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63)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谢礼想了想自己的开销和住院的费用,很耿直地问了一句:“奖金有多少?”
  关于这方面的奖金金额,有明文规定,是根据犯罪情节的严重程度而言的。计件制,明码标价,绝不拖欠。
  青年看谢礼有兴趣,赶紧就带着人……鬼走。
  正好谢礼也办完了入职手续,就跟着青年去办案了。
  桑桑也有点感兴趣,反正没什么事情做,就跟着去凑热闹,然后他就懵逼了。
  谢礼有了正式的事业编制之后,还是有好处的,譬如说他得到了一个带有一点法器- xing -质的工作证。这个工作证并没有什么特别牛逼的功能,唯一的作用就是能够让他不惧阳间的正气,让他可以自由地出入派出所。
  进去之前,桑桑找了个地方给他画了个妆。青年给了他一个工作牌。
  谢礼的身份就变成了审讯专家。
  谢礼的长相本来就偏严肃,只要他板着一张脸,再把年龄往上画一点,没有人能看出破绽来。
  厉鬼宝宝有些好奇,去审讯室之前,特意找了一面镜子看了看。好厉害啊,他什么时候也能给自己化妆到像整容的地步啊。
  青年先去和人打招呼,过了一会儿领着他们进去的时候,审讯室里除了犯罪嫌疑人之外,就没有别人了。青年径直在记录员的位置坐下,示意谢礼可以开始了。
  谢礼的审讯也很简单,只是拿手机扫了一下,然后就对着犯罪嫌疑人说道:“20**年3月20日下午5点20分,在**市XX火车站偷走三台笔记本电脑、5个手机,在某某处销赃,获得赃款……”
  整个审讯室都寂静无声。
  青年愣了一下,才手速飞快地记录。
  化妆成英气警花的桑桑小声问道:“大人,您这样用- yin -气,没有问题吗?”
  地府APP是很牛逼,但是扫一扫功能并不是单纯的APP运用,而是一种法器,是需要用- yin -气来驱动的。
  阳间办事处的成员很少去赚这个奖金,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这些鬼对物质需求不高,而且还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想耗费自身的- yin -气来干这个事情。
  扫出来的结果详细到这种程度,耗费的- yin -气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看看谢礼一点吃力的表情都没有,难道这还能是厉鬼的种族天赋?
  吊死鬼不太明白,感觉自己隐约触碰到了传说中的种族次元壁。
  拥有很多冥石充电宝的厉鬼宝宝也不太明白吊死鬼的疑惑:“这能有什么问题?”他看了看时间,“不是说事情很着急吗?赶紧下一个。”
  厉鬼宝宝忧心忡忡地想,他得多赚一点钱。小花儿和家里出柜了,万一被赶出家门的话,他得养小花儿呢。
  他现在也是一个需要养家糊口的宝宝了。
  作者有话要说:
  厉鬼宝宝o(*≧▽≦)ツ:别紧张,我不会吃了你的。
  吊死鬼⊙﹏⊙ :我不不不不紧张。
  厉鬼宝宝o(*≧▽≦)ツ:放心,你看起来不是很好吃的样子。
  吊死鬼 ⊙△⊙:你又没吃过,怎么知道我不好吃!
  厉鬼宝宝⊙ω⊙:那要不我吃一口尝尝?
  吊死鬼>﹏<:不不不,还是不要了。
  (完)
 
 
第三十八章 善恶司的简单处罚
  谢礼审案什么的, 其实他根本就不需要“审”的过程。
  他能够提供的信息,详细到连一些犯罪嫌疑人都记不清楚的细节都一清二楚。这不仅方便后续办案民警搜集证据, 其中透露出的诡异, 也让犯罪嫌疑人的心理几近崩溃。被青年带着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 他甚至感受不到自己腿的力气, 一大半靠着边上的青年民警在支撑,两条腿软得像面条一样。
  伴随着那个- yin -冷男声的一句“等等”, 犯罪嫌疑人内心最后悬着的一根细线彻底断裂,蹲下身抱头惨叫起来。
  好吧, 他以为自己是在惨叫, 实际上只是发出干涩的“赫——赫——”声。
  担任记录员的青年提着犯罪嫌疑人的胳膊:“起来!”又对谢礼敬佩地问道,“谢老师, 还需要做什么?”
  犯罪嫌疑人惊恐地看到一双脚慢慢走了过来。他不知道是因为惊吓过度, 还是别的原因, 完全没有听到脚步声,似乎空气都没有任何流动, 然后他看到“谢老师”的双腿弯曲出一个角度, 蹲下身和他面对面。
  那是一张比印象中更为年轻的面孔,甚至颇为英俊。这时候他抬手, 用食指把眼镜往下勾到鼻尖的位置,缓缓睁开一双赤红色眼睛。
  没有眼白,没有瞳仁, 只有一片猩红。
  “差点忘记了,善恶司这边还需要做一些处置。”
  犯罪嫌疑人在巨大的恐惧之下, 根本就没有听清谢礼说了什么,只是看到他慢慢的伸出手,然后在他双手的位置虚空比划了一个下切的动作。
  他是隔了三秒钟才感觉到疼痛:“啊啊啊!手!我的手!”
  他双手明明还在自己的身体上,看不出一点异样,但是他却感觉不到自己的手了。
  他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哪怕一根手指头!
  这时候的谢礼已经重新把眼镜推回鼻梁上,若无其事地走回到自己临时办公的桌子前:“把下一个带进来,抓紧时间。”哪怕有了工作证,在派出所这种充满正气的地方,还是让他感觉到浑身不舒服。
  青年把审讯过后的犯罪嫌疑人交给同事带走,在另外一个犯罪嫌疑人过来之前,难得好奇地问:“谢老师,您刚才对他做什么了?”
  他当初考入警校的成绩其实也就一般般,因为体质特殊,在入学之后就被挑走做特殊训练。他对“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比普通人知道的要多,但是也没有多特别多。做这一行有着非常多的忌讳,在以前他就只是当一个安分守己的传声筒而已,能够直接和一个鬼这样坐下来办案,对他来说是一种很新鲜的体验,体验过后,发现除了这一位谢老师特别牛之外,似乎也没有太大的不一样。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唐门密室 作者:微笑的猫(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