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91)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张总,麻烦你将手机调成静音。”会议室内, 所有人员已经就位, 就张建刚才在接电话,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
  “很抱歉。”这种注意并不是好现象, 张建想到今天从起床开始的奇怪现象,干脆把手机给关了。
  他关手机的时候觉得有些奇怪,按照自己的习惯, 在开会前离开办公室的时候,他应该就会把手机调成静音。这个习惯已经维持了很多年, 怎么今天就……
  会议很快就开始,他只能把更多的注意里投入到会议中去。但是今天就像是老天爷和他作对,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张建的第一反应是,手机坏了?他刚才明明已经关掉了。
  现在这个时间不是思考的时候,很快就有人出言提醒:“张总?”
  “抱歉。”他直接把手机关机,然而竟然关不了。
  周围的同事都对他看着,表面关心:“张总的手机这是出故障了?”
  “要是很重要的电话,可以先到外面去接一下。”
  张建没办法,只能拿着不停响着铃声的电话去外面。他还没走出门口,电话就自动接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开着免提。
  “张总,太感谢您上次帮的忙了。不知道您那儿还有没有更新的资料,最好是详细一点的客户信息,价钱好商量。”
  张建不用回头,就知道自己彻底完了。
  银行的职位吃香,竞争同样激烈,平时没有错处,还要提防别人栽赃,现在……
  如果事情没有暴露还好,只要平时小心一些,根本就没有人会去查。但是一旦暴露出来,只要用心查,什么证据找不到?
  张总的位置觊觎的人不是一个两个。关于张建的调查还没有开始,先把他的职务给暂停了,代理人很快上岗。
  在此期间,张建的手机完全和抽风了一样,在那里不停地来电,然后自动接听,免提,传出一个个骚扰电话。
  办公室里固定电话也是一样,拔掉了电话线也没用。
  办理交接手续的同事看着他的眼神都不对了,眼神也从幸灾乐祸,变成了胆战心惊:“张总,你这不是惹到什么脏东西了吧?”
  从来不信鬼神的张建,抽着脸皮勉强接受了同事的好意:“我一会儿去庙里面拜拜。”
  等他一走出银行大门,流言已经变成了张总冤魂缠身。
  在别的地方,那些倒卖个人信息的人,情况处理不会那么严重,但是正常生活也受到了非常大的干扰。
  吊死鬼一脸认真地表示:“我保证他们的手机、座机、电视机、包括任何能够出声的电器,都会保证每天不低于八个小时的通话时长。”
  “咦?”熊宝宝坐在自己的大花园里,抱着一只小蜜蜂玩耍,“才八个小时?”
  今天他们的会面地点,在薛华家的露台上。
  薛华撑起了大阳伞,拿着一堆工具在阳台一角忙碌。阳伞是给熊宝宝遮阳的,他自己完全曝晒在阳光下。
  桑桑喝着加了冥石版冰沙的果蔬汁,态度比面对他的真老板还认真:“从他们贩卖个人信息之日起,有一天算一天,他们都会接到这样的骚扰电话。”
  熊崽子像是抱着小猫小狗一样,抱着小蜜蜂,一边撸撸毛,一边点头:“好吧。”特别霸总地挥挥爪,“注意和总部那边跟进。”
  没错,这件事情最终还是捅到了总部那边。
  谢宝宝再怎么霸总,那也就是个临时工编制。虽然在老祖宗的安排之下,他在学习补充地府考公的知识,但是对于地府驻阳间办事处这样一个阳间的机构,他的了解还是比较少的。
  对于地府公务员,驻阳间机构并不是考点。
  谢宝宝再怎么学霸也学不到。
  阳间这里的善恶司,并没有谢礼想象中的那样忙碌,甚至还有点闲。
  他们只有合作单位,真正的上级机构也没有给他们安排具体的任务指标,工作完成多少,全看他们的自觉- xing -。
  合作单位需要借助他们力量的时候也不多。和桑桑所说的一样,- yin -间不管阳间事。阳间也更倾向于使用自己的力量来解决问题,每年递送到善恶司这边的案件数量非常有限。
  在此之外,善恶司需要做什么工作,全部靠他们自己挖掘。
  每个鬼的切入点都是不一样的。他们非常欢迎鬼民群众们举报。
  桑桑的工作成绩不怎么样,好歹也是正经在编制内的老干部,对其中的门道非常清楚,最后在和谢礼商量过后,还是上报给了上级部门。
  钟飞副司长亲切接待了桑桑,并且立刻予以执行。
  他这样有行动力的原因,还有一点。
  “钟副司长想向您购买‘U盘’的技术专利。”这种小东西的技术,他只是有所猜测,至于具体的运作原理,他是完全不明白的。这不妨碍他觉得这是个好东西,尤其在执行批量- cao -作的时候,非常便利。
  “嗯。”熊宝宝一脸深沉,他已经开始思考怎么谈判了。
  桑桑知道他心里面有底之后,就告辞离开了。
  熊宝宝也不装深沉,放开心力交瘁的小蜜蜂,跳下桌子,跑到埋头苦干的薛华身边,用爪子拽拽他的裤脚:“小花儿,你帮我个忙。”
  薛小花被吓了一跳,赶紧让小熊往边上靠一点:“别站这么近,万一被我踩到了怎么办?”等小熊往一截装饰用的枯枝上面坐好之后,才问道,“好啊,帮什么忙?”
  谢礼把钟飞要来的事情简单说了,眼巴巴地看着薛小花:“我不会谈判,也不知道要什么。”他都不知道自己的U盘技术,到底值多少钱。
  对于物质方面没有什么概念的谢礼,连自己现在究竟有多少存款都不知道,对这方面是完全没有概念。
  商人子弟的薛华在这方面就强多了。凭着平时的耳濡目染,他在这方面的水准,恐怕就要超过大部分人。他这段时间在公司里锻炼,旁听了那么多次会议,也不是白给的。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