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59)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薛华还是觉得今天的医院格外得远,医院的走道也格外得长,有一种怎么走都走不到的错觉。
  “小花儿?你来看阿礼吗?”
  薛华听到声音,总觉得是从非常遥远的地方传过来,表情有些呆滞,木木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跟着人进到病房,才反应过来招呼他的这个人是谢礼的麻麻:“阿姨,阿礼怎么样了?”
  杨小妹的神色有些憔悴,表情中倒是没有太多的担心:“还是老样子。你去陪他坐坐,阿姨去给你洗点水果。”
  说完,她也不等薛华拒绝就走了。
  谢礼住的不是单人病房,不过现在病房里另外两个床位空着,倒是和单人病房没差别。
  薛华把病房门关上,直接坐在病床前面,低头看了看病床上的谢礼,又抬头看了看横躺在病床上挺尸的谢礼,问:“怎么了?进不去?”
  谢礼半死不活地哼哼两声。
  薛华抬手戳了他一下:“别不说话啊,到底怎么了?老祖宗呢?”
  “哼!”厉鬼宝宝重重哼了一声,背过身去,用屁股对着薛小花儿,一副拒绝交流的样子。
  薛小花就很不客气地对着面前觊觎已久的部位来回摸了摸。
  谢礼瞬间窜了起来,捂着屁股凶巴巴地回头:“你干嘛!”凑牛氓!
  薛小花顿时正襟危坐,摆出一副纯良的样子,像是一个特别正直的好少年:“没干嘛啊?说啊,到底怎么了?再不说阿姨要回来了。”
  谢礼不是很想说,不过他现在也没什么人可以交流的,指了指自己的身体:“我现在身上都是功德金光。”又指了指自己的鬼样,“我是个厉鬼。”手指在两边比划了一下,“功德金光和戾气相互排斥,我进不去。”
  从今天凌晨回来,一直到刚才,他已经尝试过了无数次。功德金光倒是不会对他现在的厉鬼形态造成什么伤害,还会对他的身体进行修复,但是每当他尝试回到自己身体里的时候,就像是碰到了一个弹- xing -十足的气球,直接会把他弹出去。
  谢礼把轻飘飘的厉鬼拉起来,和自己面对面坐好:“那是不是说,只要你的戾气消失了,就能够回去了?”
  “不知道。”他又不是因为本人太凶残才变成厉鬼的,他只是因为倒霉啊。当初造成这一切的人,都已经受到了惩罚,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消除戾气,“老祖宗帮我去问别的鬼了。”
  从来没有人知道,厉鬼如果没了戾气会怎么样。
  什么化戾气为祥和,更多针对的是人类,而不是鬼物。
  厉鬼消除戾气的方法只有一个,被打到魂飞魄散。厉鬼本身不存在了,那戾气也就消失了。这种方法显然不适用于谢礼。
  在这个方面,薛小花的脑洞也没什么用处,只能安慰:“你多留一点生气糖在病房里,说不定身体的恢复速度能更快。陪着你的阿姨,也能更好的休息。”不管怎么说,身体先恢复健康总是不错的。
  陪床是很累很辛苦的。杨小妹只有一个人陪着,更加辛苦。
  “我已经放了。”自从掌握了让人直接吸收生气的方法,他就不吝于对自己亲妈施展。如果薛华昨天也来过的话,就会发现今天的杨小妹的精神状态已经好了非常多。
  在外人看来,这是因为谢礼恢复得不错,才让杨小妹有了精神。这也是原因之一啦,但更重要的是谢礼在病房里聚集了非常多的生气。
  薛华刚才的感觉还不是很明显,这会儿静下心来,才发现病房里的空气特别舒服:“我去给你买点花放着吧?要切花还是盆花?”
  “盆花吧。医院里没花瓶。”谢礼的情绪不是很高,拿着一块冥石充电宝给自己充- yin -气。
  没花瓶可以买一个啊。薛华的念头转了个弯就掐灭了,顺着他的话说道:“好啊,那就买盆花。”到时候他就可以每天过来照顾花和厉鬼宝宝。
  他们没有聊多久,杨小妹就回来了,听到薛华在说话,也没有觉得奇怪:“你和阿礼多说说话,阿礼应该能够听见。”
  她去了一会儿,就是去把水果切好装盘。水果都是现成的,来探望的人送了很多水果过来。
  “好,谢谢阿姨。”
  薛华和她聊了一会儿,临走还被塞了两箱水果:“你家里人多,帮忙分担掉一些。天气太热了,再放下去要坏了。”
  薛华倒是没有客气:“那我明天再来。阿姨你放心,阿礼还要和我一起去京城上学呢。”
  对他来说,最糟糕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现在再怎么样,都不会让他感到绝望。
  他还把谢礼一起带回了家。
  厉鬼宝宝用了点小法术,帮着薛华节省力气,一进家门就直接跑到露台上,找了一朵花窝着。
  薛华看了两眼,也不去打扰他,正好他买的快递到了,去楼下取件。
  上一次买的娃娃屋很好,可惜被弄坏了,这一次他干脆从桑桑介绍的特殊微商那里订购了一套新的。
  他一个人在书房里,照着视频安装完后,就到了晚饭时间。
  风平浪静地吃过晚饭,他刚想上楼就被朱翠芬叫住了:“薛华,等等上去,我们开个家庭会议。”
  “哦,好。”薛华不疑有他,每次开家庭会议的时候,他麻麻都会这么叫他。想到家里现在面临着要造民宿,以及他要去京城念大学的事情,这时候开会是理所当然的。
  客厅里,朱翠芬和薛爸爸一人占了一个单人沙发,老夫妻两个占了中间的四人座。
  薛华左看看右看看,最后选择坐在他爸身边的沙发扶手上,总有一种家庭地位急剧下滑的错觉。
  朱·全家最凶·翠芬女士主持会议:“这次家庭会议,总共有两个议题。第一,关于薛华同学的异装癖。”
  薛小花立刻跳了起来:“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

下一篇:他杀死了他的恋人 作者:黄油煨猫 上一篇:唐门密室 作者:微笑的猫(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