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64)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这位谢老师还比较好说话的样子,他就没忍住多嘴问了一句。
  并没有当过老师,但是经常当小老师的谢·学霸·礼很随和地做了说明:“单纯的用戾气截断了一部分的魂体。他的魂体还是完全的。等这些戾气消失之后,他的身体就能够恢复了。”
  他比划了一下手腕的位置,表示自己截断的是哪一部分的魂体,“他是小偷,我就断他的手。”
  青年见谢礼竟然那么好说话,继续问道:“那这个戾气,需要多久才消失呢?”
  桑桑全程静默,悄咪咪看了一眼青年,内心冷笑:呵,你对厉鬼一无所知。
  “我们善恶司在这方面的律法不是很健全,我根据自己的理解来执行。一元等于一天,按照所获赃款的两倍来执行。”谢礼表示他还是有一定依据的。
  青年在心里默默换算了一下。偷一万块钱,就要断手将近28年。想想刚才那个惯偷,这么多年来偷盗的财物数额,这辈子都没手了。
  警花·吊死鬼·桑桑立刻狗腿的表示:“老大英明,以后就这么办。魂体不全,没法去地府。这个办法好啊,保全了魂体,可以让他们死后进入地府,无缝衔接赎罪,真是太好了!”
  对话到此结束,下一个犯罪嫌疑人到了。
  在见识到了谢礼的效率之后,这一次他们把这一次抓获的所有犯罪嫌疑人一起带了过来。谢礼全程都不说话,挨个扫描,把贩卖人口组织的相关内容先整理了出来。
  然后他又主动表示:“我先去把省城内的人给抓起来,你们不用太着急。”问桑桑,“桑桑,你去吗?”吊死鬼有上吊绳,绑人有先天优势。
  狗腿桑立刻说道:“去!老大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你不用跟着我。”谢老大冷酷无情地指着地图划了一圈,“这半边交给你。”
  犯罪分子的网络盘根错节,等抓到人之后,肯定还会有新的发现。作为厉鬼,他对打击犯罪的兴趣不高,但是对于合法合理使用戾气的兴趣很大。
  厉鬼杀人属于天- xing -,就像是猫吃鱼狗吃肉一样。让他克制天- xing -,成天鲜花素果这么吃,难受是不难受,但是总有点别扭。
  薛小花说得对,他不可以随便害人,但是可以不随便的害坏人。
  他现在还是有执法权的厉鬼,可以合法的砍手砍脚。
  走出派出所,谢礼去掉伪装,缩小身形,飘到等在外面的嘿姆嘿姆的头顶上,指着一个方向:“走!”
  “汪!”
  “干掉坏人!”
  “汪!”
  “统统做掉!”
  “汪!”
  小熊崽子带着狗崽子在外面疯了一个晚上,等到太阳老高了才想起忘记的事情。
  “小花儿出柜了。”谢小熊瞬间脑补出一个被打断腿扔出门的薛小花。
  嘿姆嘿姆载着厉鬼宝宝两三下就跑到了薛家,熟门熟路地在露台上停了下来,并且把一个没吃完的肉包子埋进花盆里。
  谢小熊带着适合病人吃的清淡的蔬菜粥,小心翼翼地飘进薛华的房间。
  窗帘拉得严严实实,被子盖得严严实实,枕头上只露出一点头毛。
  “没被赶出去。”谢小熊松了一口气,把粥放到床头柜上,悄咪咪掀起被子看了看。
  薛小花抱着泰迪熊,一张小脸睡得红扑扑的,让女生都嫉妒的长翘睫毛像是小扇子,嘴唇红润有光泽,怎么看都不像是被打断腿的样子。
  谢小熊趴在床上想了想,把自带冰凉属- xing -的双手,慢慢贴到薛小花的脖子上。
  “哇!”睡得天昏地暗的薛小花被瞬间惊醒,从床上一下子蹦跶起来,差点摔到地板上。
  听到楼上动静的薛爸爸冲上楼,一开门就听到薛小花抱怨:“阿礼,你别吓我啊!”
  薛爸爸:又是阿礼,看来儿子这幻觉不轻。
  薛华摸着冰冰凉的脖子,看谢礼指了指门口,才发现自己老爸:“爸?几点了,你还没去上班?”
  “今天周末。”薛爸爸努力不让自己去戳儿子的痛点,装作若无其事道,“下来吃早饭。你外公给你做了虾皇饺。”
  谢礼看到薛爸爸关门下楼,套上粉红暴力熊皮,赶脚有点不可思议:“你没被打断腿啊?”怎么感觉反倒是待遇上升了?
  薛华揉了揉眼睛:“我干嘛要被打断腿啊?你好像有点失望?”他看了看时间,“咦?你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晚?不困吗?”
  回归精致生活的厉鬼宝宝拿着自己的充电宝:“我答应了老祖宗不能睡觉。”然后他又转了一个红包给薛华,“我昨天又拿到奖金啦,给你拿着。”充满兄弟义气地拍了他一爪子,“放心,就算你被赶出家门,我也会养你哒。”
  薛华看了一眼红包数额,洗漱完先把熊宝宝给他买的菜粥拿到隔壁书房去吃:“你自己身边留一点,别全都给我。”拉开自己的抽屉看了看,“不是让你自己拿钱买东西吗?怎么感觉都没动过?”
  “没什么地方要用钱的。”没有金钱观念的厉鬼宝宝跟着他走过去,爬上小茶几,把自己今天需要学习的书拿出来。
  谢学霸的脑子全长在念书上面,在生活方面几乎不会照顾自己。
  有什么衣服就穿什么,有什么吃的就吃什么,自己基本不会去主动买。
  薛华两三口吃完菜粥,戳了一下转来转去的熊耳朵:“把衣服脱了。”
  “流氓,你想干嘛?”话是这么说,厉鬼宝宝还是把自己的公仔服脱了,坐到薛华身边,一双带了一点微红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
  不管看多少遍,小花儿还是辣么好看,怎么就不是个妹子呢?
  敲好看的薛小花儿在厉鬼宝宝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在他脸上吧嗒了一口:“没什么,就是亲你一口。”然后快速冲到楼下。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