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9)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薛华没忍住手贱,戳了戳。
  暴力熊立刻怼了他一巴掌:“啪!”
  “嘶——”还好这一次熊爪子没伸出来,只是把他手指打了个爪子印。他在疼痛过后,还有些沾沾自喜,指了指印子,“好萌~”
  “萌你个头!”脾气暴躁的厉鬼跳起来就是一顿熊拳,拳拳到肉,四拳并用,把薛华的贱手打满熊爪印。
  公仔熊很小只,但是打人真的还挺疼。
  薛华却觉得疼好,不是他抖M,而是疼痛让他能感受到谢礼真的回来了。
  除了他一直瞒着自己对谢礼的感情之外,两个人算得上无话不谈。和谢礼的不确定不一样,他倒是对谢家老祖宗充满了信心:“肯定能行。”退一万步来讲,“反正试试又不吃亏。”
  谢礼其实也弄不明白功德宝箱究竟是个什么- cao -作,反正这东西应该是挺厉害的,毕竟把他怼晕了将近七天时间。
  “所以我一个厉鬼,怎么去做善事?”简直反人类……不对,是反厉鬼啊。
  薛华拿着一条热毛巾给自己擦脸,刚才他哭成狗,现在还是满脸的泪痕,一点都不符合他老大的人设,亡羊补牢也要找补回来,只是泪痕擦干净了,眼睛还肿着。
  “除恶即是杨善。咱们可以先试验一下。”薛华向来脑洞大,“先把楼下那个赶走了试试。”
  暴力熊歪过头看他:“楼下哪个?”
  薛华恶狠狠地磨牙:“那个在外面晒窗帘的!”要不是她乱晒东西,他家阿礼也不至于就这么死了。
  “咱们听老祖宗的,一定不能杀人。但是你现在也不能扶老奶奶过马路,咱们先从情节轻微的地方开始试探一下。”涉及到心上人,薛华一点都不会大意,分析道,“那个女人叫陶冰安,老公手里面有点权。他们夫妻两个自以为多了不起,总是干一些‘小事情’。反正小区里对他们家不满的人挺多的。”
  一般人都不会去为了一点小事,去和邻居撕,但是怨言肯定是有的。再说只是赶走而已,是不是善事不确定,但绝对不至于像杀人那样对本身已经戾气冲天的厉鬼造成更加不良的影响。
  暴力熊把自己的爪子往薛华的手指上一搭:“同学,你的解题思路很正确。”
  作者有话要说:
  阿礼( ̄工 ̄lll):帮个忙。
  小花儿╰(*°▽°*)╯:来~啦~
  阿礼(# ̄▽ ̄):说人话。
  小花儿╰(*°▽°*)╯:好吧,帮什么?谢礼多少?
  阿礼o(╬ ̄皿 ̄)=○# ( ̄#)3 ̄) :帮我把头上的钥匙环弄掉,谢礼给你一巴掌!
  (完)
 
 
第六章 我要闹了
  要把人赶出小区,说起来不难,但做起来还是有一点难度的。
  毕竟现在的大部分人辛辛苦苦一辈子,买了个房子,习惯了周围的生活环境,轻易舍不得离开。就算是要搬家,像知礼新苑这样的环境地段,都是很难抢到的。
  老城区当然有类似的配套,但是房子老旧。新楼盘也有,价格却要贵出差不多一半。
  新城区房子新,但是配套绝对跟不上。
  这会儿是晚上八点。薛华从书桌上拿出两本作业本,封面上分别写着窗帘和窨井盖。他把窨井盖的先放好,打开写着窗帘的,又打开电脑。
  日常号称自己是硬汉的薛华,在心心念念的男……同学以熊的姿态回归之后,重拾自己的硬汉形象,红肿着两只眼睛,拿起一只水笔指着屏幕上的一对中年男女,语气严肃:“这个女的,就是那个晒窗帘的,名字叫陶冰安,全职家庭主妇。这个男的,叫葛靖辉,是她老公。他们家原来是在B市。葛靖辉原先是个小科员,后来勾搭上了上级的女儿,就是这个陶冰安,才升到了处长。
  这两个人都是二婚,婚内出轨。十几年前在原来的地方闹得沸沸扬扬,他们在原来的地方住不下去,才搬来这里。葛靖辉从地方调到省城,级别倒是没有动,但是从原来的实权,变成现在差不多挂职,还是在一个清水衙门。他们能买得起知礼新苑的房子,这里面很有问题。”
  暴力熊一双黑芝麻一样的眼睛中,闪烁着凶残的光芒,尖锐的熊掌往手帕坐垫上一拍:“看来他们还要点脸。”要脸就好办,“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周阿姨去八的。”这几天谢家兵荒马乱,他们家也差不多。
  他妈妈直接去了A市乡下,帮着谢家打理谢礼的后世;他爸爸因为公司少了老婆分担,天天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正好最近还特别忙,薛爸爸已经连着两天睡在公司里了。
  薛爸薛妈知道自己儿子和谢礼的感情有多好,自己没空走不开,干脆这几天让周阿姨当住家保姆。
  周阿姨有空就出去打听了一番。也是最近小区里被这个事情闹得人心惶惶,和陶冰安想的窨井盖偏一点就砸死自己一个样;很多人想着万一走进小区里,被窗帘缠上的人换成是自己,那死的人不就是自己了?
  陶冰安作为全职家庭主妇,待在家里的时间不少,这几天出去买菜碰上邻居都要被挤兑几句。还有一些人看热闹不嫌事大,拿着一些信息去找了些什么七拐八弯的关系查证,反正他们也不在意消息的准确- xing -,查到之后没有加油添醋就已经不错了。
  陶冰安本来就没什么人缘,现在的情况就更加不好了。
  “哦。”熊爪子虚空挥了挥,“翻页。”看着密密麻麻的本子说道,“你读书的时候,要是有现在这样用心就好了。”他就不用盯着他做功课。
  “那是老大我给小弟你一个表现的机会。”薛华一边翻页,一边哼哼。
  别看谢礼现在长得高,他刚认识谢礼的时候,那就是个小豆丁,又矮又瘦,穿的用的还不好,说话还带着乡下口音,被同学孤立,偶尔还要被欺负。
  没他这个当老大的,这小子初中的时候,还不知道过成什么样呢。不过他这个当老大的也不合格,不然他们家阿礼明明可以直升的,才不会被抢了名额,最后考进省城的振德中学了。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唐门密室 作者:微笑的猫(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