,坐到谢礼身边:“要看那么多材料?”为什么都毕业了,还不能浪一浪呢?
  “嗯。善恶司怎么说也是司法机构。我得学习一些专业知识。”没有泡花瓣浴的暴力熊皮,被厉鬼宝宝嫌弃了。自己的娃娃屋被弄得不成样子,他暂时就保持着魂体的样子在看书,就像是他还活着的时候一样,一听薛小花打岔,反- she -- xing -就想丢一套题库给他。
  相对于阳间的司法机构,善恶司的职权要宽泛得多,不仅有司法的权利,而且还有一定执法的权利。
  谢礼见薛华似乎对这个有点兴趣,就给他普法:“如果一个人在阳间干了一件坏事,那么这个人在阳间就要被阳间的法律处罚;到了- yin -间之后,还要被- yin -间的法律处罚。不过- yin -间的法律没有那么多条文,判断对错也不仅仅是根据阳间的法律标准。像是在阳间的很多道德问题涉及不到法律层面,但是在- yin -间也是罪,是需要受到处罚的。
  - yin -间判罚找证据很很容易。地府有业镜,专门照人的罪业。我们善恶司也有配套的……嗯……业镜的山寨版。判罚的标准也比较简单,大致上属于犯下的错的两倍就可以了。”如果罪行超过了一定程度,地府可以直接提供各色地狱N年游经典套餐。
  薛小花知道谢礼的这个善恶司的职位其实很水,听说还有山寨版的业镜,感觉有些好奇:“能给我看看是什么样的不?”
  谢礼就拿出了工作手机,点开地府APP里的扫一扫:“就这个。”
  薛小花:“……好吧。”
  其实地府APP的功能真的很强大,但是架不住阳间的地府工作鬼员不上进。
  对于鬼来说,哪怕他们生活在阳间,对阳间货币的需求也不高。别看一群鬼整天叨叨着住在壁龛鸽子笼不舒服啊之类的,实际上有几个鬼是和自己的骨灰盒绑定的呢?
  譬如这一次谢礼帮助阳间的警方抓获罪犯,然而得到的是对鬼物来说毫无卵用的货币,数额还不大。哪怕鬼物们需要大量的阳间金钱,一般也会针对一些大案要案。干一票,能够抵得上几年的水果和鲜花的钱。
  小毛贼什么的,只要不惹到鬼物身上,基本上没有鬼会去管。诸如广场舞之类的事情,更加不会去搭理。
  谢礼本鬼倒是还有些动力,毕竟他当鬼的开销也不少。他总不能这样一直花小花儿的钱。于是他把刚到手的小红包微信转给了薛小花:“你再帮我买个房子吧。等我赚多一点钱,再给你。”
  “好啊。”薛小花特别舍得给谢礼花钱,听到这个话没反驳,只是像一个管家婆一样,默默收好阿礼的钱,争取不让他有自己的小金库,“快递过来不方便,我还得在这里住几天,明天我弄点材料自己给你做吧?”
  他早就有这个念头了,网上的各种图纸不难找。工具可以问村里面的木匠师傅借。暴力熊那么大一点的个头,材料只需要一些边角料就行。
  谢礼不是很信任他的动手能力:“你行不行啊?刚才削皮都能削到手。”
  本来薛华已经努力不去想这个事情了,一听谢礼主动提起来,眼前立刻又浮现出自己手指头被谢礼含住的画面。
  这会儿可不是在楼下厨房里,有着他外公外婆在的场合;而是在一人一鬼近距离独处的时刻!薛小花一点顾忌都没有地……起立了。
  然后他就被厉鬼丢了一包纸巾。
  老楼一层和二层各有一个卫生间,锁还不太好,薛小花只能在自己房间里自力更生。
  在告白过的对象面前这样,薛小花的脸皮滚烫:“撩完不负责任,流氓。”
  厉鬼不吭声,两眼涣散地盯着电脑屏幕,内心只有一句话:我还是个宝宝!
  薛小花本来背对着谢礼,没听到谢礼的声音,又忍不住回头看他,发现厉鬼比他还要不好意思的样子,突然之间就不害羞了:“你和我说说话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