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52)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谢礼看到警察将婴儿还给已经急疯了的家长,低头给了大狗一小块冥石:“跟我去抓坏人。”
  警犬严肃地拒绝了人民的糖衣炮弹。
  谢礼无奈出示了自己的临时工作证:“你看,我是善恶司的人。善恶司知道吗?就是地府的警察。”
  警犬大概是听懂了,张嘴吃掉了冥石,并且克制地只摇了两下尾巴:“汪!”带头往外面冲去。
  或许是天生四条腿的动物,在速度方面确实有天赋,哪怕是变成了鬼也一样。
  本来谢礼是没什么感觉的,但是带路的老鬼被甩开一大截,大狗却轻轻松松地和谢礼保持着一样的速度时,显然形成了一个对照组。
  其实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必要再带着这一鬼一狗了,不过带着也没什么嘛。
  被这个盗窃团伙选择作为据点的,是一处位于火车站附近的别墅。
  这个别墅区因为太靠近火车站,每天往来的火车声音太吵,入住率并不高。倒是有几家用来做短租,因为交通方便,倒还挺受欢迎。
  盗窃团伙的窝点,从外表看来,也是这样的一处短租别墅。
  进入到别墅的院子之后,老鬼立刻证明了自己的价值:“这栋别墅是外省炒房团的人买的,买完做了一点简单的装修之后,一年也未必会来一次。黑中介私配了钥匙,把房子交给这些有特殊需求的人短租。”可以说很会赚钱了。
  老鬼虽然经常在火车站,但是也会在附近转悠。活人办事的时候多半只是避着活人,可不会避着鬼。老鬼在周围生活了那么多年,对其中的各种暗箱- cao -作的事情,知道得不说一清二楚,也是十之八|九。
  缺乏社会经验的谢礼非常惊讶:“还有这种- cao -作?物业不会管的吗?”
  老鬼说道:“不会。物业又不一定认识全部的业主,也不是每个物业都那么负责任。他们只要看到中介有钥匙,就觉得是业主委托的。反正炒房团买的房子,本来就是为了倒卖的。”
  还有一些举家搬到外地或者外国去的,有时候粗心的业主回来根本就不会发现自家的房子被人用过。
  听过分析后的谢礼,直接走进别墅里:“就算是物业发现不对,只要黑中介- cao -作得当,就能够轻易把这件事情遮掩过去……哎?”他回头一看没鬼跟进来,探出头去,问,“你们不进来吗?”
  老鬼很惭愧:“我们进不去。”除了一些开放式的公共场合,他进不了私宅。这也是他选择常驻火车站的原因之一。
  警犬鬼也很惭愧地趴在门口,发出一声呜咽:“呜~”
  “好吧。那你们在这里等我。”谢礼也不确定自己先进来这里到底是要干什么。
  别墅的一楼看不出有什么异常,打扫得干净整洁。二楼是几个人的房间,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都只是一些必备的个人用品,衣服的数量也不多,就和一些短租的驴友一样。
  这边的别墅没有地下室,也没有阁楼。如果谢礼没有地府扫一扫的前情提要的话,恐怕要以为自己找错了地方。现在他目标明确,直接从一些角角落落,找出一堆手机、电脑、平板之类的电子产品,接着又翻出一堆首饰和名牌的衣服包包之类的东西,显然是一些还没来得及销赃的赃物。
  最后,他还找到一溜的管制刀具,有两把上面还带着血。
  他在其中找到了自己的皮夹。原本放在里面的证件已经没有了,不过这个皮夹是他妈妈亲手做的,还是很有意义的,用的材料也是真皮。
  他把皮夹放到乾坤袋里,还在奇怪没找到自己的手机,就听见外面一声狗叫。
  “汪!”
  不到三秒钟,一辆车开了进来,停在了门口。
  老马骂骂咧咧地从车上下来:“就会找事儿,赶着投胎呢。”本来说好的价钱,这一回急着处理,肯定会被压价。本来那些二手的东西就卖不了几个钱,但是慢慢卖的话,肯定比这样急着卖要来的好。
  老马在这个团伙中,是专门负责销赃的。其实也不算是这个团伙中的成员,他的角色有点像是一个专门负责销赃的代理商或者中间人,分别联系买家(盗窃团伙)和卖家(具体销赃的),从中赚取抽成。
  相对来说,他这份工作比奋斗在第一线的买家安全;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也比大部分有着固定营业点的卖家来的灵活。
  可是人脉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建立起来的。他这样的中间人,也是有地盘之分的,也最怕出事情。无论是哪一个环节出错,都表示他以前经营的渠道被毁,他自己也会面临一定的风险。
  根据传回来的消息,他直接就把老金夫妻两个骂了个狗血淋头,只希望这一次是有惊无险。
  但是他没想到自己刚进门,一打开灯就发现他要带走的东西,全都整齐划一地摆开在大厅的地上,甚至下面还垫着一张一次- xing -桌布。
  他想都没想,拔腿就往外面跑,却一头撞到了自己关上的大门上。
  “别急着走,过来站好,我扫一扫。”
  他听到一个声音,在近在咫尺的距离说话,却看不到半个人影……
  老马这种中间人,掌握的销赃渠道非常多。谢礼只是粗略看了看,就发现有好几家当铺和回收买卖二手商品的店铺,还有一些网上的交易渠道。
  他的旧手机大概是因为型号比较老,被直接按照五十块一个的价钱,批发给了一个手机店。
  气量狭小的厉鬼瞬间就不开心了。嫌弃他的旧手机不好,那就不要偷啊!
  刚好他手上还有之前处理广场舞的时候余下来的U盘,直接就拍进了老马的梦境中。愤怒之下,他没有控制好- yin -气。
  昏迷后的老马只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格外- yin -森的广场,一些似是而非又走调的歌曲震耳欲聋。
  他刚想走开,就看到周围突然冒出很多男女老少的影子。这些影子形容扭曲,却在做着一样的动作。他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动作也变得不受控制,犹如牵线木偶一样,跟着载歌载舞起来。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