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厉鬼谢礼 作者:枫香(94)

发布时间:2018-08-19 19:32 类别:推理悬疑

  要是能用钱买到法术,多得是鬼捧着钱上门买。
  钟飞找的两家,谢礼看着还不错,不过一家被老祖宗否定了,另外一家被小李否定了。
  “这家质量不行,去年才大修过。现在看着还行,不出两年,外墙还是要渗水。”
  看完了钟飞找的,接下来就去老祖宗找的。
  中介是个三十岁出头的中年人,穿着一身黑西装,十分干练的模样,看到人就未语先笑:“您好,我是跟您联系的房产中介小陈,想必您就是谢先生了吧?”
  面前四个鬼,小陈只能看到谢老祖宗。
  老祖宗穿着一身普通的短袖衬衣+九分牛仔裤,踩着一双牛皮凉鞋,还带着一副眼镜,跟小陈握了握手:“你好。那我们先去看房子?”
  “好的,您这边请。”
  作者有话要说:
  小蜜蜂
  熊宝宝+ω+:小蜜蜂!
  蚯蚓
  熊宝宝(;≧皿≦):蟒蛇!大蟒蛇!
  壁虎
  熊宝宝>△<:科莫多龙!
  科莫多龙
  熊宝宝⊙0⊙ :大恐龙!
  小花儿(⊙_⊙;):那你最怕什么?
  熊宝宝( >﹏<。)~:当然是蚯蚓啊。
  (完)
 
 
第五十六章 别墅
  “这个照片, 和网上的照片不一样啊。”
  “谢先生,实在是很抱歉。”小陈的表情很诚恳, “照片是小区另外一套房子, 刚卖掉。您看这套房子, 户型是一样的, 楼层位置比那套还要好。您要是喜欢那家的装修风格,我可以帮您联系他们的装修公司。”
  “我要求的是总价八百万左右的, 你这个左的有点多啊?”
  “这套房子总价也就是一千一,多两百多而已。两百万对您这样的成功人士来说, 不是分分钟就能赚到吗?”小陈一副为了客户着想的样子, “也就是两百多万,住起来可要舒服多了。”
  老祖宗跟着中介小陈浪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不过最后这句话, 倒是把他给打动了。
  就在小陈要把他们带到另外一个“房型很好就是距离有点远”的地方的时候, 老祖宗果断拒绝了他:“我想这些房子都不符合我的需求,以及你在电话里给我的承诺。”
  老祖宗的要求很明确, 京大周围三公里范围内, 两室户,最好带小花园或者是露台。此外, 当然还包括一些基本的配套啊安全方面的要求。
  这边的房价差不多在九万左右,八百万的预算,买到的房子不会太大, 两个小伙子足够住,也方便打理。
  谢小熊在老祖宗兜里听得头晕眼花, 等小陈走了之后,他才冒头问:“老祖宗,这里房价好贵啊。”他本来以为之前看的那套期房,六万多一平米已经是天价了。
  要知道在樟城,六万多能够买到非常不错的地段,而不是京城这边的郊区。
  现在京大附近的房价,竟然还要如魔似幻。那些房子也不是很好,有几间都是房龄很老的小区。
  某奥数竞赛冠军熊,下意识掰爪子计算自己的奖金,突然就觉得自己还是赤贫阶级。
  钟飞这时候才说道:“小谢大人,您放心。价钱不是问题,我一定尽快帮您房子。”
  在知道房价之后,按照谢小熊的想法,给父母的那套期房已经拿的有些烫手了。本来以为老祖宗口中的二手房会很便宜,没想到会贵成这样。
  可是老祖宗在,没他说话的份。
  “嗯,那就麻烦你了。”老祖宗拍了拍钟飞的肩膀,打算带熊崽子去买点土产带回去。
  谢小熊赶紧抓紧时间,对钟飞招了招手,往他手里塞了一堆东西:“麻烦种副司了。”
  出门着急,连个乾坤袋都没有背,他临时捏了没几块冥石。听说冥石在阳间比较少,对修炼有用处,应该对钟副司有用吧?
  “小谢大人客气了,我应该做的。”钟飞本来还以为是什么小玩意儿,那东西落在手心里冰冰凉凉的,只觉得让鬼挺舒服的。等熊爪子拿走,他低头一看,眼珠子直接就掉了下去,都顾不得捡起来,“冥、冥石!”
  他不是没见过冥石。作为事业编制的地府公职成员,他的薪水内是有冥石的。但是他的冥石配给是多少呢?
  一年,这么一小块。
  现在谢小熊给他的一爪子,足足有六块!
  对于厉鬼宝宝来说,这是非常寒碜的数量。要知道他每天用来磨爪子用掉的冥石,都不止六块。
  老祖宗看到谢小熊的小动作,没有阻止,对瞬间定格的钟飞说道:“给你你就拿着。我们先走了。”
  忙了一个晚上,老祖宗把谢小熊送回到樟城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小熊不在,薛华没有睡踏实,小熊自己洗完澡,钻进被窝的时候,他就醒了,把小熊往胸口一揣:“回来啦?”
  “嗯。”小熊打了个哈欠,在薛小花结实温暖的胸口蹭了蹭,“睡醒了跟你说。”
  “嗯。”薛华睡了个回笼觉,梦里他是抱着阿礼睡的,感觉美好得根本不想醒过来。
  但是他有点尿急,只能起床。
  一坐起来,他就觉得不对。揣在胸口的小熊直接滑出了睡衣,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的枕头边睡着的是谢礼。
  人形的,谢礼。
  他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谢礼偏白的脸,触感微凉。这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体温,但也不是一个死人的。
  “阿礼?”
  “嗯?”谢礼迷迷糊糊醒过来,眼睛眯开一条缝,拖着软软的调子,问了一声,“干嘛?”
  薛华被撩得心肝颤,然而:“我先上个厕所。”
猜你会喜欢....