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75)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薛小花作为主人,招待了他一杯鲜榨果汁:“麻烦您了。”过劳死的还这么兢兢业业,对工作是真爱啊。
  老祖宗把笼罩着谢礼的禁制撤掉:“来找你的。”
  谢礼刚做完一套模拟题,成绩不是很好,这会儿被解放出来也不是很精神,抱着一颗葡萄要啃不啃:“我这边没什么信息,有的都已经提交上去了。”而且他有点奇怪,他只是一个临时工,就算上级部门有什么需求,不是应该找身为负责人的桑桑吗?
  谢礼没有明说,然而钟飞已经从他的表情看出一切,解释了一句:“桑先生似乎对这方面的事情,不是很感兴趣。谢先生您身为第一个发现人,我们认为您有知情权。”
  “谢谢。”谢礼觉得这个说法,让他还是比较舒服的。尽管他知道,能够让总部的人这么客气,应该还是他家老祖宗的功劳。否则他一个临时工编制的小厉鬼,凭什么能够让人家一个总部的副司长专程大老远跑来呢?
  他把一份资料传给谢礼:“您可以一边看,一边听我讲。先说明一下关于吉泰基金目前为止的处理进程。
  关于吉泰基金诈骗的事实已经确认,此外还有非法集资。资料内有具体的涉案人员和具体犯罪情节。
  具体处理方案,大致是对直接犯案人员收取一定量的寿数和福德。对于包庇他们犯罪的人员和家族,直接剥夺气数。”
  谢礼和薛华同时觉得,剥夺气数什么的,很有一种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赶脚。
  好吧,现在不是搞笑的时候。
  气数的事情从来没有小事。最直接的就是关乎一个团体的命运。最让人熟悉的就是,讲某某朝代气数已尽。一个家族被剥夺气数之后,要不了多久就会玩完,几乎不存在什么挽救的办法。
  薛小花当初选择吉泰慈善并不是瞎选的,而是挑选了最起码看起来比较正规的慈善机构。这是一个已经建立数年,在全国各个一二线城市和部分三线城市都有着固定办公地点,规模庞大的慈善机构。
  在吉泰慈善之上的吉泰基金,可想而知他的规模。这种特殊机构如果背后没有庞大的权势支撑,根本不可能发展到这个程度。
  涉案名单非常长,谢礼和薛华只是两个普通的高中毕业生,对上面一个个名字所代表的势力并不清楚。他们找了半天,才在名单的最末尾的部分找到了刘主任的名字。
  “哦,做假账啊。”商二代对这方面比较敏感。薛华看葡萄都快从椭圆被搓成圆形了,从熊崽子爪子下抢救过来,剥给他吃,“那套捐款系统也是他设计的,人才啊。”
  别看刘主任看似“蜗居”在樟城,但并没有远离吉泰基金的权利中心,是整个吉泰慈善项目的核心成员。所以,他得到的“分红”也特别可观。
  钟飞不觉得在整个事件中,刘主任那么一个小蚂蚁有什么重要的,但是也没有多说,继续说道:“目前为止,关于地府这边的所有处罚措施已经执行完毕;阳间的相关机构也已经介入调查。”顿了顿,他用一种偏软的口气询问谢礼,“不知道谢先生对这样的处理结果是否满意?”
  “嗯?”从始至终都不觉得自己是什么重要人物的熊仔,抱着一颗葡萄啃得满脸葡萄汁,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我要是不满意的话,该怎么办?”
  作者有话要说:
  小花儿 ( ̄ω ̄):大家好,我是手工老师,下面来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厉鬼风筝。
  小花儿 ( ̄ω ̄):材料有【红线一根,尽量长一点;还有主要材料厉鬼一个】。
  小花儿 ( ̄ω ̄):下面我们把红线的两头,分别系在自己和厉鬼的身上,最好是手部的位置。
  小花儿 (≧ω≦):接下来,我们把厉鬼叫醒,让他起飞,厉鬼风筝就做好啦,是不是很简单呢?
  厉鬼宝宝 (。皿。メ):……打死!
  (完)
 
 
第四十五章 是死是活
  熊崽子绝对肯定自己只是随口一问。在他看来, 钟飞的工作已经很到位了,那么高的效率, 那么狠的惩处力度, 还能做到什么样呢?
  钟飞听到谢礼的话后, 却重新用一种更加严肃的态度说道:“我们还可以敦促阳间的执法机构, 加快查处的力度和速度,并且在保持曝光率的前提下, 对他们的犯罪事实进行公开处理。”
  薛小花觉得,钟飞说的不是公开处理, 而是公开处刑。
  谢礼也转过弯来。之前地府的手段确实非常狠, 但那只是一些缥缈的、类似于慢- xing -自杀的方式来处置。
  如果公开处刑的话,那就是阳间这边的手段了。善恶司确实和阳间的相关机构有合作, 但不是什么上下级关系, 要采取这样强硬的措施的话, 其中恐怕会牵涉到一些利益交换。
  谢礼不清楚里面具体的道道,但是这些处罚明明应该是阳间应该做的, 根本没必要为了一点点的时间, 来损失地府的利益,尤其卖的还是他家老祖宗的人情。
  “不用了, 现在这样就很好。”先看看阳间怎么做。
  谢礼都能明白的人情世故,薛华当然也明白。
  等钟飞走了之后,薛华叹了口气:“这几天多关注一下新闻吧。”桑桑的话虽然冷漠了一点, 但也有道理。- yin -间不管阳间事。阳间有阳间的规矩。
  “嗯。”办完一件事情,熊崽子感觉轻松了一些, 从果盘上拽着一大串葡萄,往平板旁边拖。
  老祖宗一声不吭,眼皮都没抬一下,弹了一下手指,就把暴力熊弹回到平板旁边,并且下了一个禁制:“模拟卷还有4套呢。”臭小鬼,原来做一张卷子都要不了15分钟。
  熊崽子坐在茶几上,看了一眼和自己咫尺天涯的葡萄,向组织申请:“我能先吃个葡萄吗?”
  组织给了他一个葡萄:“做一套卷子吃一个。”
  熊崽子只能老老实实地学习。
  平板看上去是普通的平板,模拟卷看上去也是普通的模拟卷。实际上,根据熊崽子为数不多的认识可以判断,这个平板是一个具有考试功能的法器。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