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53)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在做梦,然而怎么样都醒不过来。
  谢礼处理完事情之后,就离开了,赶到手机店的时候,倒是没再波折,顺利找到了自己的旧手机。可惜机器已经被刷过了,他里面的所有信息都不翼而飞。
  和很多人的态度都一样——你可以偷我的手机,但是不能动我里面的东西!
  出离愤怒的厉鬼宝宝,立刻就通过地府APP报了警。
  他的用户名是通过阳间的善恶司注册的。在地府APP中,善恶司的员工有一个特殊通道可以直接联系阳间的司法机构。
  这个联系热线24小时有人在线,和地府APP的在线客服很不一样。
  负责这个热线的,都是有着丰富工作经验的警务人员。他们也习惯于这个热线响起来的时候,就必然会破获一起大案要案。然而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会抓到一个盗窃团伙……
  不是说盗窃就不是犯罪了,但是和他们以往处理的案件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不过这位不知名的报案人,工作却十分细致,一个个地点和相关的赃物,以及涉案人员等等,都一一列出。
  可以说,警方只要根据这些信息,直接上门抓人取证就可以了。
  报案也不是一次- xing -的,而是陆陆续续一直到将近凌晨4点,最后还有一个贩卖人口的团伙的详细信息!
  薛小花吃早饭的时候,新闻里正在播放樟城警方连夜抓捕了一个盗窃团伙的新闻。
  朱外婆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一个个犯罪嫌疑人被抓捕的画面:“活该。这些人一个个看着都人高马大的,干什么不好,非得去偷东西。”
  朱外公喝了一口豆浆:“还不止偷东西呢。你看里面还有几个全国通缉的要犯,杀过人在逃的。”对外孙交代,“你以后碰到这种事情,别冲动,找警察蜀黍知道吗?”
  认真练过两三年散打的薛小花乖乖点头:“知道。”
  在这种事情上面和长辈起争执是毫无意义的。再说他也不觉得自己的身手就天下无敌了。就目前来看,他甚至连自家的厉鬼宝宝都打不过。
  想当年,阿礼还是自己罩着的小弟,现在感觉越来越回去了。
  唉……当老大的也得与时俱进,亚历山大。
  “外公,一会儿你去菜场吗?带我一起去吧?”
  外孙的要求,老两口怎么会不答应呢?
  朱外公立刻答应:“好啊,吃好早饭我们就去。小花儿要买什么?”
  薛华来的时候买了很多东西,但是小孩子家家的,买东西很随- xing -,家里该上镇买的东西,还是得出门。
  朱外婆有一辆家用的小轿车,是女儿女婿买来给他们当买菜车的。老夫妻两个都有驾照,经常带着村里人一起到镇上看病买东西,偶尔也会到周边自驾游。
  像他们这样的老夫妻,村里面还有几家,日子过得非常逍遥。
  薛华要买很多东西,最重要是给熊崽子买个新的游泳池,还得多买两束花。早上他起床的时候,没洗花瓣浴的熊崽子看上去有点暴躁,还坚持熬日,完全不想睡觉的样子。
  他得早点把花买回来,好让小熊快点睡觉。
  薛小花办事是很有效率的,但是架不住外公外婆要带着他玩耍,搭车到镇上的一对老夫妻也不省心,要去医院看病,还得让他们接回去。
  薛小花在镇上买齐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悄咪咪问外婆:“不是说公交车已经能够到我们村里了吗?为什么我们不能先回去啊?”
  家里的车子是前几年买的,当时经济也不是很宽裕,车子很普通。
  薛小花其实小时候就不怎么在村里住,对那两位老夫妻不是很熟悉,早上一路过来还得和两个颇有一些体积的陌生人挤在后座,想到还要和他们一起回去,小少爷心里面就不是那么乐意。
  朱外公知道外孙大概在为了什么别扭,劝了一句:“人家也没什么恶意,就是话多了些,你别往心里面去。大家都是邻居,相互照应一点是应该的。公交车到我们那里一个小时一班呢,多不方便啊。”
  朱外婆冷笑了一声:“就你脾气好,没听见他们怎么说的吗?不就是想炫耀他们孙子读书好吗?咱家小花儿难道考得差了?还什么靠着自己实打实考进去的,难不成振德中学进去就不用考试了?”
  搭车的那对老夫妻也有一个孙子,岁数比薛华小一岁,同在省城念书,不过不是在振德中学,而是在一所不错的公立中学。
  薛华毕竟在省城念了三年书,有一个学霸男票……咳,暗恋对象的结果就是,他三年时间没少参加和其他学校的交流活动。讲句实在话,按照各种比赛的获奖情况来看,振德中学的教育质量在省城排的上前三,而那位朱弟弟所在的学校,也就是勉强进前十的程度。
  当然他也没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也没有看不起哪位朱弟弟的意思,他自己清楚自己的斤两,如果不是因为谢礼,他大概就是靠着爸妈赞助念市一中,这一次能不能考上个二本还是两说。
  如果只是望子成龙还还说,真正让他反感的是,那对老夫妻话里话外就是他姓薛不姓朱,觉得他外公外婆生个女儿没用,招女婿也和嫁女儿一个样什么的。
  薛华越想越生气:“都什么年代了,还香火传承那一套,姓什么重要吗?”谁对他好,他心里面没点逼数?他是谁拉拔大的,自己都不知道?
  他爸这些年来对丈母娘家事事上心,难道还能是因为感动儿子跟他姓?
  那是因为他外公外婆打心里就把他爸,当亲儿子看待。
  反倒是薛家,对他爸忽视得彻底。要不是他爸后来创业成功了,指不定他爷爷奶奶当没他爸这个儿子呢。
  朱外婆年纪越大,- xing -子越发像个小姑娘,跟着外孙说道:“就是,搞得他们家好像有皇位要继承一样。”她确实是挺生气的,总有人成天逼逼她就生了个女儿。
  她就生了个独生女怎么了?她女儿抵得上人家十个儿子!
  朱外公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外人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呗。咱们又不会少一块肉,他们说了也不见得多一块肉。”说完,他接到了一个电话,一看就朝着老婆和外孙比了个手势,才接起电话,“老哥啊,你们药配好了吗?哦,配好了是吧?哦,你们要去市里啊。那好啊,我们就先回去了。”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唐门密室 作者:微笑的猫(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